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心悦的头像

心悦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9/11
分享

沉醉东风

 

他近来觉得寂寞的厉害。

他自认为文人的性子,浪漫的作风,妄想和别人区分开来。果不其然他被自己也被别人给区分出去了。

七八月份是京城最热的时候,再加上数十万的应届毕业生怀揣着无比甜美的北漂梦一窝蜂的涌了进来。哪里都是人,哪里都在面试,哪里都是三十七八度。

六点下了班,他注意到办公室的同事基本都走光之后才开始关闭电脑收拾好自己的背包离开公司。天气出奇的好,一朵朵的白云在远方的山上高楼上都留下了一大片一大片的云影。东边的风随着迎面而过的公交带着一大团的热空气像棉花一样重重的扑在脸上,赶紧屏住呼吸等到憋不住了长长的吸上一口气可是汽油的味道还是没能防御住从鼻子跑进了肺里面,让人脑袋一阵发颤。把眉毛皱的死死地摇着头,但是立刻两边的嘴角就扬了起来眉毛也弯成一对儿月牙,从喉咙里面上升出很有趣的笑声。

他一个人的时候总是这样。看着身边的车子、小孩、老人、花草、满月或者是暴雨他都会很开心的哈哈几声。

他好像什么时候都能笑得出来,把什么事情都想的有好结果。是一个理想主义至上者,他擅长把事情按照自己想出来的结果安排出一条条经过,无论哪一条都令他无比的痛苦,痛苦之后发誓绝不在想可结果只是把这个痛苦掩埋心底在发掘出新的痛苦。好在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能够把想不通的事情往好的方面想,因此他新的旧的难过要不了多久都会被自己的浪漫给消耗掉。

他随着人流一块儿挤上了下班高峰的公交,这是他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并不是他住的远需要坐车回家,相反公司提供住宿二者只有十分钟不到的距离。

他喜欢坐公交或者地铁,看着车上面的男人、女人、老年、中年、少年、小孩甚至是每个人的配饰就会想到很多的东西。比如看到一个老人就在想他的皱纹怎么长到那么大的,是为什么那么大的年纪还需要挤公交呢?子女不孝顺吗?他会有几个儿子女儿呢?他年轻的时候会和我一样吗?在比如看到一个女人,漂亮的女人。他就会想这么好看的女人结婚了吗?他有过几个男朋友呢?她肯定也做过爱吧!突然间觉得自己的想法不能这么的龌龊又转开看到她的穿着凭借着自己美术学的审美观来对她的整体搭配一一的默念点评。

其实他就是喜欢看这各种各样生活在北京的人,他想知道这么多的人每天是怎么生活的。

在地铁上人少有座位又不用让座的时候他通常会拿一本书翻看,《白玉苦瓜》《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亦或是《海子》。长篇的东西是不适合地铁阅读的,只有诗集,从上车找到座位开始翻书,一站坐完第二遍刚好读完,到第三站的时候细读分析到了诗歌的高潮部分。突然发现前面有个老人扶着手扶也站不稳赶紧让座,站起来一手扶着手扶一手拿着书找到刚才看的地方的时候发现分析的诗歌写法情感啥的忘了个光,重新看一遍印象是深刻了不少然后自己就到站准备下车了,过了闸机听到滴滴的声响就突然想到自己看了那首诗来着?好像是海子的又好像不是死活想不起来。

但是突然间想到了平时挤车的情景想写一首诗来着。来北京半个月了可是一首诗都没有实在是低产,有了点灵感之后立马拿着手机催促着自己把几句灵感补充完整:

 

我用二十九分钟等着公交

心里洋洋得意逃掉了票

车子奔着绿色一路小跑

窗外忽闪的高楼把大灯明了

橱窗里的榴莲居高临下咧开嘴笑

 

我还在感叹这非一般的红灯绿茶

可媳妇做好了饭正催我回家

还是绕一下

去买点她爱吃的香瓜

 

写了几站路,又在路上改了几遍,觉得差不多了。把北京的繁华忙碌自己的有趣都表达了进去,心里边挺满意的于是又放开嗓子笑了几声眉毛弯的和前夜的月牙一样。然后把脸色放的平淡起来走上五楼掏出钥匙,开了家门。

 

 

 

                      

 

他和三个“士大夫”住在一起。这是他对他们的戏称,古时候有钱人都会牵根绳子出门遛狗,而现在人们就像狗被手机牵着哪里有充电器往哪里走哪里有无线往哪里溜。他想不清楚手机哪有那么大的魅力,虽然他自己也经常用手机看些什么,想到这里一阵恶寒赶紧止住。他判断自己不是“士大夫”的标准是自己手机吃一顿饭可以管三四天,而且在他没玩手机的时候,只要一抬头就发现那群人是低着头像傻子一样咧开嘴笑着的,他是想不清楚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无聊的人能随时随地的陪他们发笑呢?

