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胡宝星的头像

胡宝星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5/12
分享

我站在戈兰高地之巅


胡宝星


越过了约旦河,进入了戈兰高地,我们行进在被称为中东战争火药芯子的戈兰高地上。我手中的单反相机镜头一直是打开着的,但从我身边匆匆掠过的只是一片片的草地、一群群的牛羊、一座座的村庄,清静的戈兰高地上已经没有了战争的硝烟和火药的味道。

那就是雷区!犹太人欧米一句低声的提醒,刺激得我全身神经都兴奋了起来。雷区?地雷?哪儿哪儿?我有些兴奋,又有些恐惧,我分明感觉到了手中单反相机镜头的颤抖。

就那儿,红色标志!欧米指给我看。那一个个的红色标志!那里布满了地雷!此刻,我忽然没有了恐惧,把镜头对准了那一个个红色的标志,对准了那一颗颗看不见的地雷。“擦擦擦”随着快门的声响,我们紧贴着雷区的边缘而过。

我们朝着戈兰高地的纵深一路疾驰而去。沿途,不时出现一些造型各异的人物、动物、车辆之类的铁艺雕塑,可谓是千姿百态,令人忍俊不禁。欧米说这都是用当年戈兰高地战争遗留下的武器零件组装的,是一些雕塑爱好者们制作的铁艺雕塑。

我们抵达了戈兰高地本塔尔山的山顶,那里有一片小小的开阔地,周边是一些昔日战争留下来的战壕,战壕里有一些站着或蹲着举枪射击的假人,其中有举枪待射的战士、也有举着望远镜的军官,给本塔尔山的这座山峰营造出了一种战场的氛围。


打靶.JPG

昔日的战壕


我站在本塔尔山的峰顶,眺望着戈兰高地北方的黑门山,那是一座常年积雪的高山,是约旦河的源头,山上的积雪每天都融化很多,积雪化成了水,流进了约旦河、流进了加利利湖、流进了死海。

我转身,俯瞰着戈兰高地右侧下面那片辽阔的平原、那是一片绿色的原野、一片美丽富饶的土地,那就是叙利亚平原,那里有城市也有村庄。如果没有战争,那里是一片祥和的土地,因为有了战争,那里经常血流成河。

突然,从叙利亚平原传来了一阵阵的枪炮声,我以为有人在放鞭炮,因为我们已经熟悉了和平的环境,远离了枪炮声,乍一听到那噼里啪啦的枪炮声,还以为是哪户人家在娶媳妇,正放鞭炮往家里迎娶新娘子。

但那是真正的枪炮声,因为有一处地方正升腾起一股股的硝烟,欧米说那是ISIS正在与叙利亚政府军交锋。ISIS就是所谓的“伊斯兰国”,是一个极端恐怖组织,他们的目标是消除二战结束后现代中东的国家边界,并宣称对整个穆斯林世界拥有绝对权威。ISIS主要是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这两个国家活动,也是叙利亚政府目前最头疼的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

戈兰高地下的叙利亚平原,一股股的硝烟升起,一阵阵的枪炮声传来,战争离我如此之近,我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绷紧了,因为我不但听到了枪炮声,也看到了枪炮激战时的硝烟。听着那一阵阵的枪炮声、看着那一股股升起的战火硝烟,我的心一阵阵在收缩在痉挛。

激战枪炮声依然还在继续,我回转身来,俯瞰着本塔尔山北方不远处的眼泪谷,那是一片高低不平的山谷,是昔日的血战疆场。金戈铁马已经远去、坦克轰鸣已经消失、枪林炮雨已经不再,眼泪谷此时是那样的平静,但不论是以色列人,还是叙利亚人,谁也无法忘记发生在戈兰高地上的那场殊死的战争,还有逝者亲人们永远也擦不干的眼泪。

第三次中东战争,也就是“6日战争”,让埃及人和叙利亚人在全世界面前丢尽了脸,他们不但被以色列打得很惨,还被以色列夺去了不少的领土,其中就有戈兰高地。为了雪耻,为了收复失地,埃及人和叙利亚人决定统一行动,利用犹太教的赎罪日,以色列军队要守赎罪日,无法向他们开战的好时机,向以色列发动一场突然袭击。

1973年10月6日,以色列的赎罪日。叙利亚的100多架米格-17战斗机铺天盖地地飞到了戈兰高地的上空,对以色列驻守在戈兰高地的坦克群进行猛烈的轰炸。与此同时,叙军近1000多门火炮齐发,向以色列在戈兰高地上的整个防线进行了55分钟的猛烈炮击,戈兰高地很快就湮没在一片火海之中。


IMG_0267.JPG

眼前是戈兰高地的眼泪谷 远处是著名的黑门山


叙利亚军队的坦克在通过以色列防坦克壕的时候,都卡在壕沟里了,那是以色列人发明的一种专门制服坦克的壕沟。以色列人开始反击了,他们在戈兰高地居高临下向叙利亚的坦克进行射击,叙利亚人的坦克一辆接一辆地被击中、被摧毁,以军士兵描述说他们像打靶一样击毁了那些坦克。

次日清晨,几百辆被击毁的叙利亚坦克和装甲车横七竖八地散布在那片山谷里,冒着浓浓的白烟,战死的叙利亚军人横尸遍野。这场反击战以色列人用不到40辆坦克的实力,摧毁了叙利亚人的500多辆坦克及运输装甲车。从那以后,人们就把这山谷叫做“眼泪谷”。

在美国人的斡旋下,以色列人、叙利亚人、埃及人一起到了美国的戴维营,他们在那里签署了停火协定,第四次中东战争结束了,这一仗大大挫败了埃及人和叙利亚人,也使得阿拉伯国家明白他们在军事上是无法战胜以色列人的。

我看到,登上本塔尔山的游人越来越多,从他们的肤色和长相看,大家来自不同的洲和不同的国家,游人当中也有一群以色列的年轻学生们,我们在这同一时刻相聚在了本塔尔山的最高峰,流连在这片曾经的杀场上。


学生们.JPG

戈兰高地游览的犹太学生们


战争已经远去,和平依然遥远,戈兰高地不会有安宁之日,戈兰高地没有和平可言,叙利亚人做梦都想着回来的那一天,中东战争随时可能再次发生。尽管,戈兰高地上布满了地雷,边境线上布满了铁丝网,高地险峻很难攀爬。但是,这并不能永远阻止叙利亚人的进攻步伐,只是时机未到......。

我回转身来,凝视着戈兰高地下面的叙利亚平原,那边的激战枪炮声依然还在继续着……。


我站在戈兰高地.JPG

我站在戈兰高地上 我身后就是叙利亚平原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