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马建国的头像

马建国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6/21
分享

艾香遍地

艾草真是不值钱而用处大的东西,遍地都能见,到处闻其香。

打记事起,就隐约听母亲说,身上哪儿痒了,弄点儿艾叶熬熬,一洗就好了。记忆最深的是夏天使艾叶驱蚊子。吃罢晚饭,家家户户关了门,点着干艾叶,一股股白烟升起,很快弥漫整个屋子,那蚊虫要么被熏死要么寻着门缝逃之夭夭;浓烈刺鼻的艾草香气也溢出来,四散到小院里、大街上,这便是炎炎夏日小城特有的气味,至今犹在鼻间。到了五月端五,各家又从外头弄些艾草回来,绑成捆,挂在大院或堂屋门上,辟邪驱虫保平安;你看,在那仍然红艳的对联背景上,添了翠绿的艾草,构成美好和谐的图画。手巧有心的人家,会用艾草等物做成香布袋,挂在身上或馈赠亲友,别有情趣。

后来,离开故乡,外出求学与谋生,走的地方多起来,惊奇地发现艾草处处都有,好象跟着人似的,人往哪儿,它们也往哪儿。北方有,南方更多;村边城边、湖边田边、路边地头、海岛荒山,到处都有艾草的身影,甚至乱石堆里也能钻出一两棵来。

年龄一天天增大了,我开始好奇并探究花花草草的性能功用。对于艾草,除了止痒驱蚊,我已经知晓其更多神奇的效用,如能够清火明目、祛湿活血等。

春天,艾草从寒冬里苏醒,萌发新芽,到清明前后,那嫩绿嫩绿的艾草就铺满大地。在北方老家,从未见有人食用艾草的,我也一直以为艾草是不能吃的;到了南方才知道艾叶是可以吃的,于是我也跟着沾光享用了。一日,住在郊区的亲戚送了鲜嫩的艾草尖,岳母将其洗净,淖水,捣烂,混入糯米,做成粑粑,上锅蒸熟,送了几个过来。我便蘸着白砂糖,慢慢品尝,浓甜、软糯包裹着清香、微苦,这也许是孩童们不太喜欢的食物,而历经风霜的人能品出生活的甜酸苦辣,别有滋味在心头;最为奇特的是,吃罢艾草粑粑后的次日清晨,起床后竟感觉口中不再有平时的异味,胃火熄灭了。

五一节时,我们来到武汉黄陂的木兰山。一进村子,四处都有绿茵茵齐刷刷的艾草,无论房前屋后还是路边,成了季节的主色调,妆点着美丽的村落。此时清明刚过,还没有到端午,这艾草正鲜嫩无比,引得我们来了精神,直接采摘,只掐嫩尖,装满一袋又一袋。回城后,将艾草洗净、晾干、晒透,煮水或泡水喝。当一枚枚艾叶在透明的玻璃杯中舒展开来,舞动嫩绿身姿时,我想我是把田野的风、山村的味、土地的魂带回来,装进了我的小小杯子,细细品过,定能灭掉心上的火、化去体内的毒,还我一个心清目明。

到了清明,艾草也成了主角,甚至可以跟主角中的主角粽子结合起来,做成艾草粽子,以享人的胃口。我也跑到菜场,一元钱买了一把艾草菖蒲,挂到门外,以追随我们民族伟大的节日,发挥艾草的奇特功效。这一挂就是半年,从嫩绿变成枯黄;我舍不得丢弃,将其收进屋里,用剪刀剪成小段,装入小盒,置于桌案,三五日打开,艾香满屋,闻之精神气爽。此香不是脂粉之香,它大气磅礴、蕴藏久远……

艾草,这种实在平凡甚至低贱的草类,从不开花,也不结果,因而不被人们种于庭园、栽入花盆,完全不被施肥管养;但它却顽强茂盛地生长着,从春到夏,秋冬它便干枯死去;而其种子随风散播,撒在大江南北、大河上下,在来年的春风春雨里萌发,开始新的生命轮回。艾草是平凡而又伟大的,给人类诸多好处,却无一丁点索取。

前不久,我去了延安,那里贫瘠的黄土地上也出现艾草的踪影。我站在南泥湾绿色的田边,一眼瞅见杂草丛中健壮的艾草,蹲下身子,用手去摸揉那深绿且厚实的叶子,把手指放到鼻子下一闻,立即就有一股清淡的艾香袭入;令我很是惊讶,这么偏远的地方也有艾草,完全不肥沃的地上也能如此茂盛地生长,这植物的生命力可真强大!这就是艾草的精神么?我不由想到当年的红军,他们从江南出发,为着远大高尚的理想吃尽千辛万苦,跋涉万水千山,落脚在陕北黄土高坡。他们的身上散发的不正是艾草的精神!

在祖国各地的工地,我也见到过茁壮成长的青青艾草,更见惯那一位位不畏劳苦的工人身影,他们不就是艾草的化身?!

遍地绿茵茵的艾草啊,你吸纳天地的灵气,接受风霜的考验,释放别样的浓香,显示非凡的功效。你真是上苍赐与我们的宝物!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