公司提供的住宿是两室一厅的套间,他去的最晚只好住在客厅的沙发上,客厅和其他公用部分就依靠着一张帘子间隔。视线倒是挡住了但是声音不行,谁出来丢个垃圾谁出来上个厕所谁去厨房拿点吃的,这脚步声开门声甚至是握门把手时传出来的静电声都会被无限放大一丝不落的传进他的脑袋里面。在静谧的夜他是不想被任何事物打扰。但目前的状况自己却又没法解决,静下来之后哈哈的笑着“要控制住自己,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这环境也不差,是我应该乐在其中才对,当下所经历的才是最好的”之后心里的烦躁果然像一阵浮云一样飞走不见了,然后正坐在沙发上拿起萧红的《呼兰河传》但是看了几个小章既不知道她在讲什么又不能把上下篇的联系理清楚,索性把书放在一边。可是书一放下来自己就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手机拿着也不知道要怎么用,原定的看书计划也看不进去,睡觉也太早,那么自己该做些什么呢?这是他工作以来多数夜晚要考虑的问题。

站起身子走向阳台搬个凳子就在这里静静的坐着。

“自己明明是一个爱看书爱锻炼的人啊,可是为什么工作之后就变得有点懒了,我也没有那么忙啊!”这是他经常性的反问。

这就是导致他经常性空虚寂寞间歇性踌躇满志的间接因素。“好烦啊,好无聊啊,不知道做什么,我该怎么办,我这样还能实现梦想吗?”这些也都是一些列寂寞后产生的对自己又一心灵深处的反问。他渴望成功但是也明确的知道这样的自己是成功不了的。上班还好一点没有那么安静的环境,也没有那么多空闲的时间来思考这些。一到了晚上这都变成了他致命的烦恼。

对面小区整栋楼灯灭的只剩下三家,月亮被薄雾遮掩不住依旧是把月光清冷的洒下来。小区里面一片寂静,就花坛里面的叶子被路灯照了个严实风吹过了一阵索索的抖动,他觉得该止住了,想得太多又做不了是没用的,具体还得靠实践。

“事不必难,知难不难”

他从干涸的喉咙里面发出了这个声音然后双脚一着地就跳了起来。“既然我知道了我哪里做不了那这件事情也不在难了,我肯定能够解决的”然后就盖着一床被单睡倒在沙发上面。心里暗下决定一定要坚持,持之以恒才会有自己想要的结果。

 

                   

 

六点的自然醒他还真起来跑了步,心里面是一番得意感觉自己的肌肉立刻都成了型。回去看家里面的“士大夫”没有一个有起床的征兆又是洋洋得意觉得他们都比不过自己,而这也成为了和父母聊天时直述出来让父母满意自己满足的资本。

到了公司里面打开电脑一天的工作差不多也就结束了,这是令他痛苦万分的事情。刚毕业找了份工作雄心勃勃想着体现自己的价值,结果却是:做什么没人说,怎么做没人说,做好了东西没人要,拿到了自己做的东西没人点评。二十多天以来他真是完全不知所措,二十天以后他发现这个小的创业公司都是这种氛围,他也就把吹紧的皮球泄了气。多的时候是看书,天文地理、上下五千年、中外美术史、、、、什么都在看。少的时候是在翻新闻网站,政治、经济、军事、国内、国际、体育甚至是娱乐也全部都看。这样一天下来那个明星出了轨那个女人偷了情基本是了如指掌。所以是上班打开电脑拿个笔记本装个样子一天就这么悠闲的,但这样的职场他完全接受不了。

来北京是想和数十万的北漂青年一样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这国际化大都市生活下去,可是现在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这种感觉在他回家的路上尤其的明显。

“这怎么会是北京呢?北京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脑子里面的愤怒都快让他把脏话骂出来了。他所想的北京是什么样的呢?处处都是高楼大厦,商铺门面满大街的繁华,马路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这样的地方才配得上国际化大都市的名号啊。可是自己住的地方呢?最高六层的住宅区,出门就是菜市场,平时闲逛的也就大妈大爷溜着狗子,车子路过你都不带打喇叭的,路宽的直接加油过去。

“四环怎么偏僻成这样,还没我家小县城繁华”

