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乌良海的头像

乌良海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11/07
分享

冬至巴尔虎 (组诗)


乌良海(内蒙古)


《 每次见面 》

每次见面,原野就哭泣了

原野,是否因像我一样

一天比一天苍老

如秋天的贝加尔针茅

成了原野上疯长的白发

四季的轮回,无法回转


草原的边际,两座岩崖

真像两位老人的相聚

原野的秋风,一直显得多余

他们的见证者,岩石的沉默

总是把他们的心思,揉进原野里


《 冬至写诗 》

每到冬至,都在雪上写诗

白雪是笔,白雪是纸

一笔一划,写白雪的诗歌

书写沉雪的诗歌,书写飞雪的诗歌

我用诗歌满足于失落感的消失

无论静雪或者飞雪,无论雪城或者雪原

在雪上,写下雪的诗歌

也埋下雪的诗歌


精美的雪花,粗犷的诗歌

在冬天里看见,在冬雪上拥有

然后,在春雪中遗失

从冬天的记忆里,无影无踪


《 秋阳下 》


伫立秋草上,秋草离地很久了

忘记埋在泥土里的根

没有供需关系的养分

没有利刃割下的撷取

秋草自我陶醉,自我腐烂

在秋阳下枯黄,在秋阳下飘零

秋野上的神采飞扬,只是一季的虚像

信奉万物轮回,坚信万物再生

西伯利亚的风雪来临之前

秋野上的飞翔,竟有些许的忧伤


《 有座寺庙 》


冬至的远处荒野,有座寺庙

那里看不见上师喇嘛,香客很少

于是,有些寂寥和沉静

与北风吹荒草的声无关

冬至的荒野很安静,寺庙也很安静

跋涉远途的人,细致脚步的声

用轻微的声音,推着转经筒

那里是千层的心灵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