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晨风的头像

晨风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9/11
分享

那段旧时光

    逃跑计划有首歌是这样唱的,“当完成了童年理想,童年又成了理想……”记得那是一个秋天,小时候我的记忆大多是在暑假、在秋天、在奶奶家,金色的麦田、灿烂的阳光、蓝蓝的天、清澈的河水、成片的蔬菜水地,如果我是个画家就可以用画笔记录下这一切,定格这一副美丽的画卷。

    奶奶(奶奶其实是我的姥姥,爷爷奶奶去世的早,我没有什么印象,记忆中我一直管我的姥爷姥姥叫爷爷奶奶。)家在兰州南面的一个小村庄,那时候这里河水清澈的可以看清河底的鹅卵石,我们一群孩童用沙土石把河堵住留一个小口子,在里面洗澡玩耍。秋天天气炎热但河水清凉,泡在里面非常舒服。冬天我们自己做滑冰车在河中和结了冰的树林间滑行,其实所谓的滑冰车就是一块木头两边加两根钢筋而已。我们划着冰车在白杨树林间嬉戏玩耍,耍着耍着仿佛瞬间我们都已长大,回忆起那段旧时光,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

    秋天这个收获的季节,除了金色的麦田,结满果实的蔬菜地,我们最喜欢的还是山里生长的各种野果,沙棘果、野草莓、野杏子……各种叫不上名字的野果。沙棘果好多年没有吃到了,这种植物生存力极强,干旱的青草都不长的土地上,却有它的身影,现如今超市里有沙棘汁饮料,尝过后发现已然没有了那种味道。野草莓只有生长在阴面山里,没有阳光,潮湿的地方,比较难寻,味道却是我们最喜欢的,每次发现一片后,小伙伴们总是异常的欢呼雀跃,像捡到个大宝贝一样。南面的山坡上有一棵特别的杏树,说它是野杏树,它结出的杏却比其他树上的杏子更甜,没有苦味。说它不是野杏树,在山间、在林中它与其他的野杏树没有两样,看不出任何的特别之处。这棵树的果实一般在没有成熟之前都被我们消灭掉了,没有成熟的杏子非常的酸,现在想起来都直流口水。如今不知那棵特别的杏树是否安好,是不是长的更大一些呢?记忆中酸酸甜甜的味串起了那段旧时光,每每想起,甚是怀念。

    记忆中儿时的味道是奶奶做的野菜疙瘩、 地达菜饺子、包子,冬天吃不完的软儿梨……

 野菜疙瘩是用一种野菜做的(兰州话叫“藓麻”也不知道这么写对不对。)这种植物的刺有毒,只要碰到皮肤,皮肤就大包小包,像被马蜂蜇过一样,很疼很疼。每次去采摘总是会受伤,却乐此不疲。能吃的部分只是植物的尖最嫩的地方,采回去之后奶奶冲洗干净,撒上盐,直接上手揉,似乎是双铁手,从来都不说疼,我一直都觉得奶奶很厉害。这种野菜做法很简单,揉成鹌鹑蛋大小的疙瘩就可以直接吃了。带着新鲜的它独有的味儿,放入口中味道好极了。 地达菜又叫地耳、地衣等,颜色和形状都非常像黑木耳,生长在阴凉、潮湿的地方,只要下过雨山间地头就会有很多,这东西还是一种中药材。奶奶用这种野菜包的饺子、包子是我最喜欢的食物之一。每年放假去奶奶家,就会天天让要奶奶包地达包子、饺子。其他还有好多,就不一一介绍了。2013年10月7日奶奶离开了我们,去了极乐世界,至此皆成回忆,一切都随时间远去远去……

    阳光划过天际撒向这片黄土地,莫莫白杨高傲的姿态直插云霄,喜鹊选了棵最高的白杨筑巢繁衍生息。清澈的河水把河底的石头洗的干干净净,我们一群小孩在林间、在河边、在山岗嬉戏。转眼间,时光如同这清澈的河水,快速的溜走,一去不复返。我们已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心里却一直住着一个孩童,无法忘却那段旧时光。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