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葛道吉的头像

葛道吉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散文
201901/01
分享

从缑氏陈河出发



 

 

戊戌深秋,大地多姿多彩。到黄河南岸洛阳的偃师市,参加河南省散文诗学会举办的年会与偃师笔会。看到日程安排有“玄奘故里”采风,顿时兴趣盎然。对于玄奘,我是尊崇、钦佩至极的。当我与文友一级级登上寺门台阶,观瞻了玄奘故居、慈恩堂、陈家花园、凤凰台晾经台,更加引起了我对这位满腹经纶仍孜孜以求的伟大学者的无限敬仰,遂记下此文字。

——题记

 

 

1. 霞光

 

大河落日。朝霞呢?

依旧和仍旧永恒着生命的不息。

黄河滔滔,山色苍翠。大地氤氲着沃土与花瓣依附出的微澜以及鸟雀飞蝶羽翼追琢着的影曳,有风划过。

白云,飘逸,潇洒,富丽。人的心能翻飞吗?

高亢激越的旷世啼哭,自隋仁寿二年(公元602)春上,穿透了距今1400余年的漫长隧道,爆发出喷薄环宇的金色霞光。那啼哭,如同滚雷山摇地动,树木草禾抖擞。听见畜禽、鸟兽的欢呼与嘶鸣了吗?

景山巍峨有知,凤凰谷通幽诵吟。土肥叶茂,泉水径流,地气的力量,足以撑起一座深邃无疆的蓝天。洛阳净土寺的佛理,怎能明亮通天的霞光?

犹如庭院的一株参天大树,树冠枝叶早已伸展伸延到了界墙以外,那里有更广阔的空间,有更充分的养分与光线,有更多能够伸腰踢腿扩胸跳跃的舞蹈的梦幻。

嗨!更不要说它的根须,渴求的视野、本能、现实以及欲望,早已穿越疆界渗透了石缝、沟涧和一切有营养的源泉,寻找能够丰富壮大自身能量的矿藏!迫在眉睫!箭在弦上!甚至排山倒海般求知的天平,在唐贞观三年(公元629年)的秋月,轰隆隆轻蔑了自家的姓名!

无知?莽撞?胸无城府?

旷世之人,携神州疆土,裹江河,挟五岳,怀揣民生大业!

 

2. 日月星辰

 

风萧萧路漫漫,月明星稀。

雷轰隆雨交加,影虹日丽。

贫瘠的陈河,瘦弱的长安,血脉亲人友邻,青年用毅然、刚直的姿态依依惜别,无声的眼泪和不忍的挥手更坚定了游子的决心,更强盛了后生的肝胆,身家性命方才几斤几两!

佛界安静吗?“愚公”能移得了大山吗?

“智叟”哄堂大笑!尔后凛凛然宣旨:里通外国,崇洋媚外,别有用心,出风头,叛逆,缉拿遣归!

大山露出笑脸,盛气凌人的不屑?

河流响起掌声,哗哗啦啦的倒彩?

人们奔走相告,耻笑大唐个痴呆?

窗友苦口婆心,悬崖勒马不伤身?

青年仰天大笑:真经在望,遥指天竺,宁愿前进一步死,岂有后退半步生?既已箭在弦上,不然陈袆不玄奘!

不是神话,没有神仙,倒是感动了风雪沙漠中逍遥自得一位白发长老,捻须半日毅然下得马来,情动天地,鹤发下那双炯炯眼神,在玄奘那袭袈裟上扫射来回,说:“长老壮志齐天,丈量五万里径蔓路途指日可待!老衲送你一程!”说罢将手中缰绳双手赠送。

玄奘合掌躬身,长时间深深谢恩……

那匹马骤然腾空嘶鸣,肩负起血泪般荣光的使命——伴随着水囊、粮代,和那根如影随形的锡杖。

 

 

3. 凛然之气

 

荆棘丛林荒蛮,戈壁沙棘莽苍。

风刀霜箭冰雪引路,饥饿干渴劳困伴陪。

晚霞招展,方向全印在老马坚强的眼眶里。

叽叽呖呖惊鸣,箭一般射出草丛的爱巢。对不住了,我只是专心过路,没有任何惊扰伤害之意,大可不必如此惊慌。

沙漠无限大,大到消耗完生命的最后一口气仍无疆无际。

沙漠无限小,小到容不下一滴水让干渴与绿色生命绝缘!

老马用自己最后一滴血做到了鞠躬尽瘁。玄奘合掌问天,用眼泪汩汩润泽这万里漠滩,难道不能引来滔天涌泉?

沙棘的尽头,传来笙乐鼓鸣。法师坠入富丽殿堂,梦似醒非醒。鲜花、盛意、美酒,尊崇、赤诚、挽留。是与非,荣与辱,用绝食作出抉择!霞光万里,高昌国王为此动容,以快马、侍从相赠。走,走,走啊走。

国与国的疆界,大多横亘着未知的沟壑。探求知识的渴求,何怕风云变换抑或虎狼出没?说时已迟,谷底斜刺里飞出五位持刀大汉,断喝一声,寒光袭人,但见高山岩石为之胆颤。玄奘镇定得出奇,脱下帽子亮出法相,双手捧出袈裟、钵盂和那根锡杖,霎时间坦白出清零明净。强盗登时眼生迷蒙,暴露出别样神情:“你一位和尚,何来如此胆略?”法师脸上微露笑意,泰然自若:“盗贼者,一样是人,皆有性善的一面,和猛兽有别,何以惧之!”

人字附身,立时软了利刃铮铮,改变了强盗、财狼、白眼和棍棒的对立与对待,何不感佩?五位大汉尊崇于法师的壮举,遂弃刀受戒,跪拜为师,并愿随法师一路护行。

气壮山河,气贯长虹,气冲霄汉……气,凛然之气!

