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陈美荣的头像

陈美荣

网站用户

儿童文学
201812/06
分享

白狐

雪很大,望着车窗外的白雪在空中漫舞,“渺渺”的思绪被带回到了博物馆。今天星期天,妈妈带“渺渺”去市中心博物馆看“梦幻鬼鱼”,说是“鬼鱼”,其实是一块4.2亿年前的鱼化石。“梦幻鬼鱼”的出现为这座历史悠久的“爨文化”名城再添神韵。听博物馆的阿姨说,“梦幻鬼鱼”是有颌类脊椎鱼类的始祖。有了颌,大大提高了脊椎动物的取食和环境适应能力,生物进化变得更高级。“渺渺”在车窗内哈了一团热气,他用食指在满是雾气的玻璃面上画了一条“梦幻鬼鱼”:细细密密的鱼鳞覆盖在奋力游动的鱼背上,嶙峋宽大的下颌上有尖尖的牙齿,鱼头上一双凶恶的眼睛,正深邃地望着“渺渺”。“渺渺”被自己的“杰作”吓了一跳,“鬼鱼”的眼神似乎要告诉自己些什么,是生物进化的历史,还是进化过程的不容易?

“哎呀!休息日总是这么挤。”妈妈边开车,边围着北片区十字路口的“鱼美人”慢慢地导着方向盘说。“渺渺”把目光投向窗外的雕塑“鱼美人”。那长长的头发,富于变化的体态,游动着的下半截鱼身仿佛与今天“渺渺”看到的“梦幻鬼鱼”有着某种关联。记得妈妈曾经告诉过“渺渺”,他们生活着的这座城市,在几亿年前是“鱼的故乡”。动物进化的过程是由海洋到陆地,进化的程序是从水里的动物,到两栖动物,再到陆地动物。人类是高级动物,从这个过程上来说,鱼还是人类的始祖呢。这个“鱼美人”不知是不是两栖动物的化身?妈妈说,“鱼美人”的双乳养育了南盘江和北盘江上的百姓,是美和生命力的象征。“照这样算来,我们应该是‘鱼美人’的后代”——“渺渺”心里想着。窗外看看美丽的“鱼美人”,再看看窗玻璃上的“梦幻鬼鱼”,所有的鱼化石和鱼雕塑都在“渺渺”的脑海里“活”了起来:一片几亿年前的大海里,一个单细胞动物获取了能量变成了一条软体鱼,软体鱼经过许多的变迁长成了有下颌有脊椎的“梦幻鬼鱼”,“梦幻鬼鱼”吃了好多好多的食物后变成了“鱼美人”,“鱼美人”上岸以后,在陆地生活,变成了人类……

天快黑了,妈妈在雪地里小心翼翼地开着车,车灯随着公路的弯曲盘旋变换着方向。就快到家了。“渺渺”打起了瞌睡。突然,一个急刹车,妈妈把车停在了路中间。惊悸过后,妈妈叫醒了“渺渺”,她指着车窗外一团白乎乎的东西对“渺渺”说:“渺渺,快看!狐狸。”只见车窗正前方,灯光直射的路面上,一只狐狸侧身回头,用眼睛盯着车里的母子俩看,清澈的眸子与“渺渺”对望了一眼,时间似乎停滞了一秒。然后,白狐把尾巴朝前甩了甩,转过头,向车子西边的树林里慢慢走去。她步态轻盈,从容自如的样子就像一位仙风道骨的女子,“渺渺”和妈妈看得呆了。直到白狐的身影消失在树林深处,妈妈才激动地说道:“今天真是太幸运了!不光看见‘梦幻鬼鱼’化石,还看见了活着的白狐。渺渺,白狐可是有灵性的动物,它出现在我们这个地方,一定会给我们这个地方带来福气的。我们赶快回去告诉爸爸,好不好?”“渺渺”点了点头,妈妈重新打着了火,母子俩继续上路。雪簌簌地下着,光线渐渐暗下去。“渺渺”心里想:左边的树林是我和小伙伴们常去的地方,明天天亮了,我要去寻找白狐。

