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田君的头像

田君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鲁迅文学院学员

诗歌
201807/10
分享

大地满载 (组诗)

驻村之路

 

每一次交叉都像一个指向不明的坐标

但实际上我清楚自己的方向和去处

由西北往东南,逐渐过度

G4S339S108,乡道002,宣卡线

最后是“村村通”

把我很形象的送进了一个叫胡湾的村部

——一个总是沸腾着的旋涡

 

一趟总长一百公里且略显复杂的去程或归途

经过无数的路口、岔道,上坡和下坡

在路与路的交汇处都打有一个结

像一根无限延伸的绳索

它一定记录下了我的每一趟往返

但极有可能只记下了那相同的长度

而忽略了不同的宽度

 

村庄志

 

村庄用凋敝冲撞了我

一些老弱和妇孺

活化石一样散落在各处

看似坚守,但眼中除了麻木没有期待

倒更像是时间潜伏下来的一些同伙

为的是见证村庄的消失

 

到处都是破败的空房子

残阳中,我绝望地抬起头

天空的脸上纵横着沟壑

那沉沉暮气里

我穷尽全部的想象力才想起“炊烟”一词

但那已是现实中不复存在的事物

 

 

 

暮色中,远山逐渐褪去颜色

夜晚随之裹挟了一切

山,漆黑成一团

肉眼已无法将其和夜色剥离

但我知道,它是真实存在的势力

即使是隐于无形

也足以压倒一切

 

我后退,它就会前进

在这群山之中,山连绵而持续

我完全就是逃跑主义

在黑暗的掩护下逃离黑暗

直奔一处三楼之上小小的容身之所

一间只需要一盏30瓦的节能灯

就能照亮的夜空

 

夜色里群山环伺

 

夜幕降临谷底
车窗外只剩下了黑暗
但我知道
群山就潜伏在四周

 

群山足够大
但此时却也正被夜色包裹
而更大的事物是
我走之后留下的巨大虚空

 

秋风里的千年麻栗树

 

我在午后的艳阳里仰望这棵树

努力想象它曾经经历的过往

并由衷的佩服它的坚韧

千年何其漫长,需要巨大耐心

 

此刻的树在秋风中抖动

那些已经枯萎的叶子像羽毛一样飘落

她们在空中短暂的旋转,飞舞

每一叶的降落都堪称完美

 

我突然明白,这就是树的辩证法

春天叶荣,秋天叶枯

不惊,不喜,模范遵守山规和树道

始终保持作为一棵树应有的风度

 

在山里

 

山蜷缩在那里

或蹲,或伏

像是一座座实体的屈服

连绵而起伏

 

它们无法阻止任何的抵达

即使再高

即使再远

都无济于事

 

我曾经也蜷缩在它们中间

成为它们中海拔最低的一员

任人跨越和检点

——一次性完成我的服从

 

如今我回到了我的城市

但却发现无论怎么努力

都无法从身上剥落这些已经生了根的

十万大山

 

玩石者

 

踏遍无数的山涧、溪流

他们慧眼独具

——这源自祖先的遗传

 

一些石头被翻检出来

成为石中精灵

它们被聚集,被售买

被一些人据为己有

 

这些被搬动的山韵与水气

在成为私人的收藏之前

最后一次最接近自然的触摸

玩石者按捺不住的心跳

 

和石头相比,我们何其幼稚

每一块石头的被私有

都是玩石者被石头把玩的一生

 

硬化之伤

 

所有的路

所有被硬化过的地面

都像是长在大地身上的痂

 

它们正在不断扩大

仿佛所有的大地都正在通往

被硬化的路上

 

我担心的是

这一大片一大片的伤疤上

再也长不出树木和庄稼

 

低地格桑花

 

这里并不适合她

她本属于高寒极地,花中洁品

但她却安静的长在了这偏僻的乡村低地

执着于道路的两旁,异常认真

从夏到秋,她反复的开放

成为独立于世俗之外的美丽风景

最喜欢她在风中低头时的无限风情

还有她两腮时常挂着的高原红

 

我也是一个外来物种

和她的区别在于我并不适合这里的土壤

所以,我总是在频繁的移动

而她总是一如既往的——

夹道欢迎,或者默默相送

我知道,在未来的日子里

只要忆及这个秋天

就一定会有她美好的模样

 

暗夜独行

 

重要的是夜

暗得很沉,很重

足足一百公里

无星。无月

 

重要的是独行

一颗心

没有丁点儿光亮

只能借助车灯认路

 

其实,我所要抵达的

并不是所有

 

雷雨过后

 

雷声是夜晚的鼾声

而闪电如同脑海里划过的词语

间歇。停顿。无章可循

只有雨是连贯的

它不停的敲打树叶

这些大地正在生长的木门

 