温润尔雅,外柔内刚,水滴石穿……柔,克刚之柔!

 

4. 如获至宝

 

切指算来,风尘雪雾中已有十数个寒暑,记不清多少次血泪粘衣,道不明跨越几多冰山雪域。自己的年岁将至不惑,正是生命的正午,无须喘气歇息,直扑神圣的殿堂——那烂陀寺的胸膛。

万千佛子翘首以盼,列队迎候极具传奇色彩的大唐佛使。仅那舍生忘死的求知欲望与坚韧精神,足以震慑全寺僧众,不由发出振聋发聩的啧啧赞叹!

这里是世界上最高的佛典学府,聚集着众多学者和博学大师。栉比的僧堂与经楼,装满了佛徒的虔诚与完备深邃的典籍。

马不停蹄,孜孜以求。

如饥似渴。如鱼得水。

那经殿讲堂的烛光拴不住太阳,却被法师牢牢地捆扎住了月亮,和满天眨着银亮眼睛的星光。另一端系牢了日月时光的所有空间。法师抓紧了,像一架机器,见证着毅力的恒久……

眨眼间,窗户的烛明衔接了无数次落日的光辉。那一天,印度历史上最高的学术法会在那烂陀寺举行,18国的国王、教徒、学者、高僧纷纷聚集,各揣见地,参加辩论。娑罗门哲学的优越,让辩手滔滔不绝,眉飞色舞中透出趾高气扬,显现盛气凌人。众辩者各抒己见据理力争,仍难服众。

此时,18国的盟主——辩论会主持人胸有成竹,微扬下巴示意玄奘论述。玄奘声音清亮、佛理铿锵,抑扬顿挫、深入浅出,字字珠玑、口惹悬河。立论了善行美德,阴阳平行,自然自由的高尚与境界,使得对方理屈词穷,一时哑口无言。

突然,万千听众掌声雷动,欢呼声震耳欲聋!

玄奘胜利了,人们前呼后拥,无数双赞羡的目光投射过来。

18国国王招手示意,本国用最大的诚意,最富丽的宫殿,最高的礼遇邀请您——大唐的法师,为我们讲经论典。

此时的玄奘,自走出缑氏陈河至今,方才眼望青天舒了口气——不禁骤然心惊:何时鬓发已染霜!

——故土!

——长安!

 

5. 精神的光辉

 

长安的上空,霞光分外明丽。十里街巷、楼堂城墙,无不人头攒动。大家翘首以待,迎接着神奇的英雄,大唐的脊梁。

贞观十九年645春上,但见披星17载的法师归来,泪眼婆娑,激动非凡,轰然下跪伏地,故土温热温馨。

声震西域的佛典巨星,人们恨不得用尊崇将其举向星空。然而,玄奘长时间不愿起身,只见双手托举一根细长荆棘在头顶。嘴里念念有词:17年前违抗禁令的游子陈袆,愿接受大唐发落。”人们诧异万分,愁眉紧锁。丞相房玄龄正欲弯腰挽起,突然急慌慌涌过来一人,二话没说,扑通!下跪至玄奘面前。

此人是玄奘的致密教友,二人的学识曾经难分伯仲,正是蜚声长安的痛觉法师。话未出,已是泪流满面:“玄奘大师,我不配做您致密教友,17年前缉你遣归,是我心路狭窄,妒你才略,假传圣旨阻你回归啊!”

疑案释惑,天洞大开。玄奘收下荆曼,抬眼四望,微微舒一口气,迟疑片刻,拿手递于痛觉,二人握紧,齐力起身。

房丞相眉宇舒展,高亢激越说:“玄奘大师,你在异国为大唐争足了面子,你是国人的骄傲!太宗已封你为佛门领袖!”说着拿出一封金光闪闪的御札递于玄奘。太宗的亲笔御书啊!玄奘激动着打开,飘逸出溢美之言:“万里山川拨烟霞而进,百重寒暑涉霜雨而前……松风水月未足比其精华,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

气流强烈聚集出现拥挤与碰撞,和着掌声、欢呼声,分明是想把整个长安城哄抬起来。

法师如踏入印度那烂陀寺一样,没有丝毫歇息就进入如饥似渴的学习状态,如今荣归故里,没有半分半秒的修正喘息就又投入整理、翻译的工作中。

长安的弘福寺,蜡烛又点亮了夜空的星月。自西域带回的657部佛典需要批阅译文,精神照亮了光辉,唐太宗为此专门修建大慈恩寺,作为法师玄奘译经讲经和著述的圣洁经院1335卷译文经典啊!是法师玄奘用金子般生命的最后时刻,以《大唐西域记》的节奏,桑蚕吐丝般完成蜕变,在大慈恩寺结出的超越度量衡标准的、熠熠生辉的、闪着人类智慧光芒的硕果!

 

6. 没有尾声

长蛇一样数十万人的队伍,在长安城的大街小巷延伸,走出城门,越过平畴,跨越沟壑,直达塬上。人们为一个英雄的学者、为一种至生命于不顾追求知识的人、为一种坚韧不拔的大无畏精神追思与送行。时为唐玄宗麟德元年(公元664年)。

时日行进到公元两千零一十八年,玄奘的故里凤凰谷仍蜿蜒着追思的人流,我也在其中。在慈恩堂前,我反复默诵着正面朱漆门柱上的楹联:

上联:乘危远迈十七载,独行五万里,求大乘贝叶真经,名震五竺,魏巍法门领袖;

下联:杖策孤征超百国,译经逾千卷,创法相唯识正教,范垂三界,佼佼民族脊梁。

 

20181124日写于凹里书屋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