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齐冬平的头像

齐冬平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诗歌
201809/14
分享

西部 凝固的山口


——献给共和国钢铁工业建设者



再也不会有西部了 玉门关早在 

开拓者的步履中洞开 

捧一把黄沙扬向天空 

散落出茂绿的梦环 

就在山口 

那口井依在吗 

父亲用脊梁托起的高炉 

充满泪花凝出的 

洪流 

啊 

西部 


再也捧不出了 古老的槐树魂 

绕紧西行的脚步 久远的驼铃 

溢出黄澄澄的年轮 

匆忙吗 驼铃从遥远走向 

遥远 

明白的天空流荡着 

绿红相间的时间 

西部凝固的天空奔跑着 

长城洒脱的雄姿 

老孟泰仍在 

高炉作证 


不去提起那口井的传说 

先人的眼里放映着孔夫子 

世纪的沉浮 远去了 

西部的遥想曲绿了 老了 黄了 

串串思慰抛过铺下世界的旋律 

旋转的天空 

父亲的枯干就是原料厂低哑的 

吟唱 

井口没在黄沙里 浸泡出大夜战 

悠扬的回声 


父亲去了 有了黄沙一般的年龄 

别去抚摸吧 一串动情的日子 

选择火红就是青铜固体的匆忙 

就是锤炼日子艰难的炉口 

挥动一下吧 以男人的三角肌 

折出脚手架 铁柱钢骨 

西去的流泪在月柔的星际 

又是火红的梦 不能摆脱的撞击 

把真诚铸入坯子中吧 

拳头的力量能打碎飘泊的阳光  

揽住钢流滚滚的大势 

让宇宙更暖 心的燥动立浮在 

深远的反射线 


西部钢厂又在山口 

父亲的后代在大山的怀里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