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福基的头像

罗福基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10/25
分享

诗经里生气勃勃的植物(23-30首)

23、土石山的卷耳


土石山的卷耳

短刺勾镰

像勾魂的鬼

你到哪,它到哪

你站在青草茫茫之中

看着充满乱石的山路尽头

卷耳钩起满弓

射出犹心如焚的箭

你寄望远方的

那个人,早点归来

它寄望勾搭你

脱离荒地,去寻找一块

水草丰茂的地方

你迈不开脚

只好脱下外套

与它周旋一回



24、各地的木瓜


从各地出来的木瓜

属性相同

东南沿海的光皮木瓜

中部平原的毛叶木瓜

西北高山的西藏木瓜

它们都是小乔木,露地越冬

它们茎干坚硬

果实木质并且酸涩难咽

仅仅当作药用

而番木瓜与木瓜的科属不同

这些从北美引进的

大型多年生草本

只适合在日光温室里生活

果实乳汁多,口感清脆

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亲近

这些从北美引进的

转基因

成为一种大众化水果

好像没有遇到过太多的

质疑和质询



25、长苞香蒲


一种不起眼的植物

很少人关注过它

有时它被编成蒲团

垫坐在老少的屁股下

更多的时候,被织成蒲席

垫睡在男女的身下

总之是垫底

它天性柔弱如丝

当大石岩四周筑起了

人工湖,水面宽阔

淹没了它生存的溪谷

它一生供奉的蒲棒

那些未失散的花儿

遗世独立

也湮灭在泽国的深水之中



26、一簇簇凌霄花


汽车经过一个山坡时

我看见路边的黄土护坡上

攀满了枝蔓

一簇簇橘红的五爪花缀于枝头

这让我十分惊讶

我停下车注视了很久

发现护坡上布满挖掘机的齿痕

我感觉这些凌苕的枝叶

像一大卷绿色的绷带

缠绕在坡地的大片创口上

那些鲜艳的凌霄花

就像从创口里渗出的血的模样

我担心这阴雨天里

坡地含有铁锈的伤口

会受到

破伤风梭菌的特异性感染



27、栗子树延伸宽广


栗子树延伸宽广

曾经覆盖低山缓坡

这些巨大而古老的树

比我们的父母

比我们父母的父母

还年长

它们耐旱耐涝

能结出香甜的果实

树的皮色焦黄

加上带刺的总苞

个个会扎人

大人小孩都心生敬畏

只到十月果子

四裂出笑哈哈的模样

直到糖炒的栗子

让男男女女欲罢不能

直到它们

成为家庭成员的一分子

但现在不是了

现在我们已经很难

再找到一棵

自然生息的百年老树



28、野豌豆花


她蹲在野豌豆的枝丫上

眼巴巴地看着

小路不远处的草丛

一些嫩枝,嫩梢

被暑热的光照出影子

她在等凸眼睛的蜜蜂来

授粉

她将旗瓣摆成提琴状

想在欢快的乐声中

完成交配

并孕育高情商的后代

当夜幕降临

细碎的脚步声

由远而近——

孩子们放学经过这里

并且发现了她

“快来,快来

这花瓣多像二胡”

“瞎子阿炳拉得可好了

刚才补习老师说的”

这个刚从吉他课的单薄尖锐中

逃离出来的

带眼镜的男孩

把她摘了下来,夹进课本里



29、荆和楚


它们年少时,荆楚不分

在楚地,荆条开青紫色的花

那小样,楚楚动人

它们是必然地重叠,还是偶然地

际遇。它们以为一旦合体

就是恒久的爱,就永远不会分开

它们无意互害,但现在

荆是荆,楚是楚,一个灌木

一个地名。它们已不再年轻

楚天楚地,河界分明

而荆棘四处丛生,同枝并茂

天然的花粉甜美清醇,成群的

马蜂,每天早早地飞来

到很晚,还恋恋不肯离去



30、丛生的小枣树


在荒坡,丛生的小枣树

不喜欢说话,总是谨慎地

过日子:两根托叶刺

长刺粗直,像利剑

短刺下弯,像匕首

它们不找事,不怕事

随时随地保护自身

当蛇鼠来回溜达

鹰隼在头顶上空盘旋

它们还会帮助小鸡

隐藏行踪,躲避天敌

如今,它们自己也遭遇危险

面对开荒拓土的大型机械

那些冷兵器,力有不逮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