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余述斌的头像

余述斌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7/11
分享

夏时代

 

夏时代(散文)

 

文/余述斌

 

1

 

也许是头顶这轮灿烂的阳光,让我的复州城变得有些空蒙,或者熙熙攘攘。若即若离的惆怅,对于我来说可能不是与生俱来的东西,而我却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被击溃的感觉。

时间是这出戏剧的制造者,它把明亮和阴郁完全呈现我们的面前,可是我们无法更改这可能不是最完美的结局。

就像此时的我,坐在下午四五点的时光里,目光像我伸长的脖子,我的美妆店前那些零零落落的人们会偶尔点缀一下我稀疏的心绪。

而只有这个时刻,让我觉得时光像一只飞逝的鸟,怎么也拽不住它匆匆的步履。

阳光从西边的楼宇上远远地照耀过来,于是我索性站在这个日渐强大的光环里,感受它强大的制约在我身后留下长长的影子,而后阳光携带着楼宇的影子像千军万马横扫过来,慢慢蚕食我和我身后的影子,一直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不曾停歇。

我苦苦求索,却始终不知道自己是被阳光和城市的楼宇中的哪一个所吞噬,而我没有半点的不快和失败的感觉。

或许它们在击溃我的同时,它们也被我无声无息的击溃。

就像它们瘫软在我身体的前后左右。

那些光影慢慢爬上东边的楼宇和天穹。

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之间抬头仰望东边的天空,云隐匿的无影无踪,天空水洗一般清澈,一轮圆月挂在它的上面,而黑夜的确还没有来临,我的眼角却已噙满泪水。

2

 

有时我就是这么傻傻地认为,这夏日的狂野和躁动,像一双纯情而妩媚的手,在我的眼帘里晃来晃去,一件件剥离着我们的衣裳,我却乐意成为你权仗和独裁之下的一株株慢慢深绿的小草,接受来自风的怂恿和挑逗。

也许风情万种是你的颜色,也许裙角飞扬是你的传诵;不过我依然会静静流淌,看不见一颗颗纳凉的心情。

还有那昏黄的路灯,以及它笼罩之下的梧桐树,和穿透其间的几缕斑驳无力的光留下的痕迹,让我不忍心踩踏下去,哪怕只是轻轻的一次倾覆。

在今夜,也许听不见你如夏虫般婉转的歌唱,看不见你如树影婆娑的身姿,都不是一种缺憾。

但是,我一定要托付星辰的明眸,代我看一看那棵梧桐树下孱弱的草儿,是否已经静静熟眠。

 

3

 

找寻这首歌,我是花了一下气力,说不出为了什么,我觉得我灵魂在歌者不断的吟唱之中,被一次次掏空,精神的基石下面没有一片依附的泥土,尽管外面的阳光妩媚地照耀着我们的心田,而我依然像一个失败者显得颓废。

我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纳着一个至上的英雄守护神灵,就像阳光掠过的地方阴郁的影子总是不期而至,我们在不停回头之时,发现一片片泪水浸泡的湿地在汹涌膨胀,只有一只只飞翔的鸥鸟在低低盘旋、寻觅,久久不肯离去。

我知道这是个英雄尽逝的年代,每个人心中的英雄一个个倒下在他们企盼的神坛。

于是,我就喜欢这个男人如泣如诉的歌唱,像凄楚的游子,像无助的呐喊,像沉重的鼓点,像即将的离别。

只是我偷偷地无数次躲藏在你的身后看你,等待你哪怕一丝轻轻地吟唱,籍慰我伤感的心灵。

此时此刻,我又想起一个人,一个我心中的英雄,只是我不想告诉你,怕你与我一起忧伤。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