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陈响平的头像

陈响平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2/10
分享

开在心中的花

 多少人,在文字的花丛中留连忘返;又有多少人,提笔在纸上种花。朵朵文字,在尘埃里生长,枝枝蔓蔓,都透着的醺然的芬芳。从认识文字开始,我就对这些文字符号有了种特别的感情,她让我认识了世界,看见了过去,展望着未来。如果说文字是一朵花,那这花开得清脆有声。象那一抔净土,一掬清冽,一朵无香的蕾,开放在我的心中。

真正用文字表达心声是在军营,那时业余时间无所事事,我就照着报上的文章学着写散文、诗歌、随笔、新闻报道。刚开始,我对这些文体都不太懂,就不停地读、照着葫芦画瓢地写。

当夜深人静之时,我细赏古诗词,皎洁的月光洒下凄美诗词的种子,盛开着,领我步入美妙,怡人的意境,看着,写着,思考着。有时中午,当别人午休时,我用那十几个人共用的一张桌子,将一天的训练情况记录下来,以此来练笔。傍晚,三十多个人共一个宿舍,环境很不好。各人有各人的爱好,吹拉弹唱,各有所爱,吵得不能行。特别是夏天,闷热、吵闹、蚊叮。在这种情况下,我力排干扰,让心静下来。在脚下放一盆凉水,穿上件军用大裤衩,光着背,秉烛而读。晚间,部队要求九点半准时熄灯,为了不影响大家休息,我打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看书。就这样,我边读边写。稿纸写了一本又一本,稿件寄了一篇又一篇,篇篇没有中,半年不到,我写了一百五十多篇,都石沉大海。

但我没有气馁,这朵开在我心中的文字之花依然灿烂。

可只有热情是远远不够的。我想,终究是自己底子太薄,不是读书写文章的料,我曾经也想到过放弃。有整整一个多星期,我不再看书了,与战友们一道疯玩。可命运好像不该如此,就在我搁笔不干时。1981年12月的一天,报纸上出现了我的名字。指导员拿着报纸喜滋滋地来到我们班上,对我说:“不错不错,你上报了。你看看,再多写,你一定会成功的。”看着指导员喜滋滋的样子,好像就是他中榜了似的。其实,那不过是我参加一次报社组织的知识比赛,我答题答对了,报社“以名鼓励”罢了。虽然第一次见报的只是我的一个名字,但在指导员看来却很了不起。他特地在全连军人大会上提出了表扬。第二天,我在哨位上,连长又特地找我谈了一个多小时,鼓励我不能放弃。听着连长的一席话,我几乎感动得流泪,

    记得那个日落黄昏,我轻吟着“我是断了线的纸鸢,无人懂就任其消散。化为一缕炊烟,岁月将其搁浅,又拂诗篇,可别越走越远。有了仙般的这些字眼,我不再是断弦。风又澜起,我的心扉不散。”

我又拿起了准备放下的笔,并坚持每日一篇。也许是我的勤奋感动了编辑,也许是我的文章写得有了些进步,后来慢慢地我有文章见了军区的《战斗报》。记得我见报的第一篇稿子,本来写的是一篇议论文,好像是说学习要勤奋刻苦什么的,洋洋洒洒有两千来字,后来经编辑加工润色,只有一句话,发在“战士锦言集”专栏,我依然记得很清晰:“成绩和荣誉固然可以成为你前进的动力机,但失败不可以成为你降下的滑梯。同志,当你处于失败时,请你千万不要坐在滑梯上!”这句话与其说是写给读者看的,倒不如说是编辑编给我看的。我将它视作珍宝剪贴到我的剪贴本上,以此激励自己。

那一年,报纸不断出现我的名字,我被作为骨干调入了政治机关,走上了笔耕之路。从此,我时常沉醉在遐想中,心也像饮了甘醇的晨露。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文字。殊不知世上有如此奇妙的符号,合辙押韵的几行文字,就可以把尘世间的悲欢离合,喧嚣红尘演绎得如此淋漓尽致!

有人说:美好的文字意味着,一朵花,芬芳另一朵花,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总有一些文字,能拨动我们的心弦;总有一种文字,能温暖我们的心;总有一些文字,代表了我们向往的“真、善、美”,会使怯懦者勇敢,卑微者高傲,笨嘴拙舌者才气横溢。人们会因为这些文字,而趋雅避俗,或互爱,或温润,或抗争,一步一步,向着美好境界前行。

如今,每当静下心时,我就会习惯性地坐在电脑前敲打着文字,种着心中的花。尽管有时也心塞,但透过那半掩着的窗,伴着阵阵凉风,就会吹醒我昏昏沉沉的思绪,顿时清醒了许多。眼光不经意间扫过荧屏上的文字,霎时间沉醉在这淡泊的意境里。细细品味那每字的意蕴,思绪随目光一起,游离在字里行间。

文字,让我醉心其中,看着别人优美的文字,我仿佛听到,心底有一朵沉香的花,正优雅的开放。我陶醉于这心灵的花园,欣赏着那些优美的语句,体验着那动人的情景,体味着那唯美的感伤,还有那特有的魅力,令人入骨蚀心。她让我触摸到作者一颗柔软的心,我会和作者心心相映,同喜同悲,一遍又一遍地看,目光在作者名字上徘徊不去,想着,能够写出这样文字的人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文字的背后又隐藏着一颗怎样的心?这,或许就是文字的魅力。从文字中,我看到了美,无与伦比的美,独一无二的美。

文字,就是一朵开在心中的花!

 

 


我也说几句1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生命不止,笔耕不断。其实人生的哪条路都应这样走下去,唯有这样才能欣赏沿路的风景和到达目的地。

李中波   2019-02-15 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