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吕奎元的头像

吕奎元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10/10
分享

悼母亲

    寒风刺骨,万物悲切。2018年2月5日对我们兄弟姐妹来说是一个万分悲痛的日子!下午两点20分,饱经风霜、给了我生命、含辛茹苦养育我长大的平凡而伟大的母亲安谧地闭上了眼睛,走完了她坎坷的一生。我为失去至亲至爱的母亲而难过不已。

对于母亲的离去,其实半年前便有预感,早有思想准备,只是进入冬季,母亲时好时坏的病情打乱了我的思绪。两个多月前母亲连续几天滴水不进,说不出话,睁不开眼,奄奄一息,命悬一线,在死亡线上与阎王过招。侄儿侄女外甥们纷纷从外地赶回看望,报答奶奶或姥娘对他们的呵护、疼爱之情。大姐二姐从200多里外急忙赶到母亲身边,给予悉心周到的照料。我也很着急,担心见不到母亲,心里默默地祈祷:娘啊,您一定要挺住,与死神的拉锯战中一定要赢得胜利。我每天给哥哥或弟弟打电话询问母亲的病情,隔几日通过视频观察母亲的脸色。我在考虑回家的事,若母亲哪一天挺不住,见不到最后一面,岂不是终身遗憾啊!我在异地工作,作为项目部的一名主管领导,手头事情不少,为企业效力与孝敬母亲同等重要,等我做完眼前几件重要的事,再回家陪母亲度过一段快乐时光。我希望母亲重新站起来,回到从前的状态。几天后,哥哥高兴地说母亲能吃东西了,有时一顿吃多半碗饭,已经出现好转,眼下不会有事。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让我对母亲的康复充满信心,哥哥和姐姐都说年前应该没事,年后就不好说了。我以为母亲与死神较量有胜算的几率,阎王爷会放她一码。因此,我精心创作的祭文、挽联、横幅标语等暂时不打算交广告公司制作,母亲还能坚持一段时间,做早了是对母亲的不敬和大逆不道。既然母亲的病情比较稳定,我就不急于回家。

大姐二姐和哥哥弟弟知道我工作忙,叫我放心,嘱咐我腊月二十六七再回来。

母亲啊,不求您长命百岁、长生不老,但求您健健康康,我能多陪伴您几年,每次回家都能看到您,哪怕您不能语言交流,只要有生命,我也很高兴啊!

我将母亲的症状告诉一位非常要好的老同学,让他来判断一下吉凶。他请教了一家医院的专家,反馈的意见是:老人家的油灯快燃尽了,年前凶多吉少。他的话让我忽然联想到,母亲几个月不起炕,除头部能活动,身体的姿势几天都保持一个样,吃饭要人一勺一勺地喂,一顿饭要用一个多小时,这样下去能看到曙光吗?凡事总往好处想。我们兄弟姐妹笼罩在一片乐观的情绪中。现在想来,我们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那就是对母亲的病情估计不足。我们忽略了母亲早已骨瘦如柴,靠少量流食延续生命、实际上一眼可看到生命的终点这样一个事实。母亲身患重病,不及一个三岁小孩的进食量,所需营养远远满足不了人体需要,还会有奇迹发生?

我动身回家的前几天,还与母亲视频了几分钟,她脑子清醒,能认出我来。我被这一反常现象冲昏了头,放松了警觉,特别高兴,以为母亲康复指日可待。可是从她面部看,眼圈发黑,目光呆滞,两颊添了不少褐色斑点,不像个病情有所好转的人。她瘦的皮包骨,变了个人样。她臀部长满褥疮,旧疮未好又添新疮,每分每秒都忍受着巨大的煎熬,被疾病折磨的苦不堪言。母亲病成这样,请不来医生,乡里的医生害怕一旦出现意外承担责任,去医院正规治疗,她这么大岁数的病人,医院不收,再说离县城75公路,路况差,等不到进医院恐怕就不行了,没办法,只能自己买药给母亲治疗。弟弟说,母亲临终前那些天,总叫唤浑身痛,沉闷的呻吟声充彻整个房间,母亲痛的实在受不了时,便给她吃上几粒止痛药。