天亮了,“渺渺”睁开眼睛,想起了昨天傍晚见到的白狐,草草地吃了早餐。他带上一些家里的青玉米、洋芋,就到西边的树林里寻找白狐。

雪停了,化雪的地方露出一些泥地,还有一些人的脚印。“渺渺”心里隐隐不快,他不高兴有人发现白狐的痕迹,他希望白狐安全而不受侵扰。走进一片茂密的松树林,“渺渺”迎着几个村子里熟悉的男人面孔走过去,那几个人手里,有拿着棍子的,有拿着绳子的,却不见白狐的踪影。“看来他们一无所获。”——“渺渺”心里暗自庆幸。“渺渺,你别费劲儿了,我们找了一夜,也没有找到白狐。就凭你手里的几个玉米,怎么能把白狐引来呢?”一个男人叼着烟,瞟了一眼“渺渺”手里的东西说。“渺渺”没有答话。那几个男人各自走过去。“肉还好说,关键是那一身毛值钱。要是捉到它,这辈子就发了。哈哈!”一个男人刺耳的笑声从“渺渺”的背后传来,“渺渺”发疯般地跑进了松树林。

“白狐,你到底在哪里?”“渺渺”对着茫茫的松林喊。树上的雪应声簌簌落下。

过了很久,“渺渺”累了。当他想走出树林回家的时候,发觉已经辨不清方向了。他只知道自己站在一块雪地上,周围都是树林,无论从哪个方位来看,眼前的景物都是一模一样的。“渺渺”着急了,努力了几次,仍然找不到路。“渺渺”坐在雪地上,开始小声的哭泣,他手里的青玉米和洋芋撒了一地。

“孩子!别哭。”一个温柔的声音从空中飘过来。“渺渺”用手揩揩眼泪,抬起头一看,一只白狐在离他两米远的地方正亲切地看着他,清澈的眸子像一汪湖水,除了鼻子部分是黑的,其余全身都是白的。优雅的身躯仿佛是天上下凡的仙女,一尘不染。“渺渺”记起,它就是昨晚那只遇见过的白狐。他惊喜异常,破涕为笑:“白狐,白狐,你终于出现了。为了找你,我迷路了。对了,村子里的那些男人,正到处找你,他们对你不怀好意,他们要你身上的皮。”白狐点点头:“好孩子,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出了善良。我会保护好自己。我带你走出树林吧。”

“渺渺”从雪地里爬起来,跟着白狐走。“白狐,白狐,你为什么要来这里?你的家在哪里?”“渺渺”问道。“这里也是我的故乡。我是来寻找自己的故乡。”见“渺渺”迷惑,白狐继续说道:“每一个动物的前身都是由海里的鱼进化而来。我们的祖先也不例外。因为要寻找生命的意义,我来到了“鱼的故乡”。最终我明白了一些道理:最原始的生命本来没有意义,因为它要寻找意义,所以不断地获取能量,自身就会发生变化。于是,海里便有了单细胞动物,继而有了“梦幻鬼鱼”,有了两栖动物,最后有了陆地动物和人类。”白狐回过头来说:“我已经完成了使命,我就快回去。希望你也能完成你的使命”。“渺渺”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白狐继续在前面引路。她见“渺渺”已经走上了回村的小道,就和“渺渺”告别:“善良的孩子,再见!我会记得这一路寻找的艰辛,也会记得这一路遇到的好人坏人。请你记住:获取能量的方式会决定我们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也决定着我们会“进化”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保重!”

“渺渺”安全地回到了家。后来,他几次三番地想去雪地里寻找白狐,终于还是找不到。也再没有人看见白狐的踪迹。也许白狐真的走了,终成为一个传说。但我们知道,每一个承袭使命的人的心里,都驻着一只白狐。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