搜索
王军红的头像

王军红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6/13
分享

闲居小院

闲居小院

一个偶然的机缘,有幸在西关的四合院住了两年。

院子不大,约三分地,四面皆房,分属四户,以北为主。院内有一颗杏树,一颗石榴树,一个大花园。在天水西关,主房以西或北为主,民间俗语:有钱盖北房,冬暖夏凉。房子是60年代用厚厚的土坯建成,至今经历四十年风蚀雨侵,倒还算结实,房顶覆有青瓦,房下有廊,约一米宽,即可遮蔽夏天强光又可避风挡雨,尤其是这种带廊的老房子越来越少了,而最能打动我的是,廊下可置桌椅,是孩子学习,大人品茗的绝妙去处。

夏日里,多有阳光明媚的天气,人去房空时,在充满东方意韵的四合院里,坐在廊下,品一杯清茗,看着碧绿的茶叶起沉转浮,细细打量这青砖灰瓦的老房子,仰望南房背后直冲天际的古槐,尽可以眯着眼一任人生百味从心中泛起。从现在起,这段时间终于属于自己了,平日里的喧嚣散去,此刻的院子是如此安静,静的能听得见花草树木生长的声音。有蝴蝶飞来,不停翻舞,留恋着夏日花园那一大片娇艳似火芳香四溢的茉莉花,石子铺成的小路素雅干净,踱着碎步走来走去,已是十分的惬意。从不同角度拍摄小院朴实的景象,似乎是我一直热衷的事情之一,而捧一卷书阅尽古今,细读圣贤又何尝不是人生的最佳生活状态呢?

冬天里,小院变得拥挤了,家家要置办储备一冬的煤炭供暖,我家也不例外,买来黝黑埕亮华亭煤,听着炉火中噼啪爆响的声音,母亲在炉火上变戏法似的做好一桌飘香的饭菜,不论多冷的天,下多厚的雪,心里已是暖意融融了。而且下雪是孩子们迫不及待,期盼已久的事情。雪花慢慢飘落时,孩子们冲到院子里,扬起脸舔着落到嘴里的雪花或者看着捧在手心美丽的六边形慢慢的融解消失,又跳着喊着去追逐另一片更大的雪花,全然不顾小脸小手冻得红彤彤。等到地上积了厚厚一层雪,堆雪人,打雪仗开始了,于是小院更热闹了,孩子们兴奋地喊叫声,哭闹声夹杂着大人们的呵斥声,小院的快乐也达到了极致。这时不论到谁家串门,都有由来已久的天水灌灌茶早就等候着你,喝一杯,沁人心脾,再喝时,朋友情,邻里情,相伴终生。

平日里小院最热闹莫过于每天晚饭时,大人孩子各自回家,家家炊烟袅袅,饭菜飘香,孩子忙着相互嬉戏,热闹之后又回归平静。每个家庭开始打算新的一天,学生开始夜间苦读,只有无忧无虑的孩童伴着秋虫呢喃进入甜美的梦乡。

春风吹来高大的杏树开满白色的小花,清明时孩子们忙着在花园种花浇水不亦乐乎,秋风起时沉甸甸的石榴笑开了嘴,有时看着檐角飘过舒卷自如的白云,心中也会浮上另样的滋味,此生堪惊二十年!

匆匆忙忙中,习惯了楼市林立,习惯了钢筋水泥铸就的家,习惯了老死不相往来的邻里关系,可是我们还有充满温情的四合院。谁家做了美食,谁家有了喜事,大家似乎都能分享;谁家有了困难,谁家需要帮忙,似乎理所应当,义不容辞。慢慢的才发现一个院子,一条巷道如同一个和睦的大家庭,老邻居,老街坊殷勤问候,相知稔熟。尤其每逢春节时,家家贴福字,贴春联,鞭炮声此起彼落,拜年的人络绎不绝,女主人精心的妆容,崭新的衣服,一脸的喜气,宾朋爽朗的笑声,小院沉浸在欢乐的氛围里。

值得一提的是这样的院子不是最古老或最稀少,也不属于省市级保护的古院落,只是天水最寻常最平凡的百姓民居,在那里,包括我在内许多居民享受着大自然赐予的清风、明月、阳光、雨露,四季美景尽收眼底。

不知不觉中两年过去了,如今也有了自己的房子,也舒适方便,只是总想起小院,想起熟悉的白墙青瓦,飞檐细草,古树发新枝,雀上九井窗,老人平和温煦的笑容,家人围炉夜话的温情。

又是飘雪的时节,不禁怀念小院,不禁给好友发去信息:“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否?”

 

 


我也说几句1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曾经的经历,虽然辛苦,余味甘甜!

王军红   2018-06-15 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