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爱林的头像

李爱林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11/07
分享

少年时的那个冬

  不经意间,匆匆的时光,已走进了深冬,蹊跷的是没感觉那么寒冷。轻风拂过脸庞,感觉阵阵清爽,哈一口新鲜空气,神清气爽,一阵欢颜,一阵快乐,时常将它带进我的梦乡。想必是生活的富足,条件的优越,冬天也不觉冷了。即使冷一阵子,也不觉得那么严酷。
     一
    曾经南方的冬天比现在冷得多,即使是晴天,地面不是白茫茫的一层厚厚的寒霜,就是硬邦邦的一层冰凌,三天两头阵阵北风鬼哭狼嚎地呼啸不停,被冻僵的树枝,相互之间哗哗啦啦地敲得直响。有时被吹断的树枝掉在房顶上,叮叮噹噹把瓦都敲破了。那时的房子,家家户户都是矮小的土砖黒瓦房,而且破旧不堪。记得当时我们家住的就是两间屋子,一间正房,一间偏屋。正房里放着两张床,一个是父母的,一个是我们姊妹的,偏屋隔出前后两间,前面做堂屋,后面是厨房。房上的破瓦遇到下雨,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父母只好拿盆子接屋漏水,心里盼着天晴。遇到下雪,压在房顶上厚厚的一层积雪,天晴化雪时,漏水的地方毫不客气,滴落身上的都是一块块像酱油般的黑框框,难看死。家里本来就冷,又来个雪上加霜。滴下的水,总感觉屋子湿漉漉的。家里又没什么取暖设施,大不了就是夹个火坛。记忆中,那时气温常常都在零下七、八上十度左右,冬天的天气变化无常,寒冷、饥饿时常威逼着乡亲们,也威逼着我们一家。
    二
    六三年元月九日,正值隆冬寒冷的一天,母亲在那种环境里,含辛茹苦诞下了二妹,排行老四,我是老大,中间还有大妹,大弟。二妹的到来,无不给父母带来些许生活压力,好在父母没有重男轻女的念头。尽管是丫头,还是满心的欢喜。当时,我九岁,大妹六岁,大弟三岁。看着襁褓中用棉片子包裹的妹妹,像布娃娃,我们几个大的都抢着抱。母亲让我们换着抱,我抱一会,给大妹,大妹抱一会,给大弟。其实大弟小,根本不会抱,只是给他亲几下。母亲看着我们姊妹几个,总是发自内心的微笑,说:“这是你们的妹妹,长大了,就和你们一块玩。”听这话,我高兴极了,又多一个玩伴。记得当时父亲把母亲产后的一些事料理完了后,就赶往公社水利建设工地去了,家里就把二姨接来照顾我们。当时,二姨才十八岁,二姨特别漂亮,明眉皓齿,高挑的身材,两条粗粗黑黑的长辫子,大眼睛,白净的皮肤,还有一双麻利的手,做什么事,都不在话下。二姨的到来,无疑是我们一家人的依靠。
     二姨为了照顾好我们,总是起早贪黑,无论天晴,还是雨雪天,总是不停地做着那些做不完的家务。
   尤其是每天清晨,二姨早早起床,为我们一家人做早餐。首先把母亲要吃的面条煮好,然后就是我们一家人要吃的饭菜。母亲看着二姨忙不过来,就叫我当帮手。母亲说:“让二姨在灶上煮饭炒菜,你就在灶下专门烧火”。那时,冬天的柴草又不好烧,烧火的靶子,都是些草之类的,不是在灶里一点就着火,而是闷烟,有时我把头钻进灶里去吹火,吹也吹不着,再等去吹,火苗砰的一下又着了,往往把我的头发都烧了。早餐煮好了,匆匆吃罢就赶着去上学,那时我还没放寒假。
   平时我常常看到二姨无论多冷,总在刺骨的冷水里,洗米,洗菜,洗一家人的衣服,还有毛毛的尿布,母亲产后的一些用品。一次,二姨拎一桶衣服、片子,到后头湖去洗,(我们把村子后面的严西湖,叫后头湖)我也一起去,路上二姨无意把手伸给我看,说:“我的手全是口子。”当时,我只是随意听听,根本没想到二姨的痛苦。但是二姨还是坚持每天为我们家人洗呀晒的,从没听到二姨叫一声累。
    十八岁的二姨,可亲可爱。听母亲说,她是正宗的初中毕业生,是花山中学毕业的,那时,花山中学是我们那个地区唯一一所中学,二姨受到中等教育,母亲总嘱咐我们要向二姨学习,用心读书,长大了也考上那所中学,听母亲的介绍,我羡慕极了,希望长大了,也能上那所中学。
