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羊毛的头像

羊毛

网站用户

小说
201906/18
分享

年庄人物素描


                         杨大锤

 

老杨是铁匠世家,年轻时开过铁匠铺,曾经是一位远近闻名的好铁匠。老杨的名字被人忘了,人们习惯喊他大锤

当初,大锤也有机遇跳农门。那时,老杨年轻,镇上工办室主任老骈看中他的手艺,介绍侄儿跟老杨学手艺。老杨瞅瞅侄儿的身板骨,让他试着抡大锤。的侄儿刚将大锤举起来,就被老杨半空叫停。老杨说:“走吧,我收不你这个徒弟。”帮着烧炉的老杨表舅抵了抵的胳膊,小声说:“收下吧,不看僧面看佛面,总不能驳骈主任的面子”老杨脾气上来,呛道:“打铁必须什么来着?就他这女人样的力气,怎么站在炉膛前!”后来,镇上成立铁木厂选人,老杨就落选了。

  铁匠铺关门后,老杨回庄种地养老。老杨好酒,一个人也喜欢喝几杯。一天,老杨表舅家的儿子带着两瓶登门拜访,求老杨给儿子说句话。老杨的儿子在城里当官做了民政局长。表舅家的儿子——老杨的表弟对老杨说:“表哥,我想要只轮椅,你让表侄帮我说句话”老杨道:“你不瘸不拐要什么轮椅?

“现在不瘸不拐,难免将来用不着!再说,大侄子正在位上,有权不用可是过期作废哩。”“要说你自己说,反正我不会求他。”表弟临走,老杨让他把酒拿回去。表弟听了老杨的话,勉强笑道:“看看,表哥犟铁匠’脾气又犯了,你不给我捎话,我就不能送酒给你喝?”

此后,隔三差五,就会有乡邻登门,请老杨给儿子捎话。上门的人知道老杨好酒,都会带上几瓶。老杨对送上门的酒拒之不掉,会给送酒的人也回赠价值相等的物品当然,老杨也绝给儿子捎话

又一天,老杨的表弟再次登门,像往常一样又给老杨带来两瓶酒。老杨板着脸问道:“事情办了?”老杨的表弟笑嘻嘻地回答说:“办了,大侄子给我办得很好哩”老杨板着的脸更加难看,催促着表弟把他带来的好酒拿走。表弟笑着逗他道:“看表哥你这犟铁匠脾气,还是一点不会拐弯!

表弟走后,老杨急忙给儿子打电话得知轮椅是儿子自己掏钱买的,老杨这才舒了口气。但此后,老杨就把酒戒了。因为戒酒,老杨生了场病。老伴心疼老杨,端着酒杯送到老杨的嘴边说:“何苦呢,黄土都埋半截桩子了,还戒什么酒哩!”老杨挥手将送到嘴边的酒杯打翻在地。老伴不解地看老杨,老杨拍着胸脯念叨“打铁必须什么来着?记不住这话,我几十年铁匠不是白干!

老杨痊愈后,戒掉酒感到心中空荡荡。于是,他开始盘脑筋,对几间闲置的偏房进行收拾整理。老杨模拟当初的情景,在家里重新拾掇出一个“铁匠铺”。新的铁匠铺虽然无法开张,但老杨还是兴冲冲地给城里的儿子打电话。“小锤,咱们可是铁匠世家哩!”老杨叫着儿子的乳名叮嘱他,周末没事一定要带着媳妇孩子回趟年庄,来看看他新打造的铁匠铺。

 

 

  冰上飞

                     

年庄有个村民叫年迁。年迁除了会杀猪,还有个绝活,擅长在冰上行走,人称“冰上飞”。

每当严寒来临,村前的跃进河结冰,年迁就有了一展身手的舞台。村人眼中的一层薄冰,看似只能经得起几只野鸭,年迁手中牵着几个猪尿泡,借助猪尿泡的浮力,却能在薄冰上踮脚前行,身轻如燕。这时,围观的村民会发出一阵阵喝彩。

