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时今的头像

时今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4/07
分享

长堤春柳“廋”依依

天下西湖三十六,其中最柔是扬州。乾隆年间,杭州诗人汪沆一首:“垂杨不断接残芜,雁齿虹桥俨画图;也是销金一锅子,故应唤作瘦西湖”,让她独占一个恰到好处的“瘦”字。正是如此这般的“瘦”意,绝妙地展示了扬州瘦西湖纤秀、苗条、俊俏、清新的风韵。已经很难猜测当时汪沆心迹,更难剖析如今后人的外延,但我知道,“长堤春柳”(瘦西湖二十四景之一)中的长堤、垂柳和绿水是最“瘦”的符号,有最“瘦”的韵味。

长堤的柳,就是隋炀帝所赐的杨柳,只是如今,可有当年杨柳几株?史料记载,隋炀帝三到扬州,开凿成运河后,河流改向,“蜀同”诸山之水、安徽大别山东来的洞水汇合成一段河道,流向运河,这段河道就是瘦西湖。隋炀帝广诏民间植柳后,逐步形成了王士桢笔下“绿杨城廓是扬州”及唐杜牧《扬州三首》中“街垂千步柳,霞映两重城”的盛况。今日看来,是隋代普种的杨柳,福荫了扬州,如今成了扬州的市树,成了甲天下的风景。

阳春三月,过虹桥,进园门,眼前的长堤和杨柳就是瘦西湖二十四景中的“长堤春柳”了。长堤,自虹桥至徐园,长600米,逶迤北去。东侧是碧波荡漾的湖水,西侧为花圃。虽然扬州经历无数风雨,杨柳也曾赋予悲情的角色,成了愁的来源,但多次杀戮还是撼不动扬州的优越地理位置,忧伤湮灭不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扬州还是扬州。每当太平时,总要修葺瘦西湖,补栽杨柳。隋炀帝三到扬州,康乾二帝都六到扬州,士绅富商在湖畔广植花木,博龙颜一悦,成了皇帝游乐行宫。历代官宦需要,本地商贾欣赏,来往文人追捧,所以六朝以来,瘦西湖即为风景胜地,如今成了扬州的象征。今日长堤五景,皆为清初盐商黄为蒲所筑。

雨过天晴,堤畔攒尖翘角式的四柱方亭,是看柳赏桃佳地。清代进士、扬州书法家陈重庆题“长堤春柳”木匾,联题:“佳气溢芳甸(赵孟頫),宿云檐野川(元好问)”则是扬州书画家王板哉所书。坐在亭中,看近处的垂柳,怎么看都是亭亭玉立的俏丽娇娘。低垂的柳条,恰似姑娘飘逸在额前的刘海,露出的是青春,挡住的是羞涩;微风吹过,柳丝轻动,柳条之间,变换着无数空间,圆的,椭圆的,三角的,图形之中是湖光山色的小景,目不暇接;地上的树影,不时变换模样,“小鸡”,“小狗”,“小牛”在眼前移动,似是身处故乡河边,又回到无忧的童年;嫩绿的柳条轻拂脸庞,那个心里痒哦,简直无法表达,仿佛又回到青春岁月,与爱人漫步长堤,耳鬓厮磨,又像是幼子柔发,轻漫地挠在心头。

桃树杨柳间株生,桃红柳绿总相依。沿堤行走,三步为桃,五步是柳。桃花本是惹人爱,依偎垂柳更诱人,桃冠稍低,柳树高大,红花籿绿叶,人见人爱。雨过天晴,水润桃花,粉融红腻,鲜洁华滋,色更烟润;时值暮春,残红零落,铅华消减,辞条未落,半落半留,嫩芽初出,生机勃勃。坊传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金农曾在平山堂赴宴,席间以“飞红”为题,行令赋诗。转到某盐商时,因其钱多才浅,无以为对,竟然说出“柳絮飞来片片红”之句。金农为之解围,并补全:“夕阳返照桃花坞,柳絮飞来片片红”。故事虽说道出金农的机智,但也说明扬州人爱柳的同时是如何怜爱桃花了。

金农笔下的桃花坞中,已是桃林成片,如云霞散彩。望堤畔绿柳,看桃花凋零,不由心生“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之莫名感觉。电视连续剧《红楼梦》拍摄时,在此取景。据说,当年“黛玉”在桃花坞锦囊收艳骨,埋于一丘净土中。黛玉吟唱:“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依知是谁”的绝句以诉悲情,引来身旁落花纷纷,和应着黛玉的不幸。巧的是,当年的“黛玉”陈晓旭是在桃花将开之季剃度,在桃花凋谢之时离世,今问桃花,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桃花缘”?

长堤尽处是徐园,再向前就是小金山了。南望柳堤,湖岸蜿蜒,宽窄有韵,恰似婀娜少女,显现出“瘦”的苗条;行行杨柳,片片桃林,红籿绿意,俊俏无比;柳叶青味,桃花淡香,湖水清澈,气味清新,荡气回肠。更有丝丝柳叶,瓣瓣桃花,湖中倒映,纤秀出众,这就是瘦西湖,也是扬州春的颜色,春的味道和春之梦想。

画舫游湖最生梦。船儿徐行向虹桥,满眼都是翠翠绿柳,处处都涌绵绵红浪,哪儿都有桃花映绿柳,到处都是白絮点朱瓣。蜿蜒堤岸,处处是柳,亭亭身姿,柔柔的态,长长的丝,纯纯的情,拂着妩媚,飘着秀逸,含着柔情。丝丝柳线,或轻拂水面,或抚弄芳草,尽展温情。湖风吹过,婀娜起舞,如烟如雾,舒卷飘忽,一派妩媚。湖水映长堤,树影接涟漪,或似柳上生花,或似膜中藏景,行行垂柳映茵色,株株桃花照玫红。人在湖中,帧帧美图现眼前:“柳垂河上影”,“柳卧水声中”,“柳絮池塘淡淡风”,“夹岸朱楼隔柳条”,“春风十里上珠帘”,“堤上青青数株柳,半分犹得似西湖”。四处张望,分不清是人在看景,还是人处画中。

心随景动,景和人意。再登虹桥,北望柳堤,湖水如带,莺啼燕语,画舫飘歌,远处小金山上的山亭,隐隐约约,妙不可言。“两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的景致就在眼前,“一泓春水绿,夹岸小桃红。鸥鸟随流水,扁舟任钓翁”的风貌就在脚下。望夕阳晚霞,看飞絮落花,心生臆想,问长堤春柳,明月高悬时,这里又会有哪样的梦境?

 

0一九年春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