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杨宣国的头像

杨宣国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7/02
分享

门前池塘

  小时候,池塘很大,沟渠很清。常常碧波荡漾,水光粼粼,时而几只翠鸟栖息于浸泡水中的残枝上,倒影色彩明丽的翎羽,颇让人羡慕。

  我们蹑手蹑脚蹭到石板下,塘堤边,仔细观赏那美丽的精灵。路过的妇女见我们猫着瘦弱的躯体吱吱一笑,鸟儿慌乱中急忙展开翅膀,在平飞中踩出了两个水晕后,冲向天空。

  我们站了起来,不必躲藏,更无法理解那人的笑。仰着脑袋看美丽的弧线,逆着阳光的方向,径直抵达云层,去涂抹那卷曲的长发,竟像只蝴蝶。

  鸟迹遁逝,留下水晕,一圈大过一圈。低头捡起一块薄片的瓦砾,使出全身力气,朝向池塘另一端水平徜去,那飞溅的水花足以让我们释怀,泛起童稚的笑脸。一个两个,接二连三的水圈将瓦砾送到尽头,直至沉到塘床上,我们才没有遗憾地离开。

  池塘就在湾子中央,大抵是先辈们为了预防火灾,特意人工造就的一口水塘吧!都不见有人在里面种植莲藕、菱角、或是猪食水草之类的。但有时也会有些青苔绿蔓点缀边缘,总会被年长的婶子们捞了上来,方便她们浣洗衣物或蔬菜。

  等我年岁稍长些的时候,村庄通电了。电影也开始流行开来,总会随着大人们到各处欣赏这新鲜的玩意儿。但每次经过这池塘,我都会有异样的感觉——快到家了。风高天黑时,一阵嗖嗖的凉风袭来,让人不禁打几个寒颤,加快脚步,特别渴望谁家门廊下的电灯亮起来,照我走进自家门;而月明星稀时,泛着白月光,水是银色的,那一层层似雪的软绵,让人憧憬温暖,我特别愿意驻足其间。但蓦地不知谁听到了我的脚步,打开了门前探灯,将整个水面映得通亮,一切兴致被其搅乱,让我不得不加快脚步回到自己床前。多半再也睡不着,是感激他开灯送我入家门,还是痛恨夜色渐消、情致难忘?终究不是心结,冥冥中,一切归于美好,淡漠于瞬间。和着窗外月光,伴随家乡夜曲,终究还是安然入眠了。

  那时资源匮乏,连包装瓜子都是用旧报纸折成圆锥体。用过的报纸揉软后可以再次充当手纸。其实,那都已经很奢侈了,多数情况下是用树叶、杂草、甚至瓦砾。纸,是个稀罕物,包油条、面窝、糊墙、扎面条等,都用得着。哪里像现在还有多余的可以乱扔?

  等我上了小学,才发现书本是纸做的,而且很漂亮,特别地珍惜。每天放学后,我就用捡来的鞭炮薄膜将其包好放进书包里。而在寻找这种薄膜的时候,我发现门前的池塘边上特别好找。

  同学们见我如此爱惜书本,都争抢着寻求法宝。于是,我就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他们,大家都到池塘边上去。渐渐地,我发现烟头越来越多。再后来,地灰也多了起来,甚至连奢侈的纸烟盒子也有了。

  水慢慢浑浊了起来,而岸边的什物也多了起来,更是孩子们乐此不彼的向往处。树木繁茂、杂草丛生,大人们不再来此拾掇柴禾了。我们在那里寻找到了废弃的火钳、陶罐、破碗、木箱、桌子、床板……

  这一年,下大雪了,一切都沉寂了下来。我们依旧去池塘边寻找最有趣的玩具,然而,冰雪覆盖了大地,也冻结了泥土,甚至浇注了丛生的野火。调皮的孩子开始敲打冰块,这让大家始料未及,因为从来没遇到。坚冰如故,这让他使出浑身解数,也敲打不开,哪怕一丁点的小窟窿。那孩子急了,平常的扈戾之气,此刻烟消云散了。小伙伴们见他气急败坏,都围了上来,越集越多,渐渐地有人挪到了冰块上。

  他“哈哈……”大笑,所有人为之惊颤,这泼皮无赖。纷纷摇头,正要离去,他大声喝道,这冰可以站人啊!