不是这样的,他要的不是这样的。他来北京就是想见识更多的人,更高的楼,更繁华自己却触不可及的世界。可是现在什么都满足不了他,工作是这样,生活是这样,周围的一切貌似都在和他唱反调。这个他真是乐观不了也笑不出来,眉头皱的死死的一脸阴沉。

周末的时候他会搭上公交,地铁一跑就是一整天。尤其是坐地铁的时候自己下了又上,到了终点在返回起点。和每个车厢的人挤一挤出来了又进去,进去了又出去。什么样的人都有,各式各样,还有他自己。

一天挤下来就感觉自己做了一天的学术研究、科学创作、或者工地劳作,这是有意义的。他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有什么用,但是在地铁里面的时候让个座位他成了品行最完善的人,站的抬头挺胸自己就好像穿上了西装和地铁里面的白领一样,坐的规规矩矩也就像极了对面面容稚嫩的初中生一样、、、、他总是把自己幻想出地铁里面的各种身份,男的或者是女的,没有性别也没有年纪。

他的周末总是这样。

平常他是不愿意呆在房间的,空荡荡的客厅什么都听得到,什么都会被无限的放大。他们无趣却又充实的生活像一把粗盐一样洒在他的心上,把什么味道都给遮住了过滤出来的只有寂寞。

他特别特别想找一个人把自己所以的烦恼倾诉出去,可是谁呢?每天都会翻看手机的通论录,上上下下好几遍都找不到一个可以讲话的人。至于家里更别提了,现在自己只能是报喜不报忧的,让亲人为你产生了一丝的担忧那就是你无限的罪过。这个时候脑袋里面出现了一个不久前模糊下去的人影“如果她还在的话,她一定乐意帮我解决烦恼。”

 

 

 

                  

 

忘了是什么时候分手的,反正那个时候很难受。

这几天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又把她从心底里面唤醒出来,并且给她贴的标签就是“她肯定可以理解我,我和她倾诉用不着她安慰,讲出来我就会好,看着她的眼睛我就会笑”这一切真是毫无依据,但是这想法越是遮掩越是疯狂的往外面冒,现在,它冲出深渊了。

自己是因为寂寞才会想到她吗?换了新环境自己完全可以有新的追求,但为什么对重新找女朋友完全提不起来劲,却又把她莫名的升了上来。是自己不敢往前看而沉迷于过往的美好吗?还是自己现在的生活过的太糟需要找寻美好的回忆来把自己的生活调和一下?他搞不懂。但是脑子里面还是经常充斥着以前的画。

到家以后他们都在自己房间里面,客厅还是空荡荡的,他拉下帘子关了灯。脑袋里面的思绪还是很多,四周空荡一片漆黑。他拿出手机想到了那个,身体打了个冷颤,前几天都决定不在看的,一番僵持之后还是身体战胜了思维。戴上耳机,把头蒙进床单里面,打开了那个网址。

这是最近几个礼拜他隔三差五的必修课,听着耳机里面回旋在耳边的呻吟,他入了戏,最终在雪白的乳房和纤细的腰肢的诱惑下他褪去了内裤,电影还没看完一阵无力感从膝盖到大腿抽搐上全身。

他把头上的床单掀开耳机退去翻下身子平躺着浑身乏力。想着这样是不是不应该,自己难道饥渴到那个地步?之后手机搜索这样做的危害,暗自发誓再也不看了可还没把誓言说完自己就在乏力中睡了过去。

 

                

 

他是不会做爱的,自然也就不喜欢做爱了。

那次,两个人在房间亲吻从羽绒服褪到短裤然后。

也就没了,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其实他也知道该做什么,初高中时代大量的电影教学他都看过,而这个时候所有的主角都换到了自己的身上。他却偏偏想找一个理由。

为什么要做爱?

从独处一室荷尔蒙严重迸发开始到退下所有的衣服。他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他期待中这种状况自己会是心旷神怡、心情愉悦、洋洋得意。用他自己的感受讲就是她在他的耳边悄悄说一句话哪怕是叫上他的名字,他都会高潮。不用做爱,全身心到达沸点的高潮。

可是,没有。他们都是沉默的,谁都没在谁的耳边说话。然后她催促了“快啊”

他定住了。

停下了手、心跳好像也没那么快了。她还是在他的身子下面,七八秒后他撤过身子躺下去,她用感叹句或是疑问句说着

“你不行啊!”