我们兄弟姐妹天真地认为母亲好起来了。事实上这是回光返照,弥留之际的人通常脑子会出现短暂清醒,因为在世间还有未了的心愿,便以顽强的毅力与病魔抗争,支撑着生命。没经历过这种事的人,往往被这一假象所迷惑。

我安慰自己,母亲没事的,可是担忧依然没消除,毕竟母亲饮食不正常,不能翻身。我在较短的时间内加班加点做完了做手头的工作,并将近期的工作进行了安排。我要先回到焦作办几件紧迫的事,然后再转乘火车回家。3日晚登上开往中原的列车,次日清晨抵达焦作。我见母亲心切,多年来最牵挂的是母亲,希望她平安无事。没有父亲的日子里,她一个人走过不平凡的20个年头,太不容易,尽管我们5个子女都很孝顺,但子女再孝顺也代替不了丈夫对妻子的关心和体贴。

到焦作的当天,我跑了几家药店,给母亲买了治褥疮的药。第二天仍是马不停蹄地购年货、办快递,在有限的3天内要办五六件事。这天下午2点40分,突然传来噩耗,我担忧多日的事情发生了,该来的还是来了。嫂子在电话那头声音低沉地一字一顿地说:咱娘去世了!犹如晴天霹雳,我的脑子一下就蒙了,怎么可能呢?前几天还好好的呀!以为听错了,哥哥重复一遍,我才相信这个重磅消息千真万确。多么希望这是一句谎言啊!母亲啊,我明晚就要乘车回家去见您,上次是5月中旬,与您一起度过9天美好时光,可是您与我相隔8个月后招呼也不打便走了,您多狠心呀!我本来是打算回家陪您好好过个年的,您健在家就在,有您我才能够理直气壮地、高高兴兴地回家,想住多久就多久。您为什么不能在中途“刹一脚”等我回来呀!哥哥的心情与我一样沉重,他泣不成声地跟我商量操办母亲的后事。我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实在难以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人生啊,太短暂了,来世一遭不容易,为什么有疾病,为什么不能等到活到百岁再走呢?

考虑到今冬以来,驼梁山地区气候异常寒冷,气温最低零下22摄氏度,春节前,小河里结的冰足有一米多厚,冻土层有三四尺,开挖墓穴比较艰难。按照当地风俗,从去世到下葬只有5天,在有限的时间内操办一场移风易俗的丧事不大可能。还有个因素,年前亲朋好友都在置办年货,喜迎狗年新春佳节,不忍心在这个时候打乱他们的生活,让其冒着严寒参加母亲的葬礼。思前想后,经过通盘考虑,慎重决定,将母亲的丧事放到年后办。

人死不能复生,这是自然规律。我是孝子,母亲生前尽我所能赡养,几十年如一日,去世后的葬礼,要摈弃旧习,让浓郁的农村独有的殡葬文化贯穿全过程。我马上在焦作找了一家广告公司制作悼念母亲的挽联、祭文、生平、横幅标语等,要让母亲风风光光地、带着儿女的孝心、带着自豪和满足踏上通往天堂的路。还好,这些文化祭品在预定的时间内制作完毕,很快办了快递。

7日下午两点多,正是母亲两天前去世之时,我回到熟悉的村庄,来到哥哥和弟弟的庭院,急匆匆地走进母亲的房间。初夏时节与母亲相聚,她还能下地走动,如今却阴阳两隔。母亲躺在门板上一动不动。我掀开罩在母亲头上的白纸,端详着母亲的遗容,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母亲像睡着一样。我含着眼泪一声声地呼唤着母亲,可是任凭我叫破喉咙她都不应声。她到了另一个世界,那里没有疾病,没有痛苦和烦恼。

我的脸蛋紧贴着母亲冰凉的额头,伤心欲绝。我一遍遍地抚摸着母亲的脸和手,给予她一点温暖,尽一个儿子最后的孝心。

我拿出事先准备的化妆品,仔细地给母亲化妆,让母亲的容颜好看一些,母亲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回头率很高的美人啊!娘啊,我长这么大没给您化过妆,这是我几十年来第一次,您饶恕儿子的不孝!

