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缪振光的头像

缪振光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2/11
分享

惟有暗香来

   有一种香,近闻则平淡无味,稍远却又感到其味幽香四溢,沁人心脾;还有一种香,只闻其香,却往往不知其发自何处,来自何方,同样让人难以捕捉,似有还无,若即若离。前者称之暗香,后者亦可称之暗香。暗香,香之忍者,香之魂魄,香之魁者。

     梅花之香,清逸幽雅,暗影浮动,最具暗香之品质。寒冬腊月,或瑞雪飞舞之时,万物萧瑟,有的沉默不语,有的折枝隐匿,有的随风摇曳,唯梅花凌寒独立,傲然绽放,显出她独特的性格。雪愈大,香愈幽,天愈寒,味愈远。“影随朝日远显出,香逐便风来”、“梅花竹里无人见,一夜吹风过石桥”便是其生动逼真的描绘。其香,超然独立,卓尔不群,千山暮雪,暗暗助送,品格高尚。

   荷花之香,悄然脉脉,亦具暗香之特征。酷署盛夏,或热浪翻滚之时,荷塘微风荡漾,荷叶田田,随风轻曳。荷出污泥而不染,荷花亭亭玉立其上,“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其香清淡高雅,若有若无。风愈轻,香愈隐,月愈白,香愈凉。“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也足可状荷之暗香特质了。

    无论是梅花之香,或是荷花之香,都是那么地若隐若现,朦胧飘忽,总在某个特定的时候或地方,勾起人们早已忘记了的一丝儿记忆,一点儿追怀探寻的心绪与想象。其实,在我们的身边,有时也似乎有这么一些暗香。

   当我们匆匆穿行于大街小巷时,忽然人流之中有一股淡淡地香味从我们的身边飘过,我们试图想寻觅那香味来自何方时,她却早已不见了踪影,“峨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或当我们静静地坐在电影院或奔驰的火车上,正专心看电影或闭目养神时,不经意之间便闻到一丝清香,想搜寻一下它来自何处时,可怎么也找不到,真可谓“白玉薄笼妖色映,茜裙轻裼暗香飘”了。

   这香,当然也是一种暗香,因为她是那样的让人捉摸不定,却让人神魂颠倒。然而,还有一种香,它是闻不到,嗅不着的香,但却是让人每每感觉到存在着的一种“香”。

    当我们正不耐烦地翻阅着一大叠带着各色广告、招聘或其它信息的报刊杂志时,猝然看到一句美言佳语时,或当我正漫不经心地浏览网络上的一篇文章,或随便阅读一本书时,猛然读到一段令人振奋或闪烁着思想的火花的名言警句时,我们难道不象是闻到了在那荒漠之中,有一株暗藏着的蓝草散发出的香味一样吗,或者如在那杂乱无章地丛林里,有一股清晰而淡雅的香味,不知从何处向我们吹来吗?

   当我们在慌乱的岁月,听到或看到有人敢于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如当年给傅雷收尸的那位女士,保全了傅雷最后的尊严而自己却不留名的壮举,难道不象梅花一样,隐于旮旯,暗送着幽香么?当我们在日常的生活中,看到或听到助人为乐的事迹时,难道我们不认为它一缕暗香浮动么?难道不勾起我们记忆深处美好善意或人性光辉的一面么?

   是的,大自然里,有暗香飘逸,它们清远高雅,隐忍而发;在人世间,也有暗香影影,它们轻盈暗送,催人向上;在生活中,有暗香幽幽,她们芳香洁白,月不黄昏,高尚清朗。

   暗香,香之魂魄,香之精神,香之魁者。它们是隐士,是灵气,是磁场,是和谐的润滑剂,更是中国梦最高的境界。

 


我也说几句1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暗香,香之魂魄,香之精神,香之魁者。它们是隐士,是灵气,是磁场,是和谐的润滑剂,更是中国梦最高的境界。写的好。

陈响平   2019-02-12 2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