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多善的头像

李多善

网站用户

其他
201810/04
分享

寄云斋记

    有苍苍白发,巍巍身躯,赫赫之名者,李师延宝也。望之正气凛然,近之和蔼可亲。

新筑一室于闹市。今之文人求居,或近大川纳巨海,窮奢极艳,使人难逾,以势压人。或远处深山,茅庐草舍,极尽寒酸,让人生怜,以情取人。皆偏激之人,不可谓之为文之正道也。

延宝师从俗而行,闹中取静。名之曰:寄云斋。此名大有深意哉。

文者喜梅兰竹菊。问曰喜何,多支吾不能答。

轲圣曰:待文王而后兴者,庶民也。豪杰之士,虽无文王犹兴。

梅兰竹菊,不待春风,自然卓著。文人常寄之精神,歌咏怡情。

以此命之,知其不俗也。

斋有三室两厅,经传盈柜,书画满壁。大案陈一室,日日书不断。小屋居牗前,饮茶品茗轩。

晨来桂花枝头秋意浓,树树皆秋色,落花更添香。夜归云破月出花弄影,人人都醉意,细雨倍增味。何必天遥地远,万水千山寻古道。直需看尽此处便可!

云斋,与娱耳目、快心意者远矣。是返道德之场,宅性命之囿,能乐其乐而忘其忧之地也。

一道德,合俗世。为俗事可为不俗人。

忆昨日从军廿四载,战之赤鬼国(越南古称)。多事之夷,犯我界,侵我国,杀我民。一忍再忍,忍之又忍。终忍无可忍。一声令下,挥刀跃马。冰河赤渡,蓬草夜宿。骁骑声萧萧,枪炮声威威。轩辕不兴涿鹿之师,则蚩尤不灭。唐尧不为丹水之陈,则南蛮之难不平。非威不服,非兵不定。

以万千热血华夏儿女之身,灭贼十万之众。长驱直入螺城,横扫南越百镇。浩浩华夏,悠悠万年!岂容侵辱!

荡平边患,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复为航空十八年。兢兢业业之为政,勤勤恳恳之利民。俗民羡其官,不知道之难。洁身待其权,正行谋发展。功已成名即遂,身便退,此天之道也。

看今朝,退而休之。居寄斋,挥毫墨。一支烟二盏茶三五友,论古古之道,言生生之事。窗外车马喧喧奔于市,人声杂杂行为业。岂不昨日之功,今日之成?虽俗而德立矣!

其书,吴雪称之漏网鲛,兆玉赞之潜行鲵。戈工(郭公达)重其情,发师(朱松发)喜其精。是化道德于文章,游于艺也!

呜呼,余才疏而学浅,何能言尽其心,语达其性。

为此文,阅之者,通而可视见一国之幹也。如此,文未达,而情至也。是亦足矣。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