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福基的头像

罗福基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10/25
分享

诗经里生气勃勃的植物(23-30首)

23、土石山的卷耳


土石山的卷耳

短刺勾镰

像勾魂的鬼

你到哪,它到哪

你站在青草茫茫之中

看着充满乱石的山路尽头

卷耳钩起满弓

射出犹心如焚的箭

你寄望远方的

那个人,早点归来

它寄望勾搭你

脱离荒地,去寻找一块

水草丰茂的地方

你迈不开脚

只好脱下外套

与它周旋一回



24、各地的木瓜


从各地出来的木瓜

属性相同

东南沿海的光皮木瓜

中部平原的毛叶木瓜

西北高山的西藏木瓜

它们都是小乔木,露地越冬

它们茎干坚硬

果实木质并且酸涩难咽

仅仅当作药用

而番木瓜与木瓜的科属不同

这些从北美引进的

大型多年生草本

只适合在日光温室里生活

果实乳汁多,口感清脆

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亲近

这些从北美引进的

转基因

成为一种大众化水果

好像没有遇到过太多的

质疑和质询



25、长苞香蒲


一种不起眼的植物

很少人关注过它

有时它被编成蒲团

垫坐在老少的屁股下

更多的时候,被织成蒲席

垫睡在男女的身下

总之是垫底

它天性柔弱如丝

当大石岩四周筑起了

人工湖,水面宽阔

淹没了它生存的溪谷

它一生供奉的蒲棒

那些未失散的花儿

遗世独立

也湮灭在泽国的深水之中



26、一簇簇凌霄花


汽车经过一个山坡时

我看见路边的黄土护坡上

攀满了枝蔓

一簇簇橘红的五爪花缀于枝头

这让我十分惊讶

我停下车注视了很久

发现护坡上布满挖掘机的齿痕

我感觉这些凌苕的枝叶

像一大卷绿色的绷带

缠绕在坡地的大片创口上

那些鲜艳的凌霄花

就像从创口里渗出的血的模样

我担心这阴雨天里

坡地含有铁锈的伤口

会受到

破伤风梭菌的特异性感染



27、栗子树延伸宽广


栗子树延伸宽广

曾经覆盖低山缓坡

这些巨大而古老的树

比我们的父母

比我们父母的父母

还年长

它们耐旱耐涝

能结出香甜的果实

树的皮色焦黄

加上带刺的总苞

个个会扎人

大人小孩都心生敬畏

只到十月果子

四裂出笑哈哈的模样

直到糖炒的栗子

让男男女女欲罢不能

直到它们

成为家庭成员的一分子

但现在不是了

现在我们已经很难

再找到一棵

自然生息的百年老树



28、野豌豆花


她蹲在野豌豆的枝丫上

眼巴巴地看着

小路不远处的草丛

一些嫩枝,嫩梢

被暑热的光照出影子

她在等凸眼睛的蜜蜂来

授粉

她将旗瓣摆成提琴状

想在欢快的乐声中

完成交配

并孕育高情商的后代

当夜幕降临

细碎的脚步声

由远而近——

孩子们放学经过这里

并且发现了她

“快来,快来

这花瓣多像二胡”

“瞎子阿炳拉得可好了

刚才补习老师说的”

这个刚从吉他课的单薄尖锐中

逃离出来的

带眼镜的男孩

把她摘了下来,夹进课本里



29、荆和楚


它们年少时,荆楚不分

在楚地,荆条开青紫色的花

那小样,楚楚动人

它们是必然地重叠,还是偶然地

际遇。它们以为一旦合体

就是恒久的爱,就永远不会分开

它们无意互害,但现在

荆是荆,楚是楚,一个灌木

一个地名。它们已不再年轻

楚天楚地,河界分明

而荆棘四处丛生,同枝并茂

天然的花粉甜美清醇,成群的

马蜂,每天早早地飞来

到很晚,还恋恋不肯离去



30、丛生的小枣树


在荒坡,丛生的小枣树

不喜欢说话,总是谨慎地

过日子:两根托叶刺

长刺粗直,像利剑

短刺下弯,像匕首

它们不找事,不怕事

随时随地保护自身

当蛇鼠来回溜达

鹰隼在头顶上空盘旋

它们还会帮助小鸡

隐藏行踪,躲避天敌

如今,它们自己也遭遇危险

面对开荒拓土的大型机械

那些冷兵器,力有不逮


我也说几句14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那小样,楚楚动人” ——读罗福基《诗经里生气勃勃的植物》 忧 子 《诗经》以风雅精神泽被后世,为如今的“在场写作”提供了经典的依凭和参照。植物在《诗经》里频频出场,角色一般是传情达意的媒介或某种人生态势、福德的象征,例如《国风·周南·桃夭》以桃树的花、实、叶的盛况来象征新婚生活的美满,传递喜悦之情。这组《诗经里生气勃勃的植物》则加入了当代人对植物的广泛体验和由之派生的热情勾画及冷静思考,以多样的表现手法和丰厚的意蕴拓展了诗经开辟的现实主义传统。 这八首诗高度聚焦植物意象,描叙生动具体,情感线索明晰,简洁质朴的口语表达,易于体味和联想。《土石山的卷耳》化用了《诗经·国风·周南·卷耳》的意境,本来交织着无限的思怀与怅惘,却经过“它寄望勾搭你/脱离荒地,去寻找一块/水草丰茂的地

