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凤翔的头像

张凤翔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12/06
分享

品味平江路

张凤翔

断断续续在苏州呆了些日子,既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现代繁华,又领略了江南水乡的古典宛约。当踏进位于市中心的平江路,才真正品味到原汁原味老苏州人的惬意慢生活。

平江路,就是一条由小桥、流水、人家串起的苏州古城。走进这里,映入眼帘的是沿河而建的民居,那些粉墙黛瓦和木栅花窗,让人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很久很久的从前。

街道很窄,只有几人宽。青一色的石板路面(看得出,有的是后来修复的),与同样很窄的平江河水陆并行。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嚣,因为不是周末,行人也不是很多,偶有拖着行李箱子的美女走过来,老远就听到箱轮与石板路面发出清脆的磨擦声。当她看到站在桥头拍摄婚纱照的新娘,嘎然停了下来,生怕箱轮拖动的响声打扰了新娘此刻的幸福。

路的一旁临河,一旁是不超过两层的古老房子,斑驳陆离的墙面、长满青苔墙角,散发着潮湿的气息,青灰色屋檐上随意垂下的几缕像火一样明艳的爬墙虎,顿时让整个房子鲜活起来。沿街的房子虽然很旧,却没有破败颓废,它们被依旧修旧,像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虽然衣着破旧,但收拾得整齐妥贴,仿佛只要扬起嘴角,眉宇间的皱纹就像小河里的涟渏荡漾开来,让人看了很舒服。老人们在各自的门前晒太阳,时而望着河水发呆。也有爱赶热闹的聚集在河边的亭子里,聊天、看报,有的双手操在袖子里漫无目的张望,一派安祥。

 河道里,一位身着蓝土布碎花短衫,头戴斗笠的女人不急不慢地摇橹撑船划过来,嘴里飘出清婉的歌声,像是润了水雾,又带有几分软糯,尽显江南女子的柔美,听得人骨头都酥软了。

在通往藕园的支巷里,有一座古井,从被磨得光滑圆溜的井口看,年代已久。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年妇女把一只桶扔进井里,麻利把打起一桶水,接着又打起另一桶。还有一位大姐用井水洗衣服,洗完后顺势晾晒在河道边上架起的竹杆上。他们在自己门前石栏上用塑料箱子栽几箱小葱,几箱白菜。一切就是寻常人居家过日子的样子。一条曲折的青石板小路,没有任何现代的痕迹,与外面比,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时间仿佛停止在很多年前,甚至二千多年前就是这个样子。他们陶醉在自己的小幸福里,仿佛外面的世界与自己毫无相关。大姐告诉我,我们这座城市可好了,从没发生过灾难,吃的蔬菜都是自己种的,台风登陆后也要在这里转过弯。虽然说的是普通话,依然带有吴侬软语的味道

回到主街道,一阵清香的咖啡扑鼻而来,抬头一看,这不是大名鼎鼎的网红书店“猫的天空之城”么?书店很小,它的一大特色就是“寄给未来”,可以写好明信片,然后放在选定的日期格内,到那一天,寄给朋友或者自己。我选了张明信片,琢磨着十年后寄给我的朋友。正准备提笔写点什么,突然想到,十年后,我们都是六七的年纪了,收到信的人还会有当初的那份浪漫吗?如果我不在人世了,收信人会是什么心情?心里嘿嘿笑了两声,还是作罢。上到二楼,几张桌子上坐满了年轻人,他们边喝咖啡,边慢悠悠地写着明信片,其中还有一位外国小姑娘。看来,浪漫还真的只属于年轻的心。

