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柳庭宝的头像

柳庭宝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7/11
分享

挑猪草

                       挑猪草

                        柳庭宝

退休退休之后,时常到农村田野闲走。每当注目路边的野草,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小时候挑猪草的事。

小时候,我经常手提一个竹篮子,带着一把小锹去挑猪草。

    在那个年代,农村生产队里的社员,几乎家家户户都养一头猪。往往是买一头十几斤的小猪回来,通过一年左右的喂养,猪长到一百多斤之后,再卖给供销社食品收购站。用卖猪得来的钱贴补家用。

 那时人穷,猪也没有好食吃。没有猪饲料卖,即使有也没钱买。猪吃什么呢?主要吃糠,吃野草,并以野草为主。于是,每家每户不去做工的老人和小孩,都要去挑猪草。我也不例外,挑猪草成了家常便饭。

 不是所有的野草猪都喜欢吃。大凡人能吃的野草,比如兔兔苗、竹管草、灰灰草、牛耳刀等,猪就爱吃;有些人不能吃的,猪也吃,比如奶样草、刺刺芥等。去挑猪草,总是寻找猪爱吃的野草。河边,田埂,渠道,圩岸,是常去挑猪草的地方。

 我挑猪草,常时去较远的地方挑。虽然多跑点路,但总能满载而归。因为大多数人不愿远跑,都在近处挑。可想而知,近处哪有那么多的猪草可挑呢?

 小时候挑猪草,到底挑了多少回,数不清,也记不全了,但其中有三次是永远忘记不了的。

 一次是在一年初秋的一天。那天,吃过早饭后,大人们都上工干活去了,我也提着一个大竹篮,篮子里放了一把小锹,出发挑猪草。为了多挑一些猪草,挑好一点的猪草,我决定到一个生地方,也就是比较远的很少有人那里挑过猪草的地方。于是,我连跑带溜,直奔西南边与武家庄接壤的田地。到了那里一看,正如所料,又多又嫩的猪草遍地可见。时间不长,我就把篮子装满了。高兴之余,在稻田河边的圩岸上漫步,观赏快要成熟的稻子。阳光下,成片的稻田在轻风吹拂下,泛起一层一层的稻浪。一股股稻香不时扑鼻而来,饱满的稻穗似乎向我低头哈腰实在惹人喜爱。我想,社员们辛勤的汗水,终于浇灌出丰收的稻谷。

 我心情十分舒畅地沿着河边圩岸向西走,偶然发现圩岸下的稻田边有一个大水塘,直径不小于一米五。这是抽水机从河里向稻田打水冲出来的水塘。插秧后,水稻田是不能离水的。一次次的打水,很容易在水管口出水的地方冲走泥土,冲出水塘。眼看稻子就要成熟,不需要再往稻田里打水了。虽然稻田里的水慢慢没了,可水塘里的水不到冬天是干不了的。我是取鱼摸虾的老手,一看就知道,像这样的大水塘,里面没有鱼才怪呢。可是,我今天是来挑猪草的,没有带任何捕鱼工具,怎么办?我想了想,有主意了。我把竹篮子里的猪草倒到地上,把竹篮子当作捕鱼工具。因不知水塘有多深,怕弄湿衣服,不敢轻易下到水塘里。我仔细看了看,抓起一个泥快扔到水塘中,听水的反响,估计水塘不浅,只能脱光衣服下塘。反正周围也没旁人,又不冷,大可随心所欲,赤条条地在水塘里大干一场。我提着竹篮子下到水塘里,怪深的,中间最深处的水淹没了胸口。在水塘里走了两圈,竟然有鱼撞到了我的大腿和屁股。我真是太高兴了,塘里的鱼一定少不了。于是,我用竹篮子在水里兜。兜了几回,收获不够理想,只兜到了一些参鱼、鳑鲏、罗伙,比较大的鱼沉到水底去了。我自言自语:“鱼儿,鱼儿,你们一个也别想从我手中逃脱。”我把篮子放到塘边,立即在水塘里手舞足蹈,用力搅动塘水,把塘底的浮泥搅上来。原本较清的塘水,霎时变得浑浊。躲在塘边、塘底、塘角落的鱼儿,被浑水呛得纷纷浮上水面。我见火候到了,赶快拿篮子来兜。兜一下倒到岸上,兜一下倒到岸上,兜了好多鱼。鲫鱼、黑鱼、小花鱼、虎头呆鱼、黄昂鱼,还有鳅鱼,通通兜住,一条也没漏掉。大的鱼有一斤多重。等水塘里的鱼没了,我的劲也没了。我爬上岸,把鱼往篮子里装,装了半篮子,足足有十斤。我到河边洗净身子,穿上衣服,提来篮子,在鱼的上面装猪草,能装多少就装了多少。装不下的猪草也不要了。

 一篮子的鱼草够重的。我一会儿用手拎着,一会儿放在肩上扛着,往家赶。虽然吃力,但很高兴。取鱼过程中的快乐不用说了,满篮子的成果怎能让人不兴奋?

