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陈钰的头像

陈钰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06/05
分享

六月记事(组诗)

 

六月记事(组诗)

【贵州】陈钰

 

 

乡村六月

                            

走近六月,站在成熟的麦芒上

仰望劳动,手里捏着汗津津的欲望

小南风赤着脚追赶着

逃到天边的积雨云

雨水在芒种前后

甩着胳膊踢着腿飘到山村

秧子已经搭在田坎上

乡亲们忙呀,忙得摇摇晃晃

忙得摸着泥土摸着黑夜行走

田垄上的风吹过不回头

季节在喘息中,露出

一张张熟悉又生动的脸庞

 

◎一场大雨

 

毫无征兆,一场大雨

悄然落下,打湿了山村每个角落

看着这些曾经贵如油的雨水

留守的老人只有望雨兴叹

那些飞走了的燕子,已无动于衷

家乡干不干旱,好像

与他们无关

 

◎一把生锈的镰刀

 

正是麦收季节

挂在老屋墙上的镰刀睡着了

这是一把真正的镰刀

现在却是锈迹斑斑

 

 

很久以前的这个时节,镰刀

一定会被麦茬磨得铮亮铮亮

如今,乡村无麦可收

这把镰刀已经老了

 

 

看着它,突然觉得

它怎么像我一样没有出息

在这破旧的老屋里,只能把它

曾经的光亮,挂在墙上回忆

 

◎对着老牛吼出一首诗

 

对着夕阳下暮归的老牛

我大吼一声

老牛回转头

“哞”,狠狠地回应了我一声

连吼几声,它也回了几声“哞哞哞”

其实,当我吼出憋在心底许久的诗时

老牛知道,我是

想要驱走心头的寂寞和孤独

 

◎夏至

 

大地潮湿,烈日似火焰的精血

让珍贵的稻禾在泥泞中怀孕

层层梯田充实了山村风景

怀孕的谷禾占尽了风头

 

 

此时,蛙声如潮时间在加速

黑夜永远跑不赢白昼

心情干净,一半等待着

受孕的大地,一半等待着待哺的粮仓

 

◎低飞的蜻蜓

 

在乡村,蜻蜓飞翔的高度

就是稻花香气的高度

一只只穿花衣的小蜻蜓

身姿妙曼,贴着嫩绿的稻禾

飞来飞去,动不动

就滑进稻田深处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