  大家被震慑住了,小心翼翼地试探他说的真伪。果不其然,冰,是坚固的,足以承载多名儿童畅游、戏耍。

  欢声笑语萦绕着池塘两岸,整个湾子都活跃了,没有冬天一般的清冷,更不似寒风呼啸中的那般苍凉。我们嬉戏打闹,交换其他小朋友的玩具玩。其实,大多根本就不是玩具,都是些废弃的什物。

  突然,有一位孩子将一件可爱的玩具滑落到一眼冰窟中。而这眼冰窟大概是大人们尖镐砸出来的,用来浣洗马桶。玩具的主人看到自己心仪的东西落水了,还没来得及把玩一次,便嚎啕大哭起来,丢失玩具的孩子吓得木讷许久。

  终究是冬天,谁愿意下水捞玩具?谁又有勇气卷起裤脚尝试寒冬里凛冽的痛苦?这世界是冰凉的,这人情是淡漠的,这水是无意的,孩子天真得像雪一样洁白。云展云舒,笑看僵持的时间、凝固的动作蔓延冰面。

  破冰的动作显得那么猥琐,探水的人又是那么的执着。卷起小裤脚,寻找失去的心跳,一切屏息,归还于自然,得到所有惊叹。找到了,找到了。

  是啊,找到了。没有寒冷,没有抱怨,更没有深浅。突然,大家撩起他的裤子,左看看、右瞧瞧。哎呀,没湿啊!这水怎么变浅了?

  大概是冬天的原因吧!水变得越来越浅,颜色越来越深,直至有天露出黑色的淤泥。人们痛恨溺水的征兆,想要掩埋一切的诟言谶语;不愿接受所有恸哭的噩耗,渴望将苍白焚烧成灰烬。是啊,这才是人间悲剧,自人丁锐减后的可怖。而孩子们不顾一切,疯跑地下去,这是他们捞鱼的经验,细腻的黑色淤泥中,必然有硕大的黄鳝和泥鳅。

  清澈不再是山水的写照,走进“绿色”时代。就像房子的泡沫一样亦幻亦真,不是在陆地上,而是盘踞于水中央。忙碌的社会,匆忙的脚步,人们无意留心那水中花,镜中月?何况在这人多僧少的伟大土地上?

  自来水悄悄渗入千家万户,一条有形的血脉贯穿整个村落。和电一样,它具有划时代意义。此刻,池塘显得更加凋零,不入法眼。凄厉有时似一汪泪水,无处停落,更有甚者蒸发得毫无意义。

  我们也上了初中、高中、甚至大学。每次回家,看到池塘边飞舞的塑料薄膜,一个学化学的我不禁鼻子一阵酸涩,如何才能降解?或许掩埋。村民们大多只顾自家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更何况这是公用的池塘。我循着池塘走了一圈,一次性碗筷、杯盏、桌布、尿不湿、手纸等生活用品四处横溢,无不彰显着农人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素质教养的滞后。或许还没到那一步。

  池塘被填满了,水彻底干涸了,黑色的淤泥任由猪仔滚躺,水牛休憩。浊臭逼人,让人望而却步。也许,我来错了地方,大概绕着他走比较方便。学着旁人在不远处的绿地上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来。

  改革开放,人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我们享受到了它的红利,也赶上了好时代,国家扶持农村,我们成了试点单位。大家出谋划策,对农村进行整改和美化,不必多说,这门前池塘就是首当其冲的工程。也许失去了梦幻水边,却也得到了一个绿地花园。

  是啊,多年前的夙愿,如今要实现,多少有些激动,多少也有些惋惜。苍凉不知何处升起,喜悦不知哪处凸显。消防不再是隐患,有自来水的供给和周边水塘的填充。下水管道将生活废污排尽,泄洪去积水。

  生活多一份空间,少一份低处;捡回一块空地,掩埋多余的赘负。轻松上阵,快乐前行。或许它的明天,就是我的人生格言。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