年迁“仇官”。仇官是有原因的。一次,上面来人到年庄检查防疫,发现年迁无证屠宰,年迁找到村支书年抱槐帮着说情,但最终还是被没收了屠具,交了三千元罚款。为此,年迁对年抱槐很不满,认为他说情没有出心,甚至怀疑检查组就是村里干部勾来的。于是,年迁就喜欢挑村干部的小毛小病。

年迁和村里叫板当面锣对面鼓。诸如三务公开内容更换不及时,年迁也会到乡里去反映,弄得年抱槐和几个村干部整天小心翼翼。由于年迁挑刺有板有眼,年抱槐嘴上百般辩解但心里也还服气。年抱槐拿年迁没有办法,只得一边敬畏,一边处处防备。

又是一个严冬,天气格外寒冷,村前的跃进河面结了厚厚一层冰。年迁在众人鼓动下又开始去滑冰。看到一只山羊在冰面上稳步行走,“经得起鸭子都能过,何况能承受这山羊哩!”年迁嘴里嘀咕着,大胆地扔掉手中的猪尿泡。冰面上,年迁潇洒的身手又博得村民一阵阵喝彩。众人正在议论年迁溜冰宝刀不老,突然只听一声惊叫,大伙还没反应过来,年迁的身影就随着冰块断裂急速掉落进水中。

年迁失足落水在冰下折腾好长时间,好不容易在众人的帮助下才爬上河岸。虽然性命无碍,年迁从此却落下半身不遂毛病,起先卧床不起,后来好转后也只能每天与轮椅为伴。

村庄日子依旧,年迁依旧“仇官”,但却灰心丧气,再不能到上面去告村里的状。年抱槐和几个村干部这下长长松了口气,没有年迁告状,村里再也没有人敢站出来挑干部的“刺”。此后,年庄年年都被评为全乡“和谐村居”。

忽然有一天,年抱槐接到乡里电话,通知他到上级开会。年抱槐到上级开会后,就再没有回村里,据说是上级巡察组提级巡察,发现他有问题。“这个抱槐,平日看上去很正派,怎么突然就失足落水哩!”再后来,年庄有人得到消息,年抱槐因为侵吞公款,被判了整整五年有期徒刑。

 

                         年孟德

 

年庄有个人叫年孟德,熟读《三国演义》,喜欢研究谋略,外号人称“曹公”。

一天,村民年忠来找年孟德,想请他帮自己出口怒气。年忠因为与新任村主任牛猛顶嘴,没几天,牛猛就带人以环保名义,将年忠在河塘里暂养河蟹的网箱全部清理掉。年忠气愤的还不止这一件事,端午节晌午,年忠因为给祖先烧纸钱,将田埂上秸秆堆烧着火,被牛猛发现处罚了两千元。

年忠想去告牛猛,心中巴望他早日下台。正在这时,村支书年抱槐因为经济问题被判刑,村里人私下传开,牛猛马上要提拔当村支书。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年忠心中恨得牙痒痒。

年忠对年孟德说:“曹公,我想告牛猛那个狗东西。”年孟德道:“那你就告!”年忠说:“可是告不赢,年小六告村里几个狗官,告了三四年也没把谁告下台。”

年孟德动了动眼珠,问年忠:“你家城里不是有个本事大的亲戚,路路通嘛?”年忠说:“那人什么都肯帮,就是不肯帮人告状!”年孟德道:“谁让你找他告状!”年忠说:“那找他有屁用?”年孟德压低声音笑道:“你求他,是跑官。”

年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跑官?我一个屁民跑什么官!”年孟德说:“你没官,还不能替村主任牛猛跑!”年忠气得一口痰上来,使劲“呸”了一声:“曹公,你没喝高吧!!”年孟德板着脸说:“不信我,那你就滚!”年忠赶快陪着笑脸:“不信曹公,找你干嘛?我是怕你开玩笑。”

