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包洪玲的头像

包洪玲

网站用户

小说
201810/26
分享

因有你,前路不那么孤单

    那年,我十八岁,青葱的年纪。从没想过谈恋爱 ,恋爱于我,是很遥远的事,至少那时,我还没有遇到过让我心仪的男生。
  直到有一天,岩的出现,他颠覆了我以往平静的内心。岩的优点很多,比如他的高高的个子,明朗的笑容,渊博的知识,他是受人欢迎的。
  无论岩在哪里出现,他的身边总有一群男生或女生,他的言论也总不乏听众。我对他的喜欢也从遇见他的那一天起,疯狂滋长,想灭也灭不了。
  我知道以一条小路,是岩放学回家必经之路。我就每天放学回家挑那条小路走,虽然走那条小路再回我家是绕了一大圈,但,我却会因为在路上能遇见岩而心情愉快。
  岩每次看见我老远就会笑,我的初恋就在岩的朗朗笑容里绽放。
  岩很多时候,看见我后,会从自行车上跳下,随意的和我说着一些事情:包括他的同班同学的一些事情;某天起床晚了没吃早饭的馊事;因为一道题做错而被他的妈妈批评的无奈;他想报考的学校;他想长大后所从事的事业;以及他的爸爸的严厉;什么都说与我听。
  说的人是眉飞色舞,神采飞扬。听的人是津津有味,如痴如醉。
  偶尔的,我也会说说我的一些事情:包括我的喜、怒、哀、乐。岩会静静地听,然后,我们都惊讶的发现,我们的爱好,我们的兴趣是那样的相同。
  在学校里,我是一个很乖很听老师话的女生。下课了,女同学都叽叽喳喳地走出教室,只有我,还坐在教室里,翻看课外书。也总会被书里所描写的情节所打动。
  也许是课外书看得多了,那每星期都有的作文课,对其他同学来说,如同煎熬。对我来说,得心应手。
  我的作文一次次被老师当作范文,在全年级班上诵读。
  有一次,岩于下课时众目睽睽中走进我的班级。那天,我正低头看书,只听一句:“XX同学,能不能把你的作文本借我拜读一下。”我抬起头,看见了岩一本正经得正待我回答。
  我的脸倏地一阵徘红。低头从课桌里找出自己的作文本子,也装的不曾认识似的,递给了岩。岩打着哈哈:“多谢,多谢。”转身走了。
  再还我书时,教室里还有其他同学。岩还是一本正经的对我说:“谢谢呵,你写的真的挺好。”就走了。岩的举动,令其他一些女同学一片哗然。
  “XX,你看见没有,刚才,刚才我们这个年级最有知识,最有才华的男生,叫什么,叫什么来着?!他,他来我们班啦。”
  “这有什么稀奇?你没看见人家XX的作文每次都被老师拿去别的教室诵读?你不见咱班主任的脸上都是一副喜气洋洋的神态?更何况那些低年级的同学,我发觉他们看我们班XX同学都是高山昂止般。”
  有一个声音大声的制止了她们:“瞧,你们这德行!她会写作文就了不起了,有啥约!以后,我也写一个给你们看看,比她写的强百倍!”
  另一个同学应声而起:“怎么?瞧不起人家是吧!有本事,你别等以后,现在就写一个给我们看看,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见识一下,知道什么叫火车不是推的,牛x不是吹的!”班上所有的人就哄得笑开了。
  经常的,我们总会在食堂打饭时碰见。这时,我们总会相对笑笑,什么也不说,却有胜似千言万语。他会利用下午课外活动的时间,理由充分地出现在我所在的班级。
  他也是一杯水就能让人怒放的男生。他的到来,会迅速聚拢一帮男女在他的前后左右。
  我就坐在我的位子上,面前放着小说,貌似在看书,耳朵却在听着他说着什么。
  岩知道我爱听笑话,到了我班就尽量讲些笑话。那一次,我听得入迷,没能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岩也笑了。听故事的男生与女生全都愣住了,他们一会看看我,一会看看岩,莫名其妙。也只有我知道,他来我们班的目的。也只有他知道,我面对他时,看书会心不在焉,全部的注意力都会在他身上。
  班里有一个女生,也就是上次嘲笑我作文的那位,她叫兰。兰也迷上了岩,四处打听岩的兴趣,爱好,以其走进岩的世界。
  当兰打听到岩喜欢踢足球时,第二天就抱进教室一个足球,怂恿班里其他男生邀岩一起去球场。岩看见球,眼睛亮了亮,和那些男生拥簇着去打球了。我们女生就随着他们到操场去看他们打。
  岩高大的身影在操场上是引人注目的,还有一个引人注目的是在那些生龙活虎的男孩子堆里,有一个女生正在欢呼雀跃,努力追赶着足球,是兰。兰的性格豪放,外向。一场足球的时间,回来时就对岩称兄道弟,亲热得不得了。但,不知怎么的,当第二天兰和那些男生再邀岩去踢球时,岩看了看我,拒绝了。