太阳落山前,我们兄弟姐妹和几个侄儿向母亲作最后的告别,然后将她的遗体入殓。一口棺材便是母亲在另一个世界的房子,母亲安静地睡在里面。世界上没有比失去亲人更痛苦的事。虽然母亲疾病缠身,已经88岁高龄,她的逝世是一种解脱,不再忍受疾病的痛苦,可是哪个儿女都希望自己的亲人永远活在世上。

母亲去世前一天出现一个科学无法解释的奇异现象。母亲跟大姐说,有个长头发女人叫她走呢,她跟着走了一段不想走了,就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那个大个子女人也没坚持,自己走了。她说,明天再叫她,就跟上走了。我大姐说,你等二妮和二小回来吧,她说不等了。第二天下午果然咽气了。我大姐把原话跟我哥说,我哥不相信,没当回事,以为母亲说胡话呢。

十年前母亲便出现轻微的记忆力减退、头晕等老年人常见的脑萎缩、脑动脉硬化、心脏不好等症状。我从网上寻找治疗母亲疾病的药物,去过数十家药店询问。于是心脑康胶囊、吡拉西坦片等多种药物源源不断地寄给母亲,母亲服用后,病情有所缓解。为防止母亲患上骨质疏松症,我给母亲购买了补钙的药,母亲多次不慎摔倒,胳膊、腿等都没骨折过。2013年冬天,母亲的生活有时不能自理,急得我彻夜难眠。2014年初夏,我终于找到了治疗母亲脑血管病最有效的药物:奥拉西坦胶囊。母亲服用几天后,脑子好使了。从此我一年给母亲邮寄几千元的奥拉西坦胶囊。但好景不长,一年多后该药对母亲不起作用了,脑子糊涂的认不出人,大小便失禁,直到她去世。我知道,再好的药也无法让母亲恢复到从前,无法挽留她的生命。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我在父母的呵护下一天天长大,他们却一天天老去。

娘啊,您88年的人生旅途历尽坎坷和磨难,在饥荒和灾难中度过童年、少年、青年、中年,大半生没享一天福。20年前父亲不幸去世,您一个人孤独地生活了这么多年,好在有我们儿女照顾,您常年与哥哥和弟弟两家生活在一起,赡养您的重任便落在了他们肩上,您在大姐二姐家也生活了七八年时间。我常年在外照顾不上您,愧对您的养育之恩!

我从1978年3月当兵离开家到现在,整整40年,一年回不了一次家,在您身边的时间很有限,不能为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惭愧呀!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没有三头六臂,分身乏术,忠孝不能两全。每当单位的人谈到赡养父母的话题,都会戳到我内心深处最脆弱的神经,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

这些年,您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在我,一个漂泊的游子。唐代大诗人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这首举世闻名的千古绝唱入木三分地道出了儿行千里母担忧,母爱的伟大。娘啊,您不就是普天下千千万万个慈母中的一位吗?您坦荡无私、正直善良、宽厚待人的境界,是我做人做事的座右铭,您严爱相济的家规、家教,我受益匪浅。回眸走过的岁月,我沿着您指引的方向,一步一个脚印走来,从军人到企业的一名干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在别人眼里还算有点出息,这一切归功于您含辛茹苦的养育和满是正能量的教诲。

我很清楚,从您离开那天起,我在这个世上再也没有娘了!曾经那个温暖的、时时在我脑海里出现的家,与您一同消失了,多么伤心啊!

我知道,2017年春天和秋天,您两次不慎摔倒头部受伤,对88岁高龄的您来说,每一次的意外伤害,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您第一次受伤挺严重,据说两个小时血流如注,把哥嫂都吓哭了,想了不少办法才止住血。哥哥和弟弟陪伴在您身边,请医生输液、打针,吃了不少补血的药,才逐渐好起来,并且能下地活动。我回家看到您额头有伤疤,但精神状态和脸色还不错。9月份,您又摔倒一次,这次又是额头受伤,是致命伤,严重威胁到您的生命,尽管得到及时治疗,但您再也起不了炕,翻不了身,几个月后撒手人寰,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是我们照顾不到位的结果。