不久,年庄村支书新任人选到位,副书记年度主持村支部工作。村里“消息通”人士栗广播透露说:“村支书位置,原本是村主任牛猛,没想到他心切找关系,乡里秦书记在会上说,一定要狠刹跑官要官!”年忠听到栗广播所说的消息,再想想自己荒唐的行径深感后悔,因为他对秦书记的话肃然起敬。

                 

                      甘老头          

 

大钮是副局长,年纪轻轻就干到这位置,可一干近十年。扶贫结对帮扶,大钮联系对象是年庄村的甘老一家。

老头七十多岁,唯一的儿子又瘸又哑,四十多岁也没有成家,老俩口带着哑巴过日子。大钮经常送钱送物到甘老头家,抽空还陪老俩口聊聊天。

大钮和甘老头在田地里种香瓜。为了让香瓜长出后能保持在一条直线上,大钮一边帮老甘牵线拉杆,一边听甘老头说家史。甘老头将藏在心中多年的秘密告诉了大钮。

原来,甘老头母亲在战争年代曾收留过一位南下干部,那人后来成为“大干部”。“大干部”在省城里一直念念不忘当年甘老头母亲的救命之恩,在世时经常关照甘老头一家。“大干部”过世,他的儿子又继续保持与甘老头联系。“大干部”的儿子在省城也干到了大干部。甘老头将故事说完叹了口气:“哎,可惜我们两代人少材无料,人家又能怎么帮你!”

此后,大钮到甘老头家次数更勤,联系帮扶工作也更加扎实,双方感情愈来愈深厚。一天晚上,甘老头执意让大钮陪他喝两杯酒。大钮两杯酒下肚红着脸,欲言又止。甘老头道:“钮局长,有话就直说!”大钮的心里,原本是想请甘老头为他与“大干部”牵个线,但他吞吞吐吐道:“没什么,真的没什么。”甘老头打量了大钮一眼,仰起头“一咕噜”将杯中酒喝得干净,缓缓说道:“钮局长,你对我这么好,有话你就说!”

大钮陪着甘老头又喝了几杯闷酒,饭后搭乘约好的车离开年庄返城。夜晚,大钮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天快亮才终于明白,甘老头喜好吹牛,“大干部”的故事八成是他编造。

大钮将心思和时间又全部转移到工作上。来年又到了种瓜季节,大钮又抽空到老头家的田地里,仔细帮他牵线拉杆。在帮扶工作中,大钮与老甘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不久,老局长到龄退居二线,大钮提拔“转正”。

大钮成了钮局长,工作之余,还会经常到年庄老头老头看着瓜秧上结满大大小小的香瓜,心中很开心大钮看着甘老头开心也很开心老头说:“钮局长,多亏你牵线拉杆,这一排排瓜长在一条线上,又好看又增加收成。”大钮听了甘老头的话脸红了,因为他想起自己曾经竟想请甘老头为他“牵线”的念头。

一天,大钮私下里忽然听到一则重磅消息,副县长老宋被留置查办。起因是省城那边有人出事,交待他涉嫌行贿买官。老宋曾经在年庄所在的那个乡里乡长,挂钩户就是甘老头家。大钮立刻出一身冷汗,他不由想起甘老头说过的话,“‘大干部’的儿子变了,他不像他爹,他的线一般我会去牵。

       

                     赵母

 

赵腾小时候喜欢缠着父亲给他讲故事。赵腾父亲曾经年庄小学教师,是个爱读书的学究,他喜欢给儿子讲《陶母教子。赵父添油加醋,给赵腾讲道:“古时候,有个人叫陶侃,在他做小官时,曾派人送一陶罐腌鱼给母亲。他母亲把陶罐封好交给来人退还,同时附信责备儿子说,你做官却拿公家的东西给我,我不但不高兴,反而我对你贪污的行为很担心。”赵腾听后似懂非懂

听厌了父亲讲述《陶母教子》,赵腾见母亲在一旁侧耳倾听,就闹着要母亲给他讲这个故事。赵腾的母亲被儿子纠缠不过,向他解释道:“妈大字不识一箩筐,哪会讲这个文绉绉”赵腾就让父亲教母亲,让母亲也会讲陶母教子这个故事。之后,赵腾坐在小板凳上,听母亲绘声绘色给他讲《陶母教子》,感到别有滋味。

