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洪鸿的头像

洪鸿

鲁迅文学院学员

散文
201812/05
分享

盼望下一场雪

冬天的节气里有两个富有诗意的名字:小雪、大雪。从远古吟咏至今,读起来温暖而温馨。这两个词,想来也觉得无限美妙,一年一度冬风凛冽,一来一去的两朵花儿,让人感受到了浓郁的冬的气息。

    可是,我所在的这个北方的大都市,冬天却是干冷干冷的,没有雪。这几年每个冬天都是如此,一点雪花的影子也看不到,就更不用说去享受雪花飞飘之间天地间的静谧了。当然,记忆中雪后许多麻雀飞来飞去的情景,乡村温暖的火炉上闲话翻出来的温馨和快乐的情景,也消遁得无影无踪。

    "不知庭霰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开。"人们对雪的煽情,在于它带来了无尽的联想、无数的感动,还有倾听自己心跳的机会。

    真的,在无数个夜里,醒来,都盼一场雪来,静静地倾听雪花的声音。

    母亲从家乡来电话说:家乡下了一场雪,挺厚实的。还说,雪下得多,对来年庄稼的收成也有利啊。是啊,我何尝不怀念故乡那漫天飞舞的大雪呢?

    在我未跻身这个都市之前,就听人说,城市是灰色的,灰色的楼房,灰色的车流,灰色的人流。事实果真如此啊,多少年来,这个城市的点点滴滴更加固化了我原有的观念。我虽然也喜欢色彩,但我厌恶那满街道的大红大紫的东西,譬如广告牌什么的,这些冒充艺术的东西,离货真价实的艺术品何止天壤之别,简直是一张张破烂而肮脏的画布,令人目不忍睹。这样污染着我们视觉的,岂止这些,我们的眼睛太不幸了,受不了自己的支配,每时每刻要接受那么多的色彩,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喜欢不喜欢。

    这个大都市,真的是需要变化变化了。我祈盼着一场雪来,下得彻头彻尾,下得像林冲上山神庙那样,一阵紧似一阵。去年的冬天,北京城里曾经下起了小雪,可是,不待那些雪花飘落下来,它们就早早化作水滴了,变成了小雨!我多么怀念故乡山野里那一场场大雪啊。

    故乡里的雪,像村野的孩子,调皮而机灵,粗野而神奇。它有时大如飞碟,有时小如细盐,有时如天女散花,它飘飘洒洒,纷纷洋洋,不择地势,不嫌贫瘠,一一垂落,装点着山野河川,也装点着农人的心事。雪花把冬天拉长,使时间向纵深发展,让大地上的水滴冻结成冰霜,让江河湖流冰封成一座座雕塑。雪花,雪花,那一种素雅与娴静,那一种飘逸与丰盈,真的让人看不够,爱不够。

    大城飞雪,该是何等壮美的奇观,我祈盼着一场雪来!雪花,你这天堂的精灵,你这皇天后土的子民,你这美丽娇柔的仙女……你满载着纯洁、天真和善良,姗姗而来,款款而下。你使老人想起童年的往事和情趣,追忆着似水年华;你使小姑娘跳跃起青春的旋律,展示这力量的美丽;你使儿童的笑更甜,心更纯,梦更美!记得儿时,下雪天,我们这些无收无管的孩子们,都要玩雪的,打雪仗,堆雪人,逮麻雀,都是孩子们最喜爱的游戏,银亮亮的雪原上留下了孩童银铃般的欢声笑语。雪花,使我们物我两忘,身心融为一体了,那些追逐嬉闹的孩子,在雪地之间,挥撒着幸福和欢乐!在清冷的早晨或傍晚,田间地头,你总能碰到三两个亲切交谈的农人。他们小心翼翼地翻开雪被,察看着庄稼的长势,说着他们或长或短的农事。

    儿时雪野的情趣,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是越来越模糊了,反而越来越清晰了。多么渴望一场雪来!

    下吧,雪花,你的到来一定会为这座大都市添彩,会使全城人民惊喜的。人们欣赏着你的倩影,享受着冬的温馨和祝福,一定会感激你的。

我盼望着下雪,一场好大的雪!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