走进您生活几年的那个房间,再也看不到您可亲、可敬的身影,只有您的遗像孤零零地挂在墙上。这些年,我每一次回家见到您都非常高兴,最怕离开您,每次与您离别,仿佛生离死别,头一天晚上便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到了真要离别的时候,心里万般不舍,强忍的泪水还是像断线的珠子,扑啦啦掉下来了。

母爱一幕幕,艰难一重重。在家庭经历了1956年特大洪灾的洗礼、大哥被洪水冲垮的房屋活活砸死、财产全部被洪水吞没,在极度困难的岁月里,我和二姐、弟弟依然能来到这个世界,并且全家没一个被饿死。这是父亲和您忍饥挨饿、省吃俭用为我们的生命输送能量创造的奇迹。我这辈子最感谢的就是生我养我的父亲和母亲!

小时候,因土地贫瘠,收获的粮食不够半年吃,年年青黄不接。村里别人家都有存粮,唯独我家没有,靠亲戚接济杯水车薪,全家人在死亡线上挣扎。为了能活下去,大姐只读了半年书便辍学,与母亲一起到山坡上采野菜和树叶,早上采回来,放进锅里煮熟,冷水浸泡几小时,然后下锅,没有油和盐,能填饱肚子相当不错了。全家7口人春夏秋冬的单衣、夹衣、棉衣,鞋袜,都是母亲一针针、一线线缝制,白天干不完,晚上在油灯下继续做,数九寒冬,我们都睡着了,母亲还在一针一线缝补衣服,纳鞋底、鞋帮,深人静了才睡觉,早上天不亮又起来再做,为抚养我们苦一把泪一把,您的青春年华都献给了子女和家庭,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心血和代价。

在最后的岁月里,您脑子糊涂,认不出人,无法与人交流,可是我每次回家躺在抗上睡觉时,您一双温暖的大手给我掖被子、身上盖毯子,怕我着凉。您的意识里,知道我是您的亲人,所以才这样关心体贴。母亲啊,没有您的大爱,哪有我们兄弟姐妹,哪有我的今天?是您教会了我如何做一个好人、善人,如何做诚实守信、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您是一座灯塔,照亮了我的人生之路。在幼小的时候,您再三告诫:人穷不能志短,要有骨气,要自尊、自爱、自强,洁身自好,要活得有尊严。您说,您没读过一天书,是因为贫穷读不起,大字不识一斗,没文化,吃了很多亏。咱家再穷也要让子女读书,要好好学习,今后有出息了,就是对我和你爹最好的报答。

您将苦难化作生活的希望和动力,一生辛苦为儿女,没完没了地付出,不图回报索取,在平凡中体现了您的人生价值和母爱的魅力。您穿越万千坎坷一路而来,又匆忙而去,留给世人的不只是一个女性丰富的人生经历,更是一位伟大母亲自尊自强的魅力之路。您生活了数十年的村子,是您爱和痛的地方,也是您最终的归宿。

您的一生是任劳任怨、饱经沧桑、乐观豁达、坚强从容、平凡而伟大的一生!我要化悲痛为力量,用智慧和不懈努力完成您的遗愿,如果有来世,我还要做您的儿子!

母亲,一路走好,安息吧!

                                           

                    中铁十五局集团二公司吕奎元


我也说几句2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父母亲,生生世世报答不尽。

平山人韩建中   2018-10-12 09:26

母爱是伟大的,她十月怀胎,受尽孕期的煎熬,给了子女生命,用最纯真和含辛茹苦的爱精心呵护了子女一天天长大,什么好吃的,好穿的都给子女,为子女无私奉献了自己的一生。母亲像春蚕吐丝,直到吐完最后一丝。尽管父爱也伟大,但比起母亲还是逊色一筹,在抚育孩子上,付出的最多,她们为子女而活,殚精竭虑而死。父母的爱,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对子女的养育之恩,即便给一座金山银山也报答不了,所以感恩父母,孝敬父母,是子女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那些嫌弃父母,甚至遗弃和虐待父母的人,丧尽天良,天理难容!我最恨这样的人,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生出来的,怎么长大的。每当看到有人不孝敬父母,我对这样的孽子恨之入骨,不愿与这种人打交道。没有父母就没有儿女,更没有尽头的幸福生活。我几十年如一日,力所能及地

吕奎元   2018-10-11 0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