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刘荣的头像

刘荣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1/10
分享

一本童话书

去举目无亲的县城读书后,从内心深处滋长出来的孤独,像身后的影子,我走到哪儿它就追到哪儿,实在没有办法躲开。我没有玩伴,每天傍晚写完老师布置的作业后,就坐在出租屋前面的葡萄架下发呆。一只觅食的黄蚂蚁,从一片落叶下爬出来,它往前移了几寸,又退回去围着那片叶子转。黄蚂蚁迷失了前行的方向,一圈圈转着,我担心它饿了,跑回出租屋找食物喂它。当我端着白花花的米饭来到葡萄架下面,没有看到那只弱小的黄蚂蚁,不知它去了哪儿。我捡起地上的落叶,轻轻地搓揉起来,叶子一点点碎了,头顶的天空和远处的山峦渐渐暗了下来。瘦小的我坐在出租屋的门口,望着空寂的夜空,一直想着那只在我面前爬来爬去的黄蚂蚁。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它是我最亲密的玩伴,想着它自己才不会那么孤单。
  那个周末,父亲来城里办事,顺便给我带来了生活费,我就不用走十几里的山路回家了。送走父亲后,我锁上木门,揣着几块钱顺着出租屋前面的那条泥巴路走去,想去看看高耸入云的大楼,想去看看穿流不息的轿车。泥巴路的尽头是一条狭长而破旧的街道,两边是一家家大大小小的店面。我叫不出那条街道的名字,挤在拥挤的人群中,有些慌乱,伸长脖子踮着脚东瞅西瞧。东倒西歪地穿过吆喝声此起彼伏的街道,汗流浃背的我再也不敢往下走了,担心自己就像那只黄蚂蚁,找不到回出租屋的路。我轻声地问了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伯,小心翼翼地摸了一把口袋里的那几块钱,才心安理得地往文化路走去,汗水就像小溪在脸上纵横漫延。走在我前面的是一对母子,他们打着花伞,我无意中听到小男孩叫他妈妈带他去新华书店买书。那是我第一次听人说起新华书店,在我心里,她就是一座神圣的殿堂,我做梦都想着去里面看书。我不知道新华书店在哪儿,就偷偷跟在人家的后面,一边走一边在脑海里勾勒着书店的模样。
  那对母子走进了新华书店,我刚从农村来城里读书,胸膛里跳动着一颗羞怯而敏感的心,不敢跟着进去。我傻傻地站在铁门边,半天后才探着头往里面窥望。我仿佛听到了翻书的声音,“哗哗”响着,是那样清脆;我仿佛嗅到了油墨的芳香,从鼻孔飘进心田,是那样浓郁。我激动得像筛糠那样颤动起来,在地面上使劲搓了搓鞋底,用力拉扯了几下衣角,理了理衣领,低着头红着脸紧跟在一位叔叔的后面,像做贼那样溜进了新华书店。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厚实的书架,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的书。一本本花花绿绿大大小小的书,整整齐齐地码在墙边的书架上,像列队的士兵等着首长的检阅。刚开始,我站在书架前,从这边挪到那边,又从那边挪到这边,不敢伸手去摸一把。我就像一叶扁舟,在文字的海洋里慢悠悠地飘荡,去找寻一片鸟语花香的港湾。我看到了一些小朋友蹲在地上看书,急着转过身去望了一眼坐在门口的营业员,接着在衣服上擦了擦手,也学着他们厚着脸皮去书架上取来一本童话书,蹲在地上贪婪地翻看起来。进城读书前,我在村里看过一些小人书,不知道什么是童话书。那是我第一次读童话书,那些精美的插图,那些动人的故事,闪动着迷人的光芒,散发出诱人的芳香。在那本童话书里,我读到了《小老虎进城》、《亚旗进山》、《虎与狼的故事》等故事,一次次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又怕被人讥笑,用手赶紧把嘴巴捂上。有时候,那些文字又变成了尖锐的铁片,狠狠地往胸口戳了一下,痛得我差点流出眼泪来,我不由得用手背抹一下眼眶。这么多年来,每当我回望自己在县城走过的那段艰难的求学时光,眼角总会流下苦涩的泪水。可第一次进新华书店读书的画面却是那样温馨和美好,一段段故事,一行行文字,一直珍藏在我的心底。要是没有那些童话故事,我不知道自己怎样面对那些漫长而孤单的夜晚。
  我恨不得一口气把那本童话书读完,可那本童话书实在太厚了,就算一天读一个故事,也要几十天。我觉得自己就是一枚铁钉,而手中的童话书就是一块磁铁,牢牢地把我的心吸住,怎么也分不开。可看书的时间久了,虽然书店里的营业员不说什么,可我觉得心里头还是过意不去,只好恋恋不舍地把手中的童话书放回去。我走了几步,又回去看一眼,要是自己有了这本童话书,每天看上几个故事,那就不会望着葡萄架发呆,那就不会蹲在地上盯着一只蚂蚁围着树叶转。我瞥了一眼书价,三块多钱。在城里孩子的眼里,三块多钱只不过是他们一天的零花钱。可我是个从乡下来城里读书的农村娃,三块多钱是我两天的伙食费,是我一个星期的早餐钱。我叹了叹气,摸了摸口袋里的钱,摇摇头走开,实在是舍不得买呀!口袋里的生活费是父亲用血汗一分一厘换来的,我把它拿去买书,对得起起早摸黑的父亲吗?我又忽然想起父亲说过的话,爷爷手头有些钱财,可他没有买田,也没有买地,把那些钱财全部拿去买书,家里大大小小的书堆满了好几个书架。我咬了咬牙,狠着心肠买童话书,大不了不吃一个星期的早餐。我捧着那本童话书,摸出口袋里的几张皱巴巴的纸币,往收银台一步一步走去。走出新华书店的大门,我把童话书当成了宝贝捧在手里,喊叫着往出租屋飞去,就像过年穿上新衣服那样快乐!
  我从房东家找来一张旧报纸,折叠着仔仔细细地把童话书包起来,在上面一笔一画写上《郑洁渊童话集》。我坐在葡萄架下,把童话书放在膝盖上,如饥似渴地看了起来,忘掉了在地上爬来爬去的蚂蚁。我仿佛看到可爱的小老虎胖墩儿,它怕我在城里孤单,一摇一晃向我走来。它蹲在门口,那些不三不四的小混混再也不敢来出租屋欺负我。我又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鸟儿,扑闪着翅膀,唱着欢快的歌谣,飞过田野飞过高山,飞到了那个炊烟袅袅的村庄。那晚,我把童话书放在枕头边,睡觉的木板床仿佛变成了摇篮,可爱的小白兔就在边上跳起舞来,百灵鸟在耳边歌唱,我渐渐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那以后的日子,我每天傍晚写完作业后,都会坐在出租屋前面的葡萄架下翻看那本童话书。童话书里的那些可爱的动物,一个个从书里跳出来,它们在跳舞,它们在歌唱,它们在给我讲故事,整个院子一下变得热闹起来。那本童话书,我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她叫我认识了人世间的美丑善恶。也是那本童话书,像一位良师益友,陪着我走过了那些艰难的求学时光,让我相信自己的世界会一天天变得美好起来!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