万物苏醒

所有的重复都像这天明

无须刻意等待

我走到窗前,拉开窗帘

一片刚刚被洗过的阳光

略显耀眼,有些暧昧

 

数羊记

 

黑夜被撕碎

散落在白墙、穹顶和家具上

各种层次的黑,或灰

重叠在有限的空间里

 

色彩被遮蔽

或许是它们还不愿意醒来

只有我在自己的头脑里急行

感觉肉身是那么的重

 

一群虚无的羊

越来越具象,越来越清晰

最终,我选择了放弃

不再徒劳的继续

 

坐等色彩从灰色中苏醒

还原她的花裙子

当一天遇到另一天

彼此都不问精彩的出处

 

 

 

一个小时

或者更短

把磨损严重的自己放平

哄睡……

 

撒开意识的手

进入未知的无觉之中

一场短暂的放弃

和现实躲一会猫猫

 

有梦无梦

都是要醒的

还好,感知和记忆还在

世界还在

 

 

 

生活是场演出,每天一集

我们在各自的舞台上

沉浮、转换、轮回

实时都是直播,面向全人类

 

五种扮相——生旦净末丑

不用刻意,也无须彩排

像戏子的魂灵附体

 

有时是主角

有时是配角

而更多的时候

只不过就是别人剧情里的一件道具

 

匆匆行走,懒散坐卧

没有一句台词

——哪怕是一句

 

剧场空旷

背景与剧情复杂如墨

可以涂黑一切

甚至可以涂黑自己

万物混杂在一处

全世界一望无际

 

 

 

夜晚千疮百孔

刺破它的是电的光亮

它们虽然微弱

但却出自寻常人家

 

乡村记忆不再

灯光成为城市里的人间烟火

一盏灯就是一处守望

路上那些行色匆忙的人如同倦鸟

 

在这昏黄的灯光下

每一个汉字都是一处微光

它们像一只只萤火虫

飞到哪都自带着翅膀

 

 

 

合上书

回到现实中的睡意里

合上相对于打开

 

一本已经被翻旧了的书

其中的一些内容已经熟知

但也总有一些隐藏在未知里

让人猜想它必定不同凡响

 

一本书躺下,或者保持站立

一堆文字随之深潜入夜

了无踪迹

 

停电之夜

 

和夜相比

电是微弱的

和电相比

黑是微弱的

和黑相比

我简直不值一提

 

短短的时间里

我被黑一涂再涂

 

天欲雪

 

天空的脸色铁青

阴郁最接近的一次成形

 

孤立感如风中的旗帜

那点红已经徒有虚名

和温度无关

 

和心情也无关

自然界的冷暴力

正在实时上演

 

作为亿万观众中的一员

我不得不承认

我们也徒有虚名

 

光棍汉老王传

 

不惑之年的老王

未老先衰

前半生就窝在这大山里

全天候扮演现代版光棍汉的日常生活
但最近却突然抖了起来
他被各级组织派来的干部寻找

昼访,夜谈。

并要求他在各种不同的表格上签字
尽管有些老王搞不太懂
但这不影响他在手握各种圆珠笔

歪歪扭扭写下自己名字时

心底对未来泛起的向往

 

劝访记

 

起初,上访者总是很激动

俨然手里握有真理的把柄

浑身有着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胆气和豪情

而我只是一个移动的皮包公司

身不由己落难于此

等待时间的搭救

 

不管是鸡毛蒜皮  还是一些可笑的理由

都先必须做一个合格的倾听者

并适时表示同情和认可

更重要的是要讲清楚政策,对此我很佩服自己

成功的扮演了一名灭火者的角色

入村三月,成功劝返三人

 

辞行书

 

路边,没有格桑花

刚刚立春,她们还没来得及萌芽

——如同心无所属

 

在这人满为患、花团锦簇的尘世

有一段美好时光是多么奢侈啊

格桑梅朵和我在这民间的一次相认

 

不与春争,也不以傲雪为荣

只服从于真实,只听从于内心

让自然,而然

 

那么,我也就可以

留下这山的永恒或水的无情了

让它们代我每天都环伺在你的左右

 

别了,就此跟随溪流的脚步

流往低处、更低处

并最终汇入世俗的茫茫车流、人流……

 

梦中植物记

 

一扇梦的门,被悄然打开

格桑吐蕊出出进进

现实与虚幻本就无以区分

 

人生四季

秋意中有苞,有蕾,有藤

只是南柯无土,无氧,也没有水分

 

三无之木不敢奢望成荫

但求花开如愿

即使不能细嗅也懂

我也说几句2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由西北往东南,逐渐过度(?过渡!) 它们被聚集,被售买(?售卖!) 被一些人据为己有 呓语勿怪!

黄君龙   2018-08-03 14:45

拜读!欣赏!学习!问好!

清萍   2018-07-10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