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法京涛的头像

法京涛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7/12
分享

故乡的山

故乡的山不算高,但面积不小,山上没有人居住,当年的一切都是自然生长,天然无雕饰,不求工而自工。山与我们的村子比邻而立,山下鸡犬相闻,山上树影婆娑,相映成趣。

闭上眼,让思绪从容穿过岁月小道,回溯时光背后的时光,山的轮廓就如一幅画卷在眼前铺展,造化的神奇尽入眼中。山的曲线绵延清秀飘逸,榛子树,野芍药花,都抖足了精神,翘着脚,在怡人的和风中向你招手,似热情地诉说,也如热切地召唤;山间小道正有一群孩子跑着,嬉闹着,透着古朴的乡音乡情融化在温柔的光影里。山,也陶醉,人,也忘情。

故乡的山虽然不高,但属于山的味道一样也不缺。光线好的时候,站在村头路上看过去,山的眉眼也都看得真切,因为看的真所以觉着离得近。这时,人所有的感觉器官都会被调动起来,你甚至可以感受到山的呼吸。等到傍晚或是阴天,山间就有不知什么时候来的轻雾笼罩,似烟,却没有烟的浓烈;似纱,纱却没有如此的空灵。山峰,山脊,还有山坡上的树,好像一下子都变得羞涩起来,若明若暗,几分神秘,几分俏皮。偶尔有鸟儿飞过去,也好似隐进了云中雾里。

同别处的山一样,故乡的山也是沉静的,它的铿锵节奏在它怀抱里的生灵万物。经过56个月的天寒地冻,这里的春天来的明显要迟些,生长在这里的植物好似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春光,也许就在你不经意的某一天,都商量好了一样,扎着堆争芳斗艳。这当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白色野芍药花,它们蓄积已久的活力终于得以释放,小碗大的花朵一夜之间就骄傲地开遍了山坡,在风中点头示意,姿态横生,绚烂了一片天,那精神那劲头摇曳出黑土地的骄傲与荣光。马兰花虽不事张扬,但也有着独特的气场,纤细的身段,小喇叭状的可爱花形,纯蓝墨水一般的花瓣,自得其乐,也自成风景,让路过的你忍不住放慢脚步仔细端详。这个时候在山里穿行,蜂舞蝶飞,每个人的怀里心里都会装满花香,每个人都可以变成诗人。

花儿虽然美丽,但孩子们更关心的是那些榛子树,它是山的主角,那树上有山的果实。榛子成熟的季节,也是孩子们的节日。每天放学后,就呼朋引伴,三五成群,在林树间穿梭寻觅,大点儿的孩子可以爬到树上去摘,小不点儿也不必灰心,那些低矮的榛子树上同样也准备了“礼品”,只要你有耐心去找。大家专注地指指点点,满头大汗地爬上爬下,不时传出一声惊叹,每一个收获都能让人激动不已。山对孩子们的要求一点儿也不吝啬。书包里、口袋中很快就装得满满当当,其实也没有多少,因为榛子的皮实在是有点儿厚。然后又一齐哄笑着跑向河边,相互间炫耀一番后,把榛子柔韧的外皮剥去,再找来石头把榛子的外壳砸开,泛着油光的果仁就出来了,新鲜,饱满,诱人。舍不得一口吞下,我们得细细品尝自己的劳动成果,品味山的馈赠,咀嚼山的香甜。

雨季的山也不寂寞,经过连续几天雨水的充分滋润,各式各样的蘑菇都从地下窜了出来,一个个撑着小伞,水灵灵胖乎乎,透着山的清爽,溢出新雨的清凉,看着就招人喜爱。妇女们拿着筐,孩子们背着小篓,赶集式地聚到山上来采摘。有的还应景地哼唱起《采蘑菇的小姑娘》,边找边叽叽喳喳分辨着可以食用的品种,有淘气的孩子趁人不备,猛地一晃树干,树下聚精会神寻找蘑菇的人就被淋个透湿,引得一阵喧哗追逐。这时大人们也得留点儿神,人在雨后的山中容易缺失方向感,如果喜欢探险的孩子在山里跑远了,找起来也有点儿小麻烦。“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是一种真真切切的感受。在那个物质生活相对匮乏的岁月里,山里的蘑菇不但下饭,也是难得的美味佳肴。

皑皑白雪中,山好像睡着了。没有了花的海洋,没有了鸟的鸣叫,遥望,就有了“窗含西岭千秋雪”的古韵苍茫。山以冷寂的方式提醒着人们,该准备过冬的柴火了。榛子树有油性,耐烧,是用来生火取暖的好材料。不用着急,也不需争抢,山上到处都有被风吹折的树枝。这个季节里,山也给孩子们预设了别样的游乐场。于是在摘榛子、采蘑菇后,村里的小伙伴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邀约。用力把绵帽子扣严实,把工具准备好,大的在前,小的在后,前呼后拥,扒犁在冰冻的雪地上轻快地划过。每个人的脸上都红朴朴,有北风的痕迹,更多的是期待的兴奋。树枝很快就拾满了爬犁,潦草地捆好,回家的路上就可以在纯天然的“滑雪场”各显身手了。扒犁被排成一行,随着一声急促的口令,每个人都推着各自的爬犁紧跑几步,迅速趴上去,顺着山道一路滑下,越滑越快,只剩下耳边的风声呼呼。有一次,旁边一个小伙伴的柴火散了,看他手忙脚乱的滑稽样子刚想笑,不料自己的扒犁前进失了准儿,刮到了路边的树桩,人仰马翻,在雪地里滚成一团,狼狈的模样让山也跟着笑了,树上的雪簌簌落下……那个时候,因为山的魅力,连帮家里干活都被我们变成了其乐无穷的游戏,变为孩子们展示勇气的舞台。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恋一方热土。我常想,该如何来形容故乡的山呢?是的,它没有奇峰怪石,却也博大深沉;它没有珍禽异兽,却也不乏生命的传奇;它没有走进文字的记载,却长久地住在了游子的心中。故乡的山如画,把我们的童年装点得色彩斑斓;故乡的山如诗,吟诵着自然与人的相依相偎;故乡的山也如琴,它以山中的四季故事为琴弦,以青春的脚步为音符,弹奏着世间至为深沉也至为厚重的山川之美,故园之恋。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