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艾贝保·热合曼的头像

艾贝保·热合曼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散文
201901/02
分享

“亚克西“

 

“亚克西”为维吾尔族语,是“好”的意思。平常维吾尔人见面,男性握手,女子贴面,第一句问候语即为“亚克西木赛孜”,翻译成汉语就是“您好”。然而一个人的名字,最终被“亚克西”这样一个美好的词汇所替代,除了我,恐怕再无二者。

给我起这个名字的,却是一个远隔千山万水的江西“佬表”,姓刘,因年长于我,后来我就叫他刘大哥。实际上刘大哥的祖籍在山东,是南下干部的后代,虽没有了山东人的口音,依然继承了山东人那种豪爽和狭义的秉性。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是在青海塔尔寺,当时我和随行的同事正在寺院一个高台上观赏景致,突然就听身后一个声音在喊“老乡,转身”,一回头,就见一个身着土黄色马甲的男子,正偏着头,弓着腰,一边做着手势,一边举着一部照相机给我们拍照。

“老乡,看看好不好么!”穿马甲的男子操着南方口音,却夹杂着维吾尔语声调。我就觉得这个素不相识的男子很有意思,于是赶紧凑过去,看他相机里的照片回放。位置很好,抓拍也很到位,从高处俯瞰塔尔寺的全景,人物却没有喧宾夺主,一瞧就知道这是一个摄影高手。因为我是第一次参见这样的全国性年会,所有人都是生面孔,就通过随行同事介绍,认识了这个热情的江西同行,于是握手,寒暄、问好,交流彼此的情况,一回生,二回就熟了。

自此以后,我多次参加这个行业年会,主要研究探讨和交流行业内存在的疑难问题和解决途径。因为事关老百姓,尤其是那些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岗位、因为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参保职工的切身利益,所有参会城市事前都认真准备材料和典型案例,以供年会期间相互学习和借鉴,因而会议效果都很好。特别是一些发达城市的先进理念和思维方式,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宝贵的经验。

后来和刘大哥熟悉了,见了面他就要我给他教维吾尔语。我年龄比你大,我就是老哥,“老哥”这句话维语怎么说?他笑着问我。我就告诉他是“阿卡”。他就一连几个“阿卡,阿卡”地重复着。而且先指指他自己,再指指我,现学现卖:“我是老艾的‘阿卡’,对不?”,他眼睛成一条缝,笑着对我说,我就点点头称“是”。他一下来了兴趣,又问我弟弟咋样说,我又告诉他是“乌卡”。他接着学说了几次之后,重复了上面的动作,只是顺序有了变化,先指我,再指他自己,喜笑颜开地说“老艾是我的‘乌卡’”。不要说我和刘大哥会心地笑了,来自天南地北不少围观的与会者,也都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朗朗的笑声。

而刘大哥意犹未尽,一定要我再教他一句最主要的见面问候语,于是就引出了“亚克西”这个维吾尔语问好的词汇。“亚克西木赛孜”,我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刘大哥一次一次学说着,一字一句说可以,连在一起讲,嘴皮子就明显不利落了。他就苦笑着摇头,还是江西话夹着维语腔:“不行么,舌头不听话么!”然而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又像先前一样,伸出手指头,指指我:“‘乌卡’,你亚克西,行么?”我连忙笑着说可以。他就沾沾自喜,洋洋得意,机智而幽默地抿嘴笑了。

就这样,一次次“亚克西”说多了,刘大哥索性简而化之,一句“亚克西”将问候语和我的名字合二为一,既简单易记,同时又表达了多重意思,成了他和我见面的专用语。以后不但他这样亲切地称呼我,一些与会者也受到他潜移默化感染,也开始私下叫我“亚克西”了。毕竟是前辈,又是行业名人和年会组织者,不但有丰富的实践经验,还有着扎实的理论根据,一方面体现在他对疑难问题的独到见解和应对措施,一方面体现在他对多媒体的熟练应用(学者一样使用PPT,课件方式讲座,实际刘大哥就是一个业内学者)。即便为什么直接叫我“亚克西”更好一些,也有一套“刘氏理论”。他说:好,是汉字多音字,读hǎo时作形容词,泛指一切美好的事物,读hào时作动词,表示喜欢的意思。不管是形容词还是动词,所表达的都是“好”这个意思,譬如“好人、 美好 、好友 、好运、 好梦 、喜好”,哪个不喜庆,哪个不嘉懿啊,所以叫老艾为“亚克西”最为贴切,也最美好。

让我感受最深的,是刘大哥对我饮食方面的特殊照顾。那一年我们乘飞机在上海中转,到达南昌已是深夜,为了我的晚餐,他一直守候在一家清真餐馆。我们进门一看,刘大哥靠在椅子上睡着了。一个上了岁数,头发花白,日夜为大会操劳的老前辈,操心的事千头万绪,还要为我们新疆参会者的吃饭问题亲力亲为,周到安排,让我深受感动。那一晚刘大哥几乎没动筷子,而是忙前忙后劝我们尽可能多吃一点,还不停地问我饭菜是否可口,有没有西北特色,而且一边劝我们动筷子,一边给我们每一个人搛肉夹菜,就像见到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热情,亲切,尽显东道主无微不至的关怀,让人有一种宾至如归的非常舒心的感觉。

以后不管是在南宁还是济南,只要听说我到了宾馆,不一会就能从走廊里听到刘大哥叫我的声音:“亚克西,亚克西!”,而且一进门就是一个热烈的拥抱,让一路的车马劳顿烟消云散。随后就是一句“清真餐馆已经定好了,就在不远处,会务安排专人陪你去进餐”。远道而来的新疆朋友,必须把吃饭的问题解决好,因为肚子吃好了,就不会再想家了,尤其是“亚克西”这样的维吾尔族老乡,我们一定要各方面都照顾好才行。这是刘大哥经常给我说的一句话,就像有时外出考察,就餐不方便,他都要安排会务提前准备好鸡蛋、饼子、西红柿和黄瓜,从而确保我们集中精力开好会,不为一些细节小事所牵累。就像在庐山那一次,别人都去进餐,我一个人留在大巴车上,打算用事先带来的简单食物将就一下。忽然一个会务人员急匆匆跑回来朝我喊:快下车,有清真餐馆,我陪你去吃饭。原来刘大哥他们去餐厅的路上,依旧不忘留意是否有清真馆存在,而且果真就奇迹般发现庐山顶上就有一家,于是我原本打算的唯一一次将就凑合,突然又峰回路转,变成了一次实实在在的美食享受。

再后来年会我就参加的少了,继而不再参加,却不断收到来自不同地方的长途电话或者短信。接上一听,打开一看,要么第一句就是浓浓的江西口音:“亚克西,亚克西”叫我的名字,更多的是问候的意思。要么开头就是“亚克西”三个字,看似普普通通,却凝结着一份情谊和思念,让我回想起许许多多和刘大哥在一起的美好往事。还有一次,我收到一封来自黑龙江的贺年卡,里面是一副摄影作品,冰天雪地,雾凇冰雕,典型的东北极寒天气写照,旁边还是三个字:“亚克西”。东北西北此时都是冬季,而且是在中华民族传统佳节春节即将到来的时刻,我久久凝望着那副美丽别致的摄影作品,一股暖流顿时涌满全身。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