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时今的头像

时今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1/26
分享

三叠冰瀑

 “老驴”多次说,冬天合适时机,江西庐山三叠泉瀑布能华丽变身成为江南罕见的冰瀑。当然,条件苛刻。一是瀑布水量合适,水量太大会冲走冰凌,激流不成冰;二是气温骤降,滴水成冰。温度稍稍升高,冰瀑就会断裂,美景消失。能否看到冰瀑,看运气。

思忖再三,还是去观冰瀑,诱惑力实在太大,无法抵御。“好奇心害死猫”,也弄苦人。原本去瀑布的石阶小道,已经变成镜面凹槽,而原本不是路的斜坡,反而成了去瀑布的唯一途径。全副武装,加十分小心、百分努力,但还是免不了“坐滑梯”“屁股蹲”的狼狈,十分不易。由此看来,条件简陋的古人冬天难以到达,上万篇描写庐山的文字中,独不见描述庐山冰瀑的文章也就不奇怪了。

途中,几次瘫坐在冰阶上,穷尽心思想象即将见识的冰瀑容貌,但是徒劳,脑海里有的只是夏日飞瀑那诗画般的动景。瀑布位于九叠谷中,三级落差120米,有“匡庐瀑布,首推三叠”的说法。一股飞泉顺三级台阶奔腾而下,形成三节,似被折成三叠,因而又名“三级泉”。一叠落于盘石,激水四散;二级散而复聚,潆洄直泻;第三级汇为几十米宽的弧形大瀑,跌入龙潭。瀑水源自高入云端的大月山,沿五老峰侧奔泻而下,注入龙潭后,流向鄱阳湖,长年不息,是匡庐秀景中的瑰宝。

到达观瀑亭,方知此行运气极佳,十分值得。此亭本是观瀑、听瀑的好地方,现今远眺,动感十足的瀑布已经凝固成一幅玉雕的立体山水画卷。视野里,冰瀑继承了瀑水美丽的身材和容貌,也分三级,上瀑如线,揽云接天,如植根山体之中的玉树;中瀑如练,虬结盘绕,像生长在悬崖之上的崖柏;下瀑如帘,玉色低垂,似倒挂在陡崖上的排箫。坐在观瀑亭,仰望冰瀑,似是来自天边的一匹白练,穿行在瑞雪、玉树之间。俯瞰冰瀑,又似立在山间的玉女,展露于巉岩、石罅之上,高冷绮丽。

画面虽然凝固了,但瀑布的诗意还在流淌。山顶,冰瀑与云雾牵手,疑似白云顺瀑道直奔而来,又似大地灵气顺溪升华,取道凌霄,不然,冰瀑会如此缥缈?山下,龙潭与玉帘相接,疑似冰瀑生长其中,似一株近云接地的玉树,直通广寒,不然,冰瀑会直插云霄?

下到瀑潭,可以近距离欣赏冰瀑的冰肌玉骨。潭水,已经结冰,洁亮如镜,静静地反射潭周景致。潭畔,倒三角形雪堆依偎岩石,白净如玉,默默地接纳断冰碎玉;潭周,大小不一的“树挂”,晶莹透亮,悄然地绽放美丽。瀑水,已经化成玉雕、冰帘,围成大小不一的冰洞,筑起“龙宫”。

瀑声虽然凝滞了,但瀑布的歌声还在吟唱。透过山间的斜阳,折射、反射、漫射,“瀑冰”远灰、近白、中彩,色彩纷呈,随呼啸朔风而变彩,如果心中没有节律,“瀑冰”哪里会第次展示如此靓丽的色彩?冰笋、冰帘、冰柱,“瀑冰”似人、似物、似花,憨态可掬,随融冰“滴答”声而脉动,如果心中没有歌声,“瀑冰”哪里会从容显露出如此动人的姿态?

冰洞是因瀑布陡崖内凹的特殊地貌而成。位于冰瀑底部、瀑潭内侧,视线不可及,进入其内,才知另有洞天。冰洞大小不一,四周为冰或一侧为石,沿陡崖一侧相通,曲折鳞次,幽深神秘,被同伴戏称为“龙宫”。这是一处奇妙的地方,在这里,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会得到回应。点亮一支蜡烛,闪亮一下手电,就如按动了灯光按钮,立即呈现万家灯火般的美妙、晶莹剔透般的美丽;静坐一刻,屏气一息,就会气定心闲,微弱的滴水声给人腾云驾雾般缥缈、木鱼“笃笃”般空灵。嘬一滴冰水,抚一下冰柱,受刺激的神经,瞬间传导穿心而过的激灵、直达骨髓的寒彻。

从“龙宫”回到“人间”。斜阳轻照,看旅伴已然白霜裹身,俨然是风景中的风景。万籁俱寂,自己仿佛被寂静冻凝,已经成为冰柱中的一块碎冰。九跌(冰瀑)谷寒气逼人,呵气成霜,不能久留,迅速折返望瀑亭,取道回程。毕竟“龙宫”是龙王居住地方,仙境也是为“仙人”准备,凡夫俗子一观就足矣。

回望三叠冰瀑,无论是规模还是存留时间,皆不能与北方或高寒山区冰瀑(冰川)媲美,但她难得现身于南方山水之中,想起来不由为自己艰辛而自得,因一睹冰瀑美丽而惬意。是的,三叠冰瀑虽然没有壶口冰瀑那样让东流黄河顿失滔滔的气势及壮丽,但她却是生长在江南山中的一株玉树,有着无以言表的俏丽和端庄;虽然没有夏日飞瀑的动感,也没有春日云瀑的壮观,但却有冰清玉洁般美丽,是庐山一处特写的镜头,一处难忘的美景。

 

0一九年元月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