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俊平的头像

李俊平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4/02
分享

谷雨

柳絮飘飞,有关热的话题,堆积在四月的尾部。

花儿都是急性子,一咕噜一咕噜的开过了头。

一些花开累了,被一首唐诗催眠。醒来时,圆圆的脸盘胖走了样儿。

花枝低垂,绿叶托不起一粒鸟鸣。

春天沦为迟暮的美人,令许多形容词,尴尬得张不开嘴。

四月的花朵很忙碌,忙着收拾剩余的胭脂,给接踵而来的节气腾出地方。

流水哗啦啦欢歌,一曲乡间小调,才听三两遍,田野滋润得透透的。

粮仓,关不住种子的心。谷种最不安分,一直藏有私奔的念头。

不等犁尖磨亮,就投进大地怀抱。攥紧泥土,死活不肯松手。

瓜秧豆苗,顺着气温爬来。依旧照去年的样子,在老地方拱芽。

青草长在低洼处,鲜鲜嫩嫩的,不高不矮,刚好够着老牛的舌头。

牛背上,一只八哥模仿牧童的样子,巧嘴弄舌,把方言俚语学得有板有眼。

每年的这一天,故乡拿出心口相传的农谚,跟苍天典当一场雨水。

把春天的最后一个节气,移栽到老黄历中,让后人采收。

布谷鸟一开嗓,天说阴就阴了。

麦哨响起,地里的麦子卯足了劲儿,不住地杨花拔节。

抽出的麦穗,鞭子一样,把一波又一波的麦浪,朝着村口赶去。

日子灌浆后,一天比一天饱满,一天比一天踏实。

我也说几句2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
最新评论

谢谢朋友指点!祝福春安!

李俊平   2019-04-11 16:26

麦哨响起,地里的麦子卯(?铆)足了劲儿,不住地杨(?扬)花拔节

黄君龙   2019-04-04 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