  他又开始在教室里给我们讲笑话了。
  这样大约经过了二、三个月,岩干脆放学时,直接在校门口等我,然后我们一起骑车,边走边聊。
  还记得有一次,我们放学回家,又走到了那条小路上。岩让我在那条小路上等一会他,就一会。然后,他就骑车飞奔而去。大约我等了20来分钟,就见岩骑着车从远处而来,手里似乎还拿着什么东西。近了,才看清,是一个酷似月季花的枝子,他把枝子植入土中,又往里倒了些水,我在一旁看着他做这些事情,问:“月季花?”
  “才不是呢,这是玫瑰。”
  “为什么把玫瑰种这里呢?”
  “因为这条小路,应该有玫瑰花的盛开。”
  “为什么要有玫瑰花的盛开?”
  “你懂的,别装傻。”岩笑盈盈地看着我。
  “如果它枯萎了呢?”
  “有我呢!它不会枯萎,我会经常给它浇水。”
  这就是爱情吧!虽然岩不曾说出那三个字,但他所做的一切已在表示了吧!
  我们村靠着大海。有时候,我们会跑到海边去玩。如果赶上潮水退了,岩会挽起裤脚,把手伸进礁石底下捉螃蟹。
  那时赶海捉螃蟹的人很少。所以呢?!岩是每捉必中的。那大大的,青青的螃蟹常常是夹着岩的手,被岩硬拖出来的。拖出来的大螃蟹嘴里不停地吐着泡沫,并不松开它的大蟹甲,岩就把手连同蟹子一起放进小浅水洼里。蟹子一见水松开岩的手指就跑,岩赶紧把它捉住放进水桶里。这时,被夹伤的手指有血流出来,我心疼不已,想给岩包扎。岩说没事,就又去捉了,直到小水桶快一半蟹子,岩才住手。那手呀!以惨不忍睹了,血肉模糊。
  我哭了。我无法想象,岩回家怎样向他的爹妈解释他的手怎么受的伤。他上课,怎样拿笔写字。
  雪小禅的经典语句“他有多疼,她就有多疼。”是我此时心情最真实的写照。
  也许就是从那天开始,学校传出我和岩谈恋爱的事。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因为岩的手受伤了,我去食堂给岩打过几次饭,送到他的教室。有的同学甚至发现了我和他的“眉眼传情”报告给了老师。
  这还了得,恋爱在那时的学校被视为洪水猛兽。同学们即使有了小思小想,也都藏着掖着,谁敢作为典例被批评呀。
  老师非常严肃的找我谈过话。并恐吓我说,再这样就开除我们的学籍。他的家长也知道了,找到我家里,当着邻里的面,侮辱了我许久。什么想爬上高枝变凤凰,想吃天鹅肉,自不量力,不照照镜子......诸多难听的话全说了出来。
  我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面对着这么一个扯高气扬,飞毛跋扈的镇长夫人(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只会赔不是并垂泪。看着父母的懦弱,我当时忽然很悲壮的直了直身子,大声并坚定的对她说:“你请回吧,你家的所有,我不稀罕。”
  那一天,心里难过到了极点。那一夜,我无眠,哭肿了双眼。
  以后,我在校园里,再看见岩,总是摆出一副冰冷的嘴脸,并迅速地与我班的一位帅哥肩并肩,大庭广众之下同时出入教室与食堂。开头那几天,岩试图与我解释,我不理,他想拉我,被我身边的帅哥挡了一下,他们就打在了一起。我冷冷地推开岩,扶起帅哥。帅哥呢?!当着岩的面,拉着我的手,消失于岩的视线。
  这次以后,岩越来越发的落寞。我总会瞧见他一人孤单的坐在校园的某一角发呆。我看着很心疼,却不知该怎么办。在心里,在心里我说:“对不起,我只能放弃,我是丑小鸭,而你,注定不是我的结果。忘了我吧,你要振作呀。”
  又有很多时候,他也一脸冷漠得从我身边经过时,我看着他的背影,泪会不知不觉漫过脸庞。
  那些日子,我也日渐憔悴,微微不振。我和岩的共同致命打击是都从班里的优等生划入了差等生。
  在令人抓狂的苦闷里,我有一天想出去走走,不知不觉的,又来到了和岩共同走过的那条小路。远远的,看见一个人,正在弯腰浇灌着什么。......所有的过往,所有的我刻意忘却的记忆全浮于眼前。
  那一刻,我泪流满面。转身想逃遁时,岩看见了我,跑过来捉住了我的手,凝神道:“你瘦多了。”然后眼望着远方说:“我妈妈给我办了转学,这几天就走。在我们分别的日子里,我们要努力学习,争取考同一所大学。那时,她们就管不了我们了。还有,你要胖起来,要照顾好自己。”
  岩依然没有对我说出那三个字。我却因为他的一句:“要在一起上大学”的话而努力学习,动力十足,终于考入大学。却没有在大学里遇见岩,他的音讯全无。
    我常常在我和岩的故事里取一些暖,然后在这个世界继续前行,因为有了这些暖,路走起来不那么孤单。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