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饶武深圳作家的头像

饶武深圳作家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10/11
分享

重过荷塘


西边的河塘在我的记忆里犹如一块晒在阳光下的锭蓝布,时间一久了,其青蓝色全都退去了。这年深秋,我又打从西边荷塘经过,往日菡萏的荷塘一片灰白。只见无数根光杆子的荷杆儿浸泡在冷清清的水中独立,情景如同白发老人在寻我他失去的儿子;又如找不回子女的老妇满头银霜孤零零的站在严霜打过的枯萎的草地上。想起往日荷塘里地盛绿时,蜂飞蝶闹地喧嚣繁华的场景……

于是我联想到了我一个好朋友的朋友,在不久前被某个主管他的上级单位里地来人在半夜里把他从他家中带走了。来人对他说你什么也不用多带了。他走的时候只穿一身穿在身上从早穿到晚的衣服和一双皮鞋,连鞋带子也不准系。有一说是去问讯就没事了,然而朋友的朋友去了很久也没回。说是在一夜之间他的头发全都白了,如一地寒霜。他的家门也就从第二天起跟着冷落了,就如荷塘里地莲叶被霜冻了一样凄楚。

记得几年前朋友带我去见了他的这位朋友。在临时前他不断的在我耳边说你知道吗,有多少人排着队想见他一面,想和他见面都得花钱,而且价钱不菲。能见到他这是对你的一种荣耀,你可以把他和你的合影挂在墙面上进行一般炒作。是啊!当见到他满头黑发红光满面的,一付大贵人样儿;感觉他的家大业大,门庭若市。到了夜半里了还有宾客前来谒见。多是达官显贵驱宝马香车投金贴来访,见了面吉祥地话:恭喜发财,官运亨通,预祝贺步步高升不绝于耳。

今日的荷塘变化如此,只因冷剑地寒秋;朋友的朋友家门变化如此,只因利剑出鞘。我真的不愿意去再想表达朋友的朋友曾在他人面前豪言过的他家的那栋华表又多么气派的别墅里头有了多少价值连城的孤品和他沾沾自喜地不为人知的稀罕宝藏。还有他自以为是的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经典句子。再就是被他快要专包下来的一家高档会所。会所里请来了天下名厨子;轻歌曼舞的美人;吹拉弹唱的乐师。餐桌上见了就赏心悦目的用宫廷秘方精益求精制作出来的点心和野味。十斤重的一棵大白菜只取心中一两、名之菜胆;一只肥鸭子只取鸭舌尖、名叫雀舌;上百只石斑鱼的鱼唇取了一碗、名叫龙琼;大海里大沙鱼只取脊鳍、名曰金翅。奢天下物宝,侈人间上珍,尽尘土中没有,了一颗无限膨胀的心……

这种生活中极限奢华的金玉满堂地家族帝国过去得如此快速,也就人生辉煌了那么十多至二十年。想想快得就如不愿意看到这眼前被霜打过的荷塘一样;或者不想看到荷叶杆儿上还飘荡着枯萎的荷叶在冷风中打颤的那种残败的景象是一样的心情。

我真不忍心看到朋友的友人竟然会落到今天的这种地步。妻离子疯的父死母丧家破人亡之结局。曾经荣光照面时前来留须拍马的一些人,奉承他你乃是豪杰中之极品,你所说的句句乃为经典,你所修建的超级豪华大厦乃为整个某氏家族中为之创造了一个奇迹的时代。你所居住的别墅不叫别墅,应称之天下第一府邸。然而这座被前来贴花、贴金的人、在四面贴金又贴花的超级府邸也在一夜之间颓丧了。

德不配位难伫立,欲壑难填必有灾。正如《红楼梦》中被后人点评的句字:白玉作堂金做马,两双败走西去凉。此地原来亦无物,荒凉地上本荒凉。当年他走上了仕途,我朋友说他送他时正好打从西边荷塘。五月荷塘里地荷花亭亭玉立。他对朋友说过我喜欢荷的这句话就如火烙铁烙在我朋友的心中一样。我朋友当时回他但愿濯清波而自香,出污泥不染。

此刻下起了淅沥地小雨,听到荷叶被雨打的声音似送行曲。他回头望了我朋友一眼,朋友不难看出他眼神中的内涵。那种瞧不起他人就如今天不愿看到荷塘中的荷叶干蔫、凋落破败的这种样子是一样。

五月中旬,初夏风加一夜雨,早晨起来夜雨变成涓涓细流,从山中汇聚而来。水清澈得如同从泉眼中冒出来的。在上初中的路上,是中午去学校。看见一位小姑娘一脚站在岸上,一脚站在水边,伸出右手扯翠绿的嫩荷。她一双明亮的眼珠子盯着水面看。她把一朵刚开放的荷花拿在手上,然而欢快的一跳一蹦地走了。

沥沥秋雨下过不停。转眼间荷叶枯萎了,杂草丛生的小路上雨丝结成珠子吊在枯黄的茅草头上,仿佛是从姑娘的怀中一滴滴的掉落。走在路中我们相逢。事隔多年,我依然了记得那小路怎么走,也不曾敢说一见如故,但曾同窗共室过。

姑娘长长了,英姿飒爽。她也就有了她人生的价值观和个人的选择;她选择了风靡一时的仕途中的他。久违了的荷塘风、如丝绸一样的细腻,仿佛把时光往后扭曲三四十年。踏着荷塘里的波浪去寻找西子,难道还会见到当年浣纱的模样?人的一生将会留下许多记忆,美好的记忆和不乐意的记忆,想想再多的美好的记忆也许就是一场梦;人的一生将会留下许多心中纠结,想想就是一场故事。望天空有雨落下,你是一把雨伞把我遮挡;望天空真希望一场大雨,你是一把雨伞把我遮挡。

朋友,小姑娘,你也别后悔;你也别有了太多的感叹。人不如草木,来年的草木又可以重来;不久的荷塘又会生出新绿,蜂戏蝶舞的场景又会重现。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