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时今的头像

时今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6/09
分享

庐山云瀑

也许你见过云瀑,但还是要说,庐山云瀑,壮观美丽!

顾名思义,云瀑是瀑布样的云彩,是特有自然现象,是人间少见的美景。庐山特殊地理位置,每年春夏、夏秋之交的早晨或傍晚,在小天池附近,会出现几次壮观的云瀑。曾经请教气象专家,求问云瀑出现的具体时间地点,答案是不可预计。也是,数千年以来,多少人迷恋、向往和注目庐山云雾,最后都不得不留下“不知庐山真面目”的慨叹。

如此美妙幻境,只能天定,不可人想。因此,虽然为本地人,N次登庐山,也很少遇过云瀑,少有的几次,也仅仅看到疑似“云瀑”的靓容一角,更不用说看到真正的云瀑形成、壮大和消失全过程。

云瀑在内心充满神秘、企盼!心里不断盘算,也许哪天时来运转,上天安排邂逅一次云瀑?甚至迷信地想,也许哪天做了一件好事,上天让我窥见一次云瀑?

云瀑到之前,没有任何征兆。午后,牵着很久未登山的高龄岳父,坐在庐山街心公园看景。远处的观云亭、望江亭、小天池白塔历历在目,路东的日照峰(大月山)山脊巍然耸立;剪刀峡(东林大峡谷的上段),森森地卧于小天池和虎背岭之间,峡口似缝,峡深如渊。近处,柏油马路如黑色缎带般蜿蜒穿行于绿植及房屋之中,窰洼谷底彩色洋房梯次分布。仰望天空,数缕云彩,如舞动的丝巾,或穿行于山峰、绿树之间,或飘逸在谷口、便道之上。庐山、牯岭街,呈现的是一片恬静安逸。

突然,有人高声呼叫:“云瀑来了!”望北门,一丝银色的白线,如潮头般向西南奔来,排山倒海,随后的云层如海似湖,气势磅礴,绵延至天边。云雾前锋临近小天池白塔时,奇迹出现了。原本平直推进的云线,突然跌落到西侧剪刀峡中,随后的云絮,依山形而弯曲,奔腾“呼啸”而下。云行成流水,雾动显波涛,跌云如瀑布,活脱就是一幅大瀑布的壮观画面。

中午时分,很少出现云瀑,因而更有瀑布神韵。细小云朵,直下悬崖,状如水线。跌云在瀑帘上翻滚,状如瀑水遇岩激起的水花。剪刀峡西壁,不时翻卷着片片残云,恰似瀑水入谷,溅起朵朵“浪花”。瀑布后缘,源源而来的云朵,色白如絮,动如浪花,激流翻滚,似是咆哮的大河奔流到此,等待跌入高高崖下,发出如雷的吼声。瀑布正面,云多时,如脱缰野马,奔流不息,几乎湮没白塔。云量少时,瀑分几绺,行云流水,望江亭隐约现身。几百米的瀑宽,百余米跌高,海量的水汽,如银河泄地!

云瀑过后是仙境。剪刀峡中,上升气流很强,慢慢升起白色云雾,始如丝巾,后如白絮,逐步填平峡谷,继续上升,到达小天池的高度,湮没云瀑。云雾继续上升后,在空中折返,顺着风向,沿着山谷,向窰洼,牯岭街方向运动。街心公园里,先是感觉到丝丝凉风,后云雾铺天盖地而来。瞬间,十米开外,只闻声音,不见人影。雾,潮潮地抚摸着行人的脸庞;云,静静地依偎在大树的身旁。雾声,如天籁之音般在耳边响起:频率比涛声更低,音量比风声更弱,飘忽不定,音色、音符和音域似乎表达的不是眼前,而是与听者有一定空间上距离、有一定时间上差异的遥远仙境。

仙境过后,云雾更美丽。身旁的云雾很快散尽,可天空的云层依旧从北门继续向西南运动,但到剪刀峡上空时,不再弯曲,而是与峡谷中上升的云雾汇合,直上蓝天。或像蘑菇云一样冉冉升起,或像玉带,纱巾一样随风飘逸,无论是那种云雾,都会在洋房的彩顶上留下美丽投影。不断变换的云彩及其投影,演绎着各种图形,像人似兽,如山类水。在这里,可以找到自己年轻时的面容,爱人的笑脸,子女的脸庞,父母的身影。可以找到你想象的一切,可以回看梦中的经历,神奇的云彩会融化思绪,带你奔向心之远方。

庐山云瀑,不是瀑布,但比瀑布更壮观,美丽胜过徐霞客文里的庐山“石门涧流”,气势超过李白诗中的庐山“秀峰瀑布”。云雾无声,却声势夺人,带给人震撼。时间短暂,但回味久长,留给人遐想。庐山云瀑是庐山云雾的壮丽化身,更是衔接庐山与“银河”的仙境。

                                 改定于二0一九年六月。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