罗福基   2018-11-20 01:12

廖望月(朋友) : 祝贺! 陆岸 : 对这些不言不语的生灵如此观察入微,如此悲天悯物,如此诗意泛滥,这位诗人是农夫还是园丁?所有景语皆情语,所有植物皆人类。好诗,须匍匐下身姿学这些植物仰面朗读! 蘑菇Tom(朋友) : 精湛诗章与评析,令人神往,美的享受!

罗福基   2018-11-20 01:10

贵食母(朋友) : 作为诗人先生善于把握当下的内心灵魂上的东西,把它意象出来,引譬连类出来,向人们展示出来。作为诗评者的忧子就是要想方设法地为先生多点亮几盏灯,让读者把诗看得更清晰而明确,使读者与先生同“群”而“兴”;同“群”而“观”;同“群”而“怨”;同“群”而“群”。诗评者不是粉饰诗的色彩饿装饰工,而是照亮方向的指路灯。 贵食母(朋友) : 《那小样,楚楚动人》单就这样一个诗评的题目就足以抓住人心。“那小样,楚楚动人”如果出自我的笔下,也许有些猥亵之嫌,但是“那小样,楚楚动人”出自忧子的笔下,文如其人还是人如其章,我看两者是充分且必要着呢。一句文看谁写,写的人不同,效果也就大相径庭了。这正如先生的《诗经里生气勃勃的植物》的评论看谁在写,忧子写就由于其异性角度和心里的不同,

罗福基   2018-11-20 01:08

月牙儿: 诗评俱佳! 语玖盈盈 : 写诗的和读诗的都一样柔情似水 没事虫虫茶 : 这几首诗在之前某群有拜读学习过,今天再看,却是不同感受,更有忧子的诗评,豁然开朗,请原谅我词穷,妙! 一逸 : 有忧子和田兄的评析在此,我默默地留个脚印就行了 唐郎 : 好诗妙评,英雄配宝刀!致诗者罗福基,评者忧子。 C-秦(朋友) : 欣赏学习诗与评。

罗福基   2018-11-20 01:06

河空里的醒 : 罗先生的这些诗歌很有趣味。每种植物自成一派,仿佛具有某种不可动摇的内在,是对人性的补充,让江湖愈加深邃,也为人与人之间的紧张对弈充当缓冲带。忧子的评有着优胜的笔力,可以带人更好地进入诗境,加上全局性的梳理把握,很是可观。 宁静如兰(拒加微商) : 好诗加好评,珠联璧合 往事如风 : 学习忧子老师好诗,评论让我跟加了解了诗意!我悄咪咪的收藏了,可不许举报我 卧龙居士 : 分析透彻,行文流畅。读后受益匪浅。 文剑(夏华侨) : 已欣赏学习! 浪诣飞绪(张殷) : 诗作托物言志!刚柔并济,幽默风趣!忧子老师的评论让这些不起眼的花花草草穿越了光阴和历史,奉献给读者一种典雅、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以及知性美和梦幻色彩!

罗福基   2018-11-20 01:04

剑南春 : 好诗加好评,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南门听雨 : 喜欢忧子的评论! 云烟 : 冒个泡,感受精彩! 东海风 : 当今诗评家对原创作品的过分解读,业已成为一种时髦,是不是尊重,或者是曲解,唯有当事人彼此心照不宣。但我拙见,忧子的解读恰到好处。 浅笑无痕 : 惊到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罗福基   2018-11-20 01:01

优雅的枫叶 : 既阅诗,又读诵,若再来一米阳光,几缕轻风,一杯下午红茶,那真是人间美景 聆听流年 : 拜读罗老师的这组植物说,俱是佳作,有一种要和植物细语的感觉。又仔细拜读了优子的评,更加为优子的博学多识而折服!学习二位老师对诗歌的把握度和领悟力

罗福基   2018-11-20 00:58

天泉*双魚 : 细腻而饱满的感情注入诗经,满目生机! 赞诗心、赞诗评!赏学、祝祺!

罗福基   2018-11-20 00:56

何之周 : 学习了。 善卷(朋友) : 赞! 1303公里 : 是在这儿,小北报道 楚天舒(新号) : 学习中。 梦浅如烟 : 俺啥也不干,俺要慢慢读。

罗福基   2018-11-20 00:53

书山叟 : 佳作优评点赞支持 子今非 : 好诗精评,学习欣赏! 忧子: 罗大哥的这组诗堪称一部精微的植物图志,把各路植物的特点、形态及其与古文化的渊源描绘得亲切传神,有清雅朴拙之风,也不乏幽默悲悯之意,可见观察体验之细致深切,用心良苦,颇见性灵,不愧是植物行家。

罗福基   2018-11-20 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