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阿伍的头像

阿伍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05/30
分享

冬初十四行(组诗)

冬初十四行(组诗)

 

湖面

 

北方的天空绷紧暗灰的脊背

湿地开始松弛

去年的雪水刚从枯根处流过

湖面,候鸟准备飞回南国

 

两只倒扣在泥沼里的船

收留大地曾经的幽怨

来不及悔恨

流水已被低层固定成远方

 

芦苇的爱情摇摆

水的姿态坚持律动

微澜之下,简单回归现实

 

奔跑中表达挣扎的速度

丢弃随意厌倦的生活

心安置在湖中央

让生命上面不再荡漾

 

面具

 

摘掉微笑 淡定 傲慢

我的皮囊剩下失败和彷徨

一切归罪与咎由自取的伪装

 

手指流过的时光

每天在指缝中吮吸营养

攥紧即将生锈的关节

僵硬的脸庞嘎吱作响

 

有时间虚构情节和叙事方式

在选择适当时间登上舞台

展演悲苦的戏剧和嬉笑中的伤痛

营造观赏的气氛,是对面具的责任

 

仇恨苍白,就不使用白纸

喜欢黑暗,皂衣是最常用的肤色

瘪沓的钱包,装满身份证和自己的轮廓

 

空气

 

没有玫瑰献给你

只有露珠适时弥补

用潮湿的眼睛看你,好似爱情一般

 

 

能看见黑暗,我们不制造黑暗

空气虽然也会腐烂

但呼吸和消化的肠胃拒绝安检

和土地共同抵挡风险

 

苔藓每天都幻想大海的波涛

走遍森林,也找不到海鸥的羽翼

索性就编织一个绿色的梦魇

 

我将开始咳嗽这个冬季

拼命寻找湿润的昨天

证明独立存活的心扉

看得清界限

 

理想

 

像坚果那样,躲在克里坚硬

暗黑让我们有更多勇气

迎接飘来不动的光明

 

飞鸟的理想在翅膀

诗歌承载诗人的欲望

在笔尖所到之处

不想梦和诗歌坠落进窑洞里

 

我们封闭声音、封闭皮肤

弹跳的高度超越坟茔

回不去的漂泊责怪城市的虚妄

漏掉墨水,涂抹时光

 

燃烧生命和妄想

现实除了盲目还有膨胀

躲在音乐里,把忧伤独自收藏

 

幻影

 

我徒步走完的沙漠

到处都是桅杆和冰山

数天路途,雷鸣电闪

累到了身体,想象在脚下扩展

 

枫叶编成的小船

在有阳光和水雾的浅滩旋转

伸进水里的赤脚做即将远航的风帆

 

追星摘月和久违的女伴

暮秋与春夏,迅速流过耳畔

轻弱的咽喉灌满疯狂地云圈

 

恰当的流浪是对狂妄的羁绊

咆哮一会,重回幻想之巅

做孤独的歌者

我们为自由拉纤

 

 

爱情

 

走过十七年的天桥

依然横亘在楼层和街面

蒙住双眼,有发稍和回眸的那份恬淡

 

用影像和照片体验见面

身体的血液暗黑遇见

选择无方向的牵手

只为夜深人静有几丝温暖

 

不能对别人说出我的喜欢

不能让空气感受些许痛感

放进时间的沙漏

上下翻转,一年一遍

 

我的爱情如此无力

就像面对乞丐塞满公款

还要故作虚胖,抽尽生命的精气

 

桂花

 

又是一场晶莹泛黄的盛宴

季节褪去了画板的面纱

挂满星空的繁华,整个秋夏

点缀了我们的窗花

 

禅心在土壤表面融化

不灭的香魂止住颓废继续挥发

雨伞背后,城市迷雾还在天涯

聚拢起的高大,依然包涵泥沙

 

我们在月亮下祈祷爱与永恒

桂树围绕年轮默数落花

花期里阳光驻足的地方有灵魂攀爬

 

模仿车轮的声音

倾听霜降奔腾的步伐

冬眠后描摹秋色,困住新的白发

 

 

壁画

 

走了半个世纪,壁画依旧在脚下延伸

起伏的山峦包围城市门楼和乡村炊烟

几尾江鱼,在旧时光的湖面嬉戏

满街瓦当,没有疲倦在老街排成数行

 

挑拣出屋角多余的墨迹

一抹雨滴,润湿了安静的河堤

没有力量的乡愁,拉远你我的距离

缩小商业圈的吆喝,食物和零钞找到归宿

 

继续雕刻,让思想延伸

钟声远去,牵出多少泥泞

山间,茅草和眼睛一样咋旱灾边角

 

我们没有了画笔的感觉

只把秋风缝进山水和雕像之间

让壁画在呼吸中缀满彩色

 

 

  

 

有了鱼尾纹的眼神

在歌声里让人坐卧不宁

来自天堂里的月牙

裸露肥胖的肚腹和一丝惊悚

 

昨天的重复和今天的呼吸

同样自然  没有丝毫模仿

顺适掌纹沿指缝走动

 

风景在眼神里逐步立体

和鱼尾纹的弧度不同

浅浅斜斜

 

即使几滴鲜血也是生命色彩

整理为明天创作的十四行

向身后喊几嗓子

滴几滴泪行

 

 

 


我也说几句1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像坚果那样,躲在克(壳?!)里坚硬 蒙住双眼,有发稍(发梢?!)和回眸的那份恬淡 山间,茅草和眼睛一样 咋旱灾边角(???) 一字之师 呓语勿怪

黄君龙   2018-06-25 1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