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老烟的头像

老烟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12/06
分享

赏荷感怀

文图|老烟

「散文」赏荷感怀

今天的人,哪怕是对色彩再如何迟钝的人,哪怕是对花朵再如何无动于衷的人,面对荷花,恐怕也是禁不住要喜形于色的。因为,荷花实在太美,色泽,形态、香味、风姿,无不勾魂摄魄,让人意乱情迷。

「散文」赏荷感怀

但在以前,种荷人种的却不是荷花,人们种荷,只是为了荷花结成的莲子或荷根下面生长的莲藕。那是实在的东西,可以为肴,可以入药,可以用来换取生存必须的粮食和衣物。至于荷花,只能算是造物主为了褒奖农民的辛勤而给予的特别赏赐!有点遗憾的是,那时的人们好似并不怎么领这份情,荷花的好不好看并不重要,他们在意的,仍然是这片荷田里究竟能有多少收成。至若荷花,由着去吧,它们的大小如何?娇艳与否?与所过日子的质量并无关系。最多,我想会有荷农在采莲蓬或挖莲藕累了之时,斜眼无意看见了一朵硬闯进自己眼睛的粉荷,结果,颤栗了一下,但那肯定也只是一刹那,就像是牛郎第一次看到了织女,他一定会产生爱慕,但他又绝对不敢去爱,最后只能低下头,逼着自己的眼睛离开。张爱玲说,爱情能让人卑微到跌入尘埃。这话用在荷农与荷上看似不大合适,但究竟起来,我想也大致不错的,荷农并非没有爱,只是不敢爱罢了!爱,毕竟是要条件的!

「散文」赏荷感怀

我的家乡是山区,触目是山,水田不丰,种粮食都嫌不够,因此,种植荷花这类作物,在我们那连想都不会有人去想。基于此,离开校门之前,我自然没见过荷花。但越是如此,那些读本上被经了刻意美化的许多荷花,更妖魅般地让少年的我渴慕,思恋了很多年。

「散文」赏荷感怀

1990年,我终于见到了梦寐多年的荷花。而且,是真的“接天莲叶无穷碧”的那种,六月杭州,曲院风荷,这里的荷花绚烂得超乎我想象力的极致了。而且,现在回忆起来,我想那应该真是美得让人无法用言语形容,想想,曲径、回廊、莲荷、古桥、荷塘深处慢悠悠荡来的一条小船,船头上坐着的那位扎着大辫子撑着小纸伞的姑娘……连组合都不要,随便看一个细节,我想都应该喘不过气来。可是,谁敢相信,那时的我竟是麻木的。我确定,那时,那满眼的无限风光,居然像是家里习惯看到的稻田一样,丝毫没有让我的眼睛兴奋起来。

「散文」赏荷感怀

其实,不仅是曲院风荷。三潭印月,苏提春晓,南屏晚钟……在杭州当兵三年,杭州有名的景点我当然都去过,无一例外,和在曲院风荷一样,我都是麻木的,任何景致都没撩动起我的兴奋。它们都是木然的,红的花只是红的花,绿的果只是绿的果,再无其它。至于原因,我想该有两个,一是朝夕绿军装和红色的消防车压抑了消防兵对色彩的感觉,军营三年,更向往的是刺激与闹腾,风景,未免太安寂了。再有,或许是觉得自己已经融入了杭州城,这些美景,几乎都是己有的,随时都可以看到,不需慌。心底,觉得还是后者的因素多一点,在我们人生的路途中,不是太多次经历过对美好的竭力追求么,可一旦追求到手后,之前的珍爱与钟情大多都会湮灭。曲院风荷的荷花,便因不幸地被我误会成己有的东西而失色了。

「散文」赏荷感怀

无论是哪个原因,反正,我错过了杭州的风景。三年时光,我最终什么美丽的印象都没留下。得到的,只是那个竖了一块“武警杭州消防支队拱墅中队”牌子的红色营房赋予我黢黑的皮肤,还有,那几块如今早已变成脂肪了的肌肉。而我那曾经渴慕过多年的荷花,到头再一次成了我心头的渴慕。

去年六月,应横峰某文化部门的邀请,我们去了一趟横峰莲荷的梧桐畈,这回,我没错过荷花的惊艳。

「散文」赏荷感怀

梧桐畈的荷田比我记忆中的曲院风荷显然壮阔得多,用海来形容在这里一点也不过分。我们去时,荷花开得正欢。袅娜的,清婷的,含羞的,傲然的,矜持的,我头一次发现,真正的荷田,何止只是周敦颐眼里的“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那只是一朵莲,荷花真正的魅力在成片的荷田。你需将各种各样的荷花放到一块来欣赏,大小、舒卷、高低、正倚、以及与荷休戚的莲蓬,荷叶,荷叶上的水珠、荷田里偶尔飞掠起的白鹭,再奢侈一点,还有与荷田搭配的石径,小轩、花亭、拱桥……这才是赏荷。然后,什么都不需要做,将手剪在身后,或躬身近视,或玉立远眺,这时,什么美妙的感觉都会发生。在梧桐畈,我就像置身了一个梦里,那千娇百媚的荷花们,幻化成各种风姿的女子,在水一方的伊人,翩若惊鸿的甄宓,巧笑倩兮的庄姜,水做的黛玉……一一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知道很多人为何非得将清高孤傲强加给荷花,我甚至觉得那种比拟有些残酷。将它们看成美丽的女人不好么!多情,解语,贴心,缠绵,这样该是多么曼妙!何况,它们本来就这么娇柔可人,粉殷殷的朵,绿盈盈的叶,青茵茵的梗,分明就是女人的娇颜、罗衣、身段。它们百媚千柔,竞相邀宠,这还不值得我们去怜爱和珍惜么。何苦去给它们赋予什么德性上的内涵。

「散文」赏荷感怀

但那只是我在梧桐畈时的感受。更多的时间,我何尝又不是如周敦颐那般常常以物寓己呢!佛家说,相由心生!什么样的心境出现什么样的风景。周敦颐所以有莲出淤泥而不染之感慨,大抵是因为它确实深处沆瀣的环境之中,幸好他能洁身自好,于是,他从莲的姿态中找到一些慰藉。于我,亦然,梧桐畈赏荷之时,我尚在单位,收入稳定,儿子尚在校园,确乎没有很多负累,故而,我有联翩的浮想之逸。而今,飘零于饶城这个他乡,靠卖文鬻字为生,看似清闲,实则心苦,更多的时候,睹荷思己,念及离乡背井许久,至今仍身若浮萍未有根基,每每会心生孤独无依之感,就如那荷,孤孓迎风,秋来零落。终是感伤。

念及此,忽又坦然了。是,何必自寻烦恼。人生亦如荷,有花团锦簇之灿烂,也有凋谢枯萎之哀婉,属新陈代谢的规律罢了。既如此,多想作甚?莫如好好享受眼前的风景,美丽就是美丽,色彩姿态惹眼可心足矣,哪需另作什么文章?这句话或者还可以用一句流行语来表述:活在当下!意思是,莫思身后无穷事,且看身前景一堆。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