    二姨非常活泼,我常常看到她和我们说说笑笑时,还有两个酒窝,她也特喜欢我们几个外甥,每天把事做完了,就给我们讲故事,还辅导我学习,做语文、数学作业,还教妹妹读拼音字母,教她写些简单易学的生字,生词,简单的加减法。晚上,我和大妹常常争着要和二姨一起睡,母亲怕二姨累着,就叫我和二姨一起睡,大妹和弟弟就和母亲睡。
    三
      快乐的日子可不长。
    记忆中,二姨照顾我们十来天,就回去了,这时,我也放了寒假,时间也渐渐接近过年。这可能是母亲的安排,也可能是二姨回去有其他事要做。
    二姨走后,家里的一些事情,母亲就吩咐我做,再说我放假在家,帮母亲做些事,也是天经地义的。这样,我就每天早早起床,听母亲的安排,叫什么做什么。洗尿布是个大事,月子的母亲怎能在刺骨的冷水里去洗呢,只有我去啊。记得最清楚的是,一天我拿着尿布到村子前面的田里去洗,田里全是冰,我先把冰敲破,就在冰底下洗,那个尿布上有小便,还有大便,大便在水里摆掉了,可还有老印子,母亲说了,那个老印子也要洗干净,避免以后结成壳。我当然听母亲的话,一点点地洗,一点点地搓,把它都搓干净,还要注意节约肥皂。刺骨的水里,手冻木了,没知觉,就是一不小心,碰到冰块上,手就钻心的疼。二姨洗,感觉不到她的痛苦,轮到我了,那可真难受。
   洗完尿布回家,母亲就一把将我的手捂在她的怀里,母亲知道我冷,心疼的不得了。这样我每次洗完尿布回去,母亲都要将我的手捂热,还不停的亲我的脸,亲切地说:“你是姐姐呀,你大些,放乖些,妹妹长大了,是你的亲人。”手捂热了,母亲就教我做其他的事,还在菜地去摘菜,洗菜,等等。几天下来,我的手全是口子,一下冷水,口子就钻心的疼,想必二姨当时把疼痛埋藏心底,把快乐与微笑留给我们,而且耐心地照顾着我们,二姨我们不会忘记您的恩德!
    其实月子的母亲也很累,虽然不能在外面做事,母亲却拖着疲惫的身子不停地照顾着弟妹,那时,也没看见母亲吃什么特殊的营养品,就是每天吃面条,然后加上几个鸡蛋。那时父亲偶尔回家看看我们,就在外面带点吃的回。
   一天清晨,我照常早早起床,母亲也换好了妹妹的尿布,我准备拿去洗,怎么一开门,飞飞扬扬的下着鹅毛大雪,整个天色阴沉沉的,呼啸的北风,卷起雪花飞如同天连着地,地连着天。我跟母亲说了,天下雪了,蛮大的雪花,母亲说:“你赶快拿去洗了,怕雪压下来,封路了更难。”我听母亲的话,连走带跑,赶到田里去洗完尿布,又赶快到后头湖里去挑水,真的封路,一家人吃水都困难,母亲也知道我蛮累,但是父亲不在家,我是母亲唯一的帮手。母亲说:“能挑多少就挑多少,别压伤了。”听母亲的嘱咐,赶着挑点水,其实,我哪挑得动呢,挑一程歇一程,雪花不停地飞过我的头顶,落满我的全身,路也越来越难走,可是,我没有指望,我大些,我不挑谁挑啊?来来回回几趟,总算把水缸装满。挑完水也差不多中午了,接着煮中饭,一家人吃完了,洗好碗,收拾好厨房,我就可以休息会。我挨着母亲床边坐下,母亲靠在床上,微笑地给我讲了个古代的故事:
    “那是远古时期,也是一个深冬时节,一个穷人家的母亲连续病了几个月,卧床不起,儿子看着母亲奄奄一息,心里非常难过,就问母亲想吃点什么,母亲有气无力地回答:‘想吃鱼’。吃鱼!儿子一下懵了,这么冷的天,塘堰、湖泊到处都结冰,到哪里去买鱼呢,再说手头没钱呀。看着母亲那样子,心如刀绞。经过反复思量,儿子背着母亲,到湖里脱下衣服,用自己的心脏贴着那块冰,睡三天三夜,冰终于融化了,鱼从口子里跳了出来。他连忙将它拿回家,煮出了鱼汤,端给母亲面前,请母亲大人吃鱼喝汤,母亲接过鱼汤,喝下去了。第二天,母亲站起来了,儿子看着母亲站起来了,欣喜若狂喜极而泣地一把跪在母亲面前,抱着母亲的腿激动地说:‘母亲大人,您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母亲讲完这个故事,我听得阵阵心酸,两行热泪溢满眼眸,由衷地拉着母亲的手说:“母亲,我一定听话。”母亲说:“百善孝为先。你替我洗尿布,就是孝顺,就是爱护弟妹。你是老大,处处要带好头。”母亲的故事,深深地扎进了我的灵魂,在往后的日子里,在点滴的生活中,对友人,对亲人时刻没忘记“善”为本。
