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故道》的头像

《故道》

内刊会员

诗歌
201907/04
分享

辋川集(组诗)

辋川集(组诗)

                   汪 洋

 

柳浪

不学御沟上,春风伤别离。

——王维

 

柳,绿着;水面上的涟漪,也绿着

春风像故人

花有一张妩媚的脸

她还在成长,还没有体验过悲伤

 

有人在御沟折柳,有人在灞桥送别

全被白云看在眼里

烟尘飞扬,反复替我们说出爱

以及爱所缺失的那一部分……

 

北垞

逶迤南川水,明灭青林端。

——王维

 

闲暇时,诗人们更乐意去凭栏

他们倾听水流,倾听——

比流水更轻的风声。他们相信

云端里的世界,会是另外的一个样子

 

没有谁质疑过,那些被风

吹凉的树木,山峦,以及人世间的命运

一如这远去的流水,从不吐露怀揣的泥沙

永恒给予的爱,或许已经足够庞大

 

孟城坳

来者复为谁,空悲昔人有。

——王维

 

古木、衰柳,仿佛秋天的挽歌声

亦如悲欢的过往

没有人能够长久地隐居在山林

躲开,那深不可测的命运

 

世事无常,苦难才足够清晰

时间才是万物的主宰

那些呼啸而来的山峦、宫殿

在暗黑的夜里,不过都以配角出场

 

茱萸沜

山中傥留客,置此芙蓉杯。

——王维

 

花朵不善言辞

表达才是人类的长处。但这并不妨碍

茱萸弯曲的枝条,挂满红绿的果子

美的事物,才能让光阴滞留

譬如,在这晴和的秋山

这越来越清晰的梦境,风都不能吹走

它妙曼的边际。如果你的内心平坦

即便是一杯酒,也能接受真理诱人的气息

 

 

南垞

隔浦望人家,遥遥不相识。

——王维

 

鸥鸟在清晨开始鸣叫

湖面反而像是生长霞光的田亩

没有比水更为低调的事物,除非

你在烟波里沉睡

 

扁舟过于狭小。风能够吹动的

都是一些卑微的灵魂

仿佛虚空,才是神明的居所

我们不断成长的耐心,正被光阴一一耗尽

 

金屑泉

日饮金屑泉,少当千馀岁。

——王维

 

椿树长寿,因为他们感知不到悲苦

盛世狂欢,恰恰印证道德的灾难

如果不是暗夜降临,活着的人仍将期望永生

以为一口清泉,可以洗去满掌红尘

 

有人梦见了神仙,就必定有人

遇见鬼魅。据说,山崖上的石头

往往在后半夜开口说话

所谓天堂,不过就是白云的居所

 

椒园

椒浆奠瑶席,欲下云中君。

——王维

 

疯子善于想象

在美的幻觉面前,诗人也会有词穷的时候

事实上,人类很少关注自己的心灵

以为,理想的国度根本就不会出现

 

秋风起,黄叶飞,诗句上纸上沉睡

万物美好,不置初心

神活在你的期待里,在远方的旅途中

自由,有时像云朵,有时又像深渊

 

文杏馆

不知栋里云,去作人间雨。

——王维

 

门敞着,风有自己的去向

墨迹未干

来路不明的鸟儿,还在往檐宇上飞

茅草散发出来的香气,四处弥漫

 

云飘得再高,也是大地的一部分

仿佛,一切都在青山的掌控之中

爱你,就如同爱那沙沙的雨声

不是每个梦,都有着清晰的轮廓

 

欹湖

湖上一回首,青山卷白云。

——王维

 

波澜不惊,其实是一种生活的

态度。湖水自有分寸

它们尽量减少与风的摩擦

避免青山的倒影,被揉碎成

潮湿的纸片。与天空一样,时间也没有尽头

云卷,云舒,反而觉得小舟安稳

我只记得你的离去,衣袂飘飘

船舷两侧,卧满白云,和明亮的山峦

 

宫槐陌

应门但迎扫,畏有山僧来。

——王维

 

灰尘有时躺在路上,有时

躺在我们心里。与高大的宫槐相比

它们实在太小,小到难以被视线捕获

细微的风,都能将它们吹得人仰马翻

 

其实,路无所谓宽窄,也不区分明暗

美德和贪念,往往会相遇在同一条路上

一条路不能猜测下一个将要现身的人

灰尘的怪笑,藏在山僧宽大的衣袖里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