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曹会双的头像

曹会双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2/07
分享

欢度春天

 

立春节气一到,冬天就扑棱一下,飞了。没多少天,土壤就软了,踩上去不再艰涩生硬,而是绵绵软软的,让感觉熨贴开来。喑哑了一冬的心弦,被骤然舒畅起来的心情,轻轻拨出了好听音质。

春到人间草木知,左堤的柳树上有春风在荡秋千,右堤的柳枝们在静心孵化鹅黄,不久,将是一堤春意盎然,一堤小芽游春图。我在玉兰树下,欣喜地看闩着芽的门扉,用不了多长时间,它们就喜气洋洋地开门迎春哩;连翘的藤枝向天舒展着筋骨,随风小试了广场舞步后,就以蓬为单位,精心备下满枝金黄和瓷意妖娆的美艳,争取到时上花新闻的头条呢。

麦地里的荠菜,比麦子醒得早,锯齿的叶绿被勤劳者剜进篮子里,清香的野味让人们提前品咂出春的缱绻;潮湿的河岸上也有了好多泛绿的野菜,知名的不知名的,我都轻轻问好,这是最早抵达的信函啊;那一小片薄荷,已支棱起香茎,很快,我就邀它和鸡蛋共事,或者请它和杯子畅谈,受益的我会在一旁,把它们的私语辑录成文。

院墙外的这几棵香椿树,虽还秃着桠,但枝条已柔软,待它长出偶数羽状的复叶时,只需一把盐就可变成树上的熟菜,若让它和鸡蛋相遇相知,会鲜香漫心扉,被世人乐称为世界之最的菜,再让它和豆腐做搭档,凉拌成盘,定满口生津,好评爆棚。这几棵香椿树,和我家老宅旁的香椿树,应是一宗,只是它们在不同的地方悠悠吐香而已,再抬头望枝时,满腹乡愁已绕树三匝。

“春江水暖鸭先知”,几只鸭子在水里,时儿把头潜入水中,时而游几个轮回,时而抖掉水珠高歌一曲;已有少许的燕子,或亮相于电线杆上,或在空中上下翻飞。燕子的身姿似柔美的流线,为天地添加着温馨。燕语似词呢喃似谱,为温暖的日子添了新趣;麻雀们左一树右一枝的,撒着欢儿地叽叽喳喳,有暖阳和风作背景,不再觉得是聒噪,竟成和谐音符了。

噢,春天来了,春天来了,世间万物在以自己的方式欢度——有的用枝或叶,有的用绿或香,有的用歌或吟,有的用舞或美;是呀,春天来了,春天来了,我也该用自己的方式欢度——用聆听和回眸,用漫步和静坐,用香茗和音乐,用精美词汇和红蓝笔墨,或勾勒幅幅春景图,或递增心灵的排比句,或表达人间的爱,暖和希望。

 

 

 


我也说几句1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文笔流畅,刻画细腻,妙趣横生。好文,点赞!

清凉江   2019-02-10 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