江路很商业,但不浮躁媚俗,每个小店从外到里装饰得很有艺术色彩,都有自己的品和格局。来到平江路,就是要慢慢地逛,慢慢地欣赏,这样才能领略到古街的婀娜多姿。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是中午时分。肚子也咕噜咕噜发出了饥饿的信号。本来想找到这里的老字号“松鹤楼”或“得月楼”,当经过一家叫“洪登记”的小店门前时,一位头戴瓜皮帽身穿长袍马褂的先生在吆喝着“客倌请”,我便停了下来,瞄了一眼门前的宣传画:“享美食,听评弹,已有些心动了。踯躅门前,但见一对貔貅抱鼓石,足以彰显旧时门第尊贵。抬头望门前一副对联:贵客登门记一朝欢畅,洪福齐天享千年风雅。迈进门槛,向里张望一下,满厅雕花木窗,典型的清末民初茶楼酒肆的模样。倒悬的各色油纸伞,显得很有艺术气息。“洪登记”门脸很小,进深很长,里面有数百种苏州特色小吃。挑了一份鸡爪4只),一只狮子头,一份水晶虾3粒)。首先上的是鸡爪,狮子头要现蒸,有点慢。我也不着急,喝一杯麦茶解渴,一边啃着“外婆家”鸡爪,一边听评弹(没到演唱点,放的音乐),悠哉悠哉。鸡爪是卤烧的,味道相当不错。水晶虾饺皮白如雪薄如纸,晶莹剔透,内馅隐约可见。咬一囗,肉质鲜嫩,清香醇厚,爽滑可囗。刚蒸出来的狮子头,更是鲜美无比。其实,这里的每样小吃都想去尝一尝,可惜皮囊太小,装不下许多东西,只能饱饱眼福了。

老苏州人仍旧保持着慢节奏的生活方式。到了下午,他们喜欢呆在茶楼里,就着一壶热茶,听听曲子。我找到一家叫“清语堂”的茶楼,点上一杯菊花茶,听着吴侬软语唱腔和优美曲调,从容舒缓地享受江南文化盛宴。演唱的是俩人档,男的穿长衫,手持三弦琴;女的穿旗袍,抱着琵琶。开场弹唱的是免费曲目《紫竹调》和《枫桥夜泊》,俩人边弹边唱。他们的服饰,一举手一投足,充满了委婉优雅。唱完后,客人拍手称赞。有人点了一曲《莺莺拜月》,温婉的唱腔嗲得不得了,真是无与伦比的享受。接着又听了《新木兰辞》《江南好》《天涯歌女》等几首曲子,直到儿子来接我回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我来听曲,说好听点,是了解当地风情,说不好听点就是纯属附庸风雅。记得第一次听评弾是在1981元宵节,学校放了几天假,我和另俩位女同学因路远没有回家,相邀到梅川电影院看了一场《梅花巾》地电影,讲的就是发生在苏州评弹艺人的故事,具体情节已忘记,只记得曲调很好听,故事很感人,平白流出了很多眼泪。

这个流淌千年文脉的江南古镇,丝绸文化源远流长。曼妙的水乡女子穿轻盈飘逸真丝旗袍,像一阕旧词,又像一首婉约诗。平江路上的旗袍店很多,每件旗袍都是原创设计并由资深的师傅亲自剪裁定制,恰到好处的尺寸可以最大限度地展现女性身姿,穿上去古典而优雅,每件都不差于艺术品。我逛了逛荷言旗袍会馆缘杨裁缝铺,每条旗袍都传承了姑苏人细腻的手艺和文化。旗袍女子和具有沧桑的历史平江路,无不透露着旧时光的味道。

平江路很文艺,在这样的环境中,掩映在肆意生长的藤萝花草之间斑驳的苔痕,也不觉得碍眼;墙壁上的涂鸦“等你很久,你还没来,我却已习惯了等你”也氤氲着文艺的气息;还有那大大小小的店铺,无论经营什么内容,都会有一个十分文艺的名字,如“花无缺”、“行走”、“桃花坞”等等。

漫步在如诗如画的平江路上,逛文艺小店,看历史古迹,尝地道小吃,享受天堂般的美好生活。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