    四
  第二天风停了,雪停了,天空一片湛蓝,母亲说:“雪天易晴”。我拿着尿布,来到田头,朝着那遥远的东方望去,一轮红彤彤的太阳,在皑皑的白雪上空冉冉升起,放眼望去,那山岭,那田野,那湖畔,那地头,房顶上,树枝上,全被厚厚的白雪包裹一层,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金光,它又镶嵌在雪白的银辉里,银装素裹,分外妖娆。那是我的家乡,也是我们祖祖辈辈的家园,那里映衬着乡亲们朴实的品质,收藏着祖祖辈辈们历经心酸。回眸凝望,树枝,屋檐下,挂的冰棱,晶莹剔透,整个世界如一尊冰雕,后头湖面,全结冰,我们叫迫湖,冲着那片阳光,一村老小,都出来铲雪,打雪仗。我洗完尿布,也参加伙伴们的打雪仗队伍里,看谁击中对方的次数多,那晶莹的雪坨子打在我们身上,它那洁白的品质,融入到我们心底,让我们感受它的高洁,做人不也应该如此吗!那一阵子,忙够了,累够了,这下也疯够了。童心绽放,童心怡然啊。
   记忆中,大约晌午,二姨来看我们了。她麻利地帮我们做中饭,照顾母亲,中午,父亲回来了,还背着一大袋吃的,因为接近过年,父亲顺便买些年菜回来,父亲进门看着一家人其乐融融,他也高兴地不知从哪里一会找来柴篼子,在堂屋点燃篝火,屋子里一下暖融融,一时里,看着母亲的心情也好许多,我们一家人围着篝火,吃着二姨为我们煮的中饭。在那红红的篝火映衬下,每个人脸上泛着红润,这时的母亲才二十九岁,青春期的母亲和二姨一样漂亮,白净的皮肤,一头乌黑厚厚的齐耳短发,活泼开朗,青春靓丽,在母亲嘴里,总有讲不完的故事,始终从正面去引导教育我们。穷养儿子富养女,母亲重视的是品行教育,是品质的富养,是精神的富养。古有“童蒙养正、幼儿养心、少年养志、成人养德”之说。今有母亲的谆谆告诫,如母亲说的:“从小扶正,长大才是个好人。”吃罢中饭,父亲慌着和村里男将们一起到后头湖去捡野鸭去了。
   湖面的野鸭子,都是在大雪来临之前没来得及飞走的。它们被无情的冰雪凌在湖面上,老远看去,一撮撮的,从湖面的冰上轻轻走过去,就手以擒,垂手可得。捡回的鸭子,父亲马上杀掉,二姨帮忙拔毛。一时里,感觉那种浓浓的年味,浓浓的亲情,交织一起,这时的母亲也快满月了,我们姊妹在母亲的怀抱里,跨过了严酷的寒冬,即将迎来新的春天。
  五
    那个冬虽然日子过得非常清苦,但有精神的富足,在母亲的羽翼下,倍感温馨,累了、饿了,有母亲知冷知热,困难时从没感觉孤立无助,一直有母亲相依相伴,进门有母亲的热情相迎,出门有母亲希望的相送,回眸有母亲温暖的凝望,前去有母亲坚强的后盾,虽然辛苦,但从不凄苦。母亲啊,您永远是我的精神支柱,我无时无刻都在依恋着您。
     那个冬经历了苦难的磨砺,收获了坚强的信念。
   那个冬收获了“孝”从心出,做人要有良心,以善为本,更懂得了人生道路的艰辛。
   那个冬,让我懂得了什么是爱,什么是情,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
   在后来的日子,我常常回想那段经历,寒冷与饥饿,困难与艰辛并不可怕,怕的是人没有志气,没有骨气,做人不能贪生怕死,做人总要有点奉献精神。
    那一切我将它作为往后道路上的一面镜子,时时提醒自己,要学会珍惜,珍惜人的感情,珍惜人生中相遇的机会,即使再苦再难,也无怨无悔。
    看着远去的时光,不断回眸,心中对亲人的牵牵念念时时萦绕心头……。
     经过了童年的苦难,如今的我,心里时常牵挂着山里留守儿童们,问候你们一声:“孩子们过得好吗?”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