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曾宪敏的头像

曾宪敏

网站用户

小说
201810/09
分享

星星会说话(微小说)


 

粤港澳大湾区有个百凤还巢的宜居花园城市,名叫凤城市。该市环境优美,城市建设美仑美奂,处处都是被森林,绿草,鲜花所包裹着。这是座有温度,有人情味,和谐包容的美丽海滨城市。这不,我今年7月从岭南大学研究生刚毕业就应聘到凤城中学担任初一级英语教师并担任9班班主任工作。

自从接手班主任工作,从8份底,就投入繁重的教育教学工作中去了。5天的军训,陪着孩子们起摸爬滚打,浑身晒脱了一层皮啊。火辣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把我们全身晒黑,黑通透了,原来皎白明亮脸庞变成锅盖黑,连我自以为荣的大长腿变成一根通火棒。办公室同事阿香老是拿我来开涮,作趣取笑我呢!尽管这样,我这只单身狗还是累并快乐着!我很享受着目前这份工作给我带来的幸福满足感!我始终相信工作中女孩是最美丽的!

有一天傍晚正在办公室制作导学案,忽然咚的一个彩铃声传来,打断我的思绪,原来是乡友阿玲发来的问候语,“‘大长腿’,你在干嘛呀?不是又见色忘友啊!说好的呀,上周六在家等你过来吹水啊!?”

思绪拉我回到现实中,哎呀,一忙起来,咋就忘了这件事呢!本来早已答应好了她的啊!

“闪邀!”我暗暗自责起来。“不好意思啊!阿凤,谁叫我是孩子王,为人师表啊!

同乡阿凤是去年南都医科大学毕业,分配在凤城人民医院保科,主修心血管疾病治疗与老人心理健康防护。最近下乡到基层服务所,来横沥社区敬老医院工作呢!本已相约好,周末老乡见见面,叙旧呢!你看哪,我整天忙得像只大头虾,每次回到宿舍都想蒙头大睡一觉呵!

今个星期六,我应阿凤再次之邀。刚扒拉几下晚饭,我着从同事阿香那儿借来的电动单车兴冲冲地往横沥社区敬老院赶呢,我开得飞快,途中的风景也在我眼中忽进,忽出,倒也没引起特别留意。跨过个拐角处,有个红绿灯,好在路人不多,视线开阔,驾技麻麻的我有惊无险地快速通过。

阿凤早早在阳光小区自家客厅等候着我的大驾光临呢!快人快语的阿凤一边拉着我走在临近窗户的阳台,一边口若悬河地向我叙述着她们敬老院最近发生新鲜事呢!她还谈到阿富的事情。她问我,“你听说过西固村有个凤城市最美老人麦婆婆的事迹吗?”“这个,我早已耳闻!”,我连声说道,“知道呀!在暑期家访中我班里孩子还同我提起这件事呢!麦婆婆家的事迹真感人哪!”阿凤打断我的话,说:“你知道,阿富是谁吗?他就是麦婆婆的智障孩子啊。”“哦!”我应了一声!阿凤的话激起了我的一番好奇心!“他现在怎么样呢?”阿凤自信满满地道,"他好着呢!有点乐不思蜀了!"阿凤现在是阿富专职心理辅导医生。阿凤还告诉我,尽管智力还是35岁,阿富的语言可以开发,能达到小学水平。

自从阿富跟从敬老院小凤姐学文识字后,他每天都会写封书信给天堂上的妈妈汇报他每天的生活琐事,每次写完都会郑重地签上名字上交给小凤姐姐帮他邮递。

每晚,他都会拿个小板櫈,端坐在星空下,仰望着太空,熠熠生辉星星眨着眼晴,对望着他笑呢!阿富在心里说,如果星星会说话,该多好啊!我要大声告诉她!我要捎信于她,我要向她打听一下,生活在天堂的妈妈和哥哥过得还好吗?称心如意吗?我很想你们呐!”

下面是阿富写给妈妈的封无法回复的信:

妈妈,我现能生活自立了,会写自己的名字,尽管歪歪斜斜的,也只有我才认得。但养老院的小凤姐姐直夸我字写得好,进步神速呢!不时给我点赞,说我是个长不大的老小孩呢。其实,我是故意这样的,我可不想长大,做个小孩有什么不好呢?从小妈妈和哥哥就是这样痛惜我,呵护我,就是这样照顾我的。我也习惯了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我至今还能想起,小时候与妈妈,哥哥相依为命的那段挨饿的苦日子,吃了上顿就没有下顿,尽管妈妈起早摸黑,努力赚钱维持这头家,仍入不敷出。本该在最喜欢的时候穿最好看的衣服 本该在过年过节应有丰盛的晚餐本该到入学读书学文化,却无奈因为家里贫困如洗,还因为智障,没人收留我们俩。我们只好呆在家里,与小狗为友沙包为伴,各玩各的!自从妈妈前年过世后,哥哥去年也走了,剩下的一个孤苦无依靠的我。幸得镇区政府领导重视,社会各界人士向我伸出援助之手,把我安置在社区敬院颐养天年。

阿富在信尾痴痴地写道,特别用粗线圈出这段话,“如果星星会说话,该多好啊我要大声告诉她!我要捎信于她,我要向她打听一下,生活在天堂的妈妈和哥哥过得还好吗?称心如意吗?妈妈呀,我多想来看看你和哥哥呀!您听见呢,就让星星传个话,眨下眼睛啊!”

读罢,我已是泪流满面,哭得稀里哗啦。阿凤向我提了一个小小的请求,就是模仿妈妈的口吻给阿富写一封回信,就是要让他有一个念想,鼓励他坚强地活下去,好好地活着。我含泪答应阿凤的要求,抽空去做个社区医院义工,志愿者,要满足阿富这个美好的心愿呢!这可真一个善意的谎言啊!但愿只有五岁智力的阿富永远生活在他的童话世界里啊!

一来二往,我同阿富混得贼熟。在回信中,我不停扮演着妈妈的角色,不停地鼓励着好好活着!就在几天前,发生一件奇怪的事,说阿富离开敬老院“出走”呢,原来阿富想念亲人,独自跑到隔壁士多店抽烟,在角落里暗暗发泄呢。搞得大家虚惊一场。阿凤还向我抱屈,抱怨工作难着呢!

一有空闲,我都会带着我班孩子们去敬老院看望阿富。哪怕是凶猛山竹,还是不期而遇潭美的台风也没有阻挡我们义工、志愿者前进的脚步。

中秋节前,我们协群中众文友特意赶到敬老院,慰问那里的孤寡老人。会后,我与阿富勾肩搭背,称道弟,我问他还有何心愿你可以用笔写下来的啊

阿富想想,从抽屉中拿出早已写就的一封书信,交到我的手心里。“妈妈,我早已生活自!我的衣食住行都有了保障。小凤姐每天教我写字,学拼音,模仿她的口音来朗读。我现在变化可大呢!我能折纸飞机,打麻将,摘菜,拖地,到厨房打打下手,我甚至会用洗衣机冲洗衣服呢?这些,从前连想都不要想啊?听小凤姐说,你和哥哥住在天堂里,离星星最近。我想请星星帮我捎句话,我这边一切都好,你放心吧!

我勾着拉着阿富的手,大声地告诉他,“会的,会的。你只要有诚心,有信心。风会把你的话带给星星,星星会眨眼睛呀,阿富!”阿富挥动右手掌,乐滋滋地望着,“瞧那个星,动了!妈妈正朝着我笑呢!”心有美好,夜晚生香啊!星星会说话呐,真的!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