赵腾大学毕业工作后,在城里刚安上家,父亲就去世了。赵腾的父亲撒手人寰,他想将母亲接到城里,可母亲爱田地和庄稼,执意不肯离开年庄于是,赵腾隔三差五就会带上老婆孩子,回年庄老家陪伴母亲

自从老伴去世,赵腾母亲平时喜欢喝两杯,算是排遣寂寞因此,赵腾每次回老家,总会带上一箱好酒侍奉母亲。母亲两杯酒下肚,会仔细地端详起儿子,然后绘声绘色给他讲《陶母教子》。赵腾听着听着就笑了:“妈,您又开始讲给您孙子听了!”母亲听了赵腾的话,沉下脸说:“别以为不懂,做人要凭良心,我也是讲给你听!

赵腾当了单位的科长,有一次带两箱高档的好酒回老家。母亲不识字,盯着好酒的包装看了好长时间。吃饭桌上她又开始讲陶母教子的故事。赵腾似乎察觉母亲此时的用意,笑着宽慰她说“妈就放心,这酒绝不是公家的

赵腾的母亲放下酒杯,望着儿子审视了片刻,方才松了口气说:做人要凭良心,别以为不懂!”赵腾见母亲的神情终于变得平和,自己的脸却霎时红了。高档好酒虽然不是公家的,但却是一个姓魏的老板送给他。

“做人要凭良心,别以为不懂!母亲的话在赵腾的耳边回荡,赵腾的心中思潮起伏。赵腾回城第一件事就是特意买了两箱高档好酒,退回给送他酒的老板。老板对“好友”赵腾的这个举动,百思不得其解。

 

 

年前年后

 

 年庄有两位酒友,一个叫年前,一个叫年后。莫年前出生在旧历年底最后一天,韦年后比年前小天,大年初一落地

年庄被涟河三面环绕,河水中盛产蚬子。小时候,年前和年后喜欢在一起玩耍。两人都是捉鱼摸虾的高手,但两人都不喜欢吃鱼,都喜欢喝蚬子汤。年后问年前为什么不吃鱼,年前道:鱼刺多一不留神容易被卡住,还是喝汤能让人放松年后说:“我也是。”

年前按辈分应该叫韦年后表叔,但两人感情俨然是兄弟。成年后,两人仍是莫逆之交,今天由年前请年后到家中围着蚬子汤喝两杯,明天由年后年前到家中围着蚬子汤喝两杯。不知不觉,年前和年后的儿子都渐渐长大成人。年前给儿子取名叫莫伸,韦年后给儿子取名叫韦敬莫伸是村里的会计,韦敬是村里的主任。

一天,年前请年后喝酒,两人喝着喝着,不知不觉酒量有点偏高。莫年前叹口气说:“哎,莫伸那熊娃,简直把我的脸都丢尽了。”莫年前只要“小酒偏高”,总会想起儿子莫伸。莫伸因为经济问题,一年前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韦年后见莫年前难过,也气说:韦敬这狗日的,现在也是越来越不听话。年前道:“人家韦敬对自己管得严哪用着操心年后说:“我是想给他这个熊娃敲钟,千万要吸取莫伸的教训年前道:“敲钟怎么个敲法?

年后一口酒说:“昨天我给韦敬提个醒,你听这熊娃怎么讲?年前道:怎么讲?年后说:“他放狂话莫伸是因为有人告他,他韦敬不要说自己没问题,就是有问题,这年庄敢告他的人还没出生哩!年前也抿了一口酒道:韦敬这不是抬杠说的气话么他又没招惹谁,谁告他年后说:年前你听着,我想告韦敬年前吃惊道:“虎毒不食子,年后叔,您莫胡扯

两天后,年后请年前喝酒,喝着喝着两人酒量又都偏高。年后拿出一张纸说:“这是举报信,匿名举报韦敬这熊娃,收了包工头‘小瘪嘴’两条烟和一个木雕。年前道:年后叔,您这是胡编乱造!年后说:年前,我这是听栗广播说的事情假不了,广播‘小瘪嘴’一起喝过酒。”年前道:这事您相信?年后说:“不相信,不相信所以才想告他,给他提个醒年前笑了:年后叔,您喜欢看电视剧,又是从哪部片子里学到这馊招!