 哎,挑猪草,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时隔不久,我又一次去挑猪草。

 我们生产队的东南方有个叫“十八号圩子”的地方,属渔业社管辖。我猜想,那里的荒田多,猪草也一定多。况且离我们这里只有两里多路,不算远。早饭后,我拿着小锹,提着篮子,进军十八号圩子。

 哪知,到了那里,令我大失所望。荒草多,猪草少。后来,我东寻西找,终于发现一条圩岸坡上长满了兔兔苗。兔兔苗是猪喜欢吃的一种草。兔兔苗的根白白的,脆嫩脆嫩的,煮熟后还有点甜,非常粉。我吃过多次。我一手扯着藤叶,一手用小锹挖根。在篮子快要装满的时候,忽然听到孩子的哭声。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一条小鱼船收网来了。船上有两个人,大概是父子。大的三十多岁,正大声斥责儿子没有划好船;小的六七岁,不停地哭着流眼泪。等船到我跟前的时候,网也收完了。我没看到收到一条鱼。可能因为没有张到鱼,爸爸拿儿子出气。小船正准备往回划的当口,小孩子不小心又把划子支架上的绳子弄断了,不好划船了。只见当爸爸的二话没说,走过去就给孩子两个耳光。孩子疼得嚎啕大哭。

 我在岸边看着,实在忍不住,打起抱不平:“哪有这样凶的爸爸,竟然随意痛打自己这么小的儿子?太不像话。”

 那个男人凶狠狠地对我说:“关你什么事?再多嘴多舌,我也打你。”

 我回嘴说:“我就说,欺负小孩子的人最没出息。你来打我?”

 “你等着”,那个男人说着就把船向岸靠来,准备来打我。

 我一看不妙,好汉不吃眼前亏,爬上岸顶,拔腿就跑。心想,若是被他打了,不是白挨打吗?由于惊慌,手里的小锹丢落滚到水边,也没敢去拿。

 那个男人见我溜走了,顺手拿起小锹划船走了。

 我等渔船走远了才转回来。大竹篮仍在岸顶上,可小锹不见了。我气得直想哭,怪自己多嘴惹祸。人家打自己的儿子,你去管什么闲事?小锹没了,回去怎么向爸妈交代?小鱼船已经没影了,向谁去要呢?我呆呆地张望了一阵,提着一篮子兔兔苗没精打采地往家走去,准备接受爸妈的责骂。

 哎,挑猪草,去别人没去过的地方,有幸运也有不幸啊!

 记得十岁那年夏天的一天,我在本队李家网圩岸上挑猪草。社员们都在圩里麦田割麦子。大家你追我赶,干得热火朝天。社员李小月因家里无人带孩子,就把两岁的儿子带到田头,边割麦边照料。小孩玩够了要睡觉,李小月就把凉匾放到圩岸上的树荫下,让孩子睡在凉匾里。因侍弄孩子耽误了时间,李小月割麦掉队了。等孩子睡着后,她拼命地挥刀割麦往前赶,孩子什么时候睡醒了也不知道。

 我在离孩子睡觉大约有五十米的地方挑猪草。看到孩子醒了,没哭,爬起来就向河边走。我担心没有人看护,怕孩子掉到河里,那可要出人命的。为防万一,我边挑猪草边向孩子靠拢。

 小孩挪着小脚,跟在一只小青蛙后面。小青蛙跳到河边,小孩也跟到河边,并蹲下拿起一根小树枝,拍打小青蛙。小青蛙“扑通”一声挑进河里,小孩站到河边用树枝拍打河水。哪知站得不稳,一下子掉进水里。小孩刚刚哭喊的时候,我就赶到了。我立即跳下水把小孩抱上岸。好在是夏天,衣服潮了反而凉快。只要孩子不出事就是万事大吉。

 我还要到别处去挑猪草,生怕孩子再出问题,就跑到李小月跟前,把刚才孩子掉下河的情况告诉了她。李小月大吃一惊,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一幕,连连谢我救了她的孩子。在场的社员都给我竖起大拇指,赞扬我做了一件大好事,救了一条小生命。不少社员纷纷议论,说李小月只图挣工分,不顾孩子的安危。这么小的孩子掉到河里,若无人及时拉上来,不淹死才怪呢。李小月也后悔自己只顾追赶人家,忘记了孩子睡在圩岸树荫下会随时醒来。说我不但救了她孩子的命,也救了她的命。如果儿子没了,她肯定活不下去。

 我知道李小月带着孩子挺不容易的。她丈夫是个孤儿,当兵转业到石油勘探队,常年在外。她不上工挣工分,生活又难以维持;上工又无人带孩子,真是左右为难。当然,我想助人为乐也无能为力。

 在人们的一片赞扬声中,我心里乐滋滋的继续去挑猪草。

 你们说,我这三次挑猪草,怎能不打下深深的烙印呢?

 哎,挑猪草,想不到还做了一件好人好事。

 说来也怪,小时候的我还有些喜欢挑猪草,而且不用父母说,自己主动去挑猪草。好像不觉得挑猪草苦,也不觉得累。总认为为父母分忧,为家庭增收,小孩子也应该义不容辞。挑猪草,既磨练自己,更增长才干。与其整天去玩,不如找活儿干干。既然挑猪草是我们小孩子力所能及的事,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人们都说我从小就懂事,为人善良,能吃苦耐劳,并体谅别人,乐于助人。在我而言,这是做人的本分,不值一提。毛主席说得最好:“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现在退休了,渐渐老了,但只要一想到小时候挑猪草的事,心情就格外愉悦,童心焕发,不由自主地去田间散步。

                                 2018年7月10日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