没几天,年后正在年前家做客,两人围着蚬子汤喝酒。忽然韦年后老婆呆着脸来找年后。年后老婆道,听儿媳说,镇纪委通知韦敬去谈话年后一听乐了,赶紧端起杯子年前敬酒。年后老婆见状,急得跺着脚大骂韦年后

过了好多天,年后请年前到家中围着蚬子汤喝“庆功”酒,庆贺村主任韦敬很是“老实”了一段时间。两人正在举手“碰杯”,忽然韦年后接到儿媳电话哭诉,说是镇纪委来人宣布,韦敬收受贵重礼品,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原因韦敬将包工头“小瘪嘴”送的两条香烟上交,价值三千元的木雕却私自留为己有。

儿媳把事情经过复述一遍,后和莫年前一起惊呆了。莫年前道:“年后叔,这庆功酒喝得臭,您一定后悔了哩!”韦年后想了想,毅然说:“后悔什么?只是敲钟敲得迟了。还好,现在让这熊娃吃下这记猛药,这是救他哩。”

 

栗万金

 

栗万金的儿子栗丰茂在县里当领导,这事年庄全村无人不知。栗万金家经常门庭若市,有事的人来求办事,没事的人也会提前来联络感情。

栗万金总是对前来求他的人笑着说:“我家那熊娃子没有实权,我试着说说,事情办不成可要多多包涵。”这话作用有限,因为村民们都不相信会有栗丰茂办不成的事。村东头的栗万长说:“我掂量年庄这二十年,就数丰茂官大,他要是办不成,找其他人也没用。”

栗丰茂孝顺,经常带着媳妇儿子回年庄探亲。每次听说栗丰茂回家,很多人会闻讯赶来,特别是那些求办事心切的长辈,都追着他问:“丰茂,那事情老金给你说了吧。”因为儿子是领导,栗万金在村里威望很高,年纪比他大的人也不好意思直呼其名,于是叫他“老金”。

“老金”的福气全村人都羡慕。可这天,突然发生的一幕却令村里人咋舌。栗万金疯了一般提着两盒酒追打栗丰茂,要不是栗丰茂和媳妇躲闪及时,酒非扔到他们身上不可。

邻居们都涌过来围观。栗万金余怒未消,一边骂栗丰茂“快滚”,一边喋喋不休道:“官不大架子不小,这点屁大的事也办不成,忘祖背宗就不要回来!”

邻居徐大娘上前打圆场:“老金,你酒喝多了吧?人家丰茂小两口大老远回来看你,你咋这样?”“不稀罕他来看我,以后他是他我是我!”

栗万金和栗丰茂闹崩的事很快传遍全村。栗万长说:“这个老金,福享过头了,这么孝顺的儿子都被他追着打骂,丰茂没办成事一定有他的难处。”徐大娘说:“这下父子俩好不了啦,儿子原谅,媳妇还要面子哩。”

果然,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见栗丰茂独自一人回来。村里人以为父子关系有了转机,没想到第二天徐大娘说:“转什么机啊,隔老远都能听到老金在吼,说什么不稀罕你回来,赶紧拿着东西走。哎呀,好不了啦。”

栗万金家很快变得冷清。这天吃饭时,他一个人端着酒杯发呆。老伴看他一眼说:“受不住了吧,要不我们进城一趟?”“绝对不行,村里没有不透风的墙。上次丰茂教你用的什么微信视频,咱们一会儿试试。”

“你们说的这个计,叫什么来着?”“都给你讲过十遍了,苦肉计。”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