他没有回答,两个人就这么在被窝里面赤裸着睡着。

距离很近,好像也很远。

他的认知是情到了深处才会浓,浓到了深处才会到达爱的沸点,一个个炸裂的水泡让我情不自禁的亲吻她的每一缕长发从寒冬也到仲夏,从脚到腰也到脸颊。一切都是顺理成章、一切也是水到渠成。但这是属于拥有独立感官、价值观的成年人的游戏。如果条件都不满足那只是冰冷的“抽插”,是快节奏社会发展下人们为自己控制不了的欲望释放找的一个大众化理由

“现在不都这样?”

 

他想找到理想中的人,好像就是他自己,或者不是。所以他被偌大客厅包围的时候,空虚迅速的将他掩埋。他很想能有个女人在自己累的时候可以倒在她的胸膛上说几句话,偶尔幻想是她,内心立马上升起一座屏障,把她给否决。他不知道能否会遇到那样的人,感觉明天一片模糊。之后的事情就和往常一样了,理智和欲望剧烈的冲突,短兵交接以为会是一场激烈的斗争,结果没两下寂寞感还是战胜自己的理智拿出了手机

活塞耳机把外面的声音充分的隔绝了出去,手机里面看到的听到的仿佛就发生在眼前就在这个客厅里面。光线很暖,她披着一条蚕丝轻纱、两个乳头像还没成熟的淡紫葡萄生硬的黏在乳房上,在下面是一团漆黑的沼泽一双修长的白腿前后侧立着。接下来是唇齿的交接声仿佛轻含着你的骨头一寸一寸从脚趾到大腿根部每一下都让你冷颤不停一次比一次深。从胸口延绵出去的喘气声也都顺着耳机吹向他的耳朵,肉体的碰撞就像雷鸣一样在脑袋里面轰炸开来,一声盖过一声。

相机咔嚓咔嚓的响起,闪光灯打乱了布局好的暖色调,里面的人还在做爱,他一下子坐了起来把手机重重的扔了出去砸到墙上又在地上弹了几下才停住

“演员,都他妈的是在演戏”

同住的同事开门问他怎么了,他并没有回答。

他自己把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怒气压在胸口,准备沉沉的睡去却发现并不能够。躺在沙发上老是想不通为什么“没感情也能做爱,感情没到那个地步也能够做爱,做了之后还会那么的享受,这人怎么成兽了?”

 

                            

                           

 

 

当下发生的事情无论好坏都是最应该接受的。手机摔坏了也是。

他最近正躲着家里打来的电话。

家里打电话无论哪一次都离不开两个问题。“你现在刚毕业还能学习赶紧多看书考公务员考回来吧!你看你同学在XX上班每天背着膀子走过去下班再回来每月工资拿的还不低,铁饭碗端着真是没有比这更轻松的了”这个事情是其一不过少些时候也会把公务员换成老师。

其二就是指责,多是换着花样进行但主题没变。要么是“你们现在年轻人真是今日红花明日紫草真是不知道你们喜欢那样的,一山望着一山高现在把对象搞掉了吧!”这是最令他难受的。要么是“社会发展再快怎么能说分手就分手呢?我们那时候见个面定下来了就是一辈子”这是最令他发笑的。要么是“我见你们同学啊那么多结婚的,你怎么就不急呢?你要等到啥时候?”这是让他最烦的。

他好像进入了二十岁之后的叛逆期,家里说什么他非要对着干。这可能是这个家庭带给他的,生于五十年代的他们观念太陈旧了。

也正是因为父母的年龄太大了,他很多时候讲话唯唯诺诺客客气气,尽可能的把自己的观念表达的通俗易懂比如回家考公务员一事他会慢慢的说服家里,言语抑扬顿挫充满正气“什么是铁饭碗?公务员吗?还是教师?他们那群人端的在紧还是会摔碎,真正的铁饭碗是有着一技之长走到哪里都能吃上饭。”至于结婚一事就用嬉笑着用能力推辞“我现在还很差,这样遇到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我这几年在进步进步说不定还能给你找个外国儿媳妇您二老多有面子啊!”这些词措他也是换着花样表达自认为阐述的可以让六七十岁的人心服口服。但姜还是老的辣,他永远敌不过父母的花样。

很多时候他是很无助的,他就在想自己到底要干嘛呢?端个“铁饭碗”的同时在立马把婚结了最好结婚的时候小孩也造好了,后就是生在那里死在那里一辈子就这么完了。自己才刚二十啊,刚大学毕业就考到本地凭着家里面似有似无的关系网最好一辈子大事小事不犯也不用升迁月入三千一辈子就看到了结尾。

他反感这样,他鄙视那些为求安稳一毕业就回家考个公务员混吃等死的人,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站讲台支支吾吾脑袋空空的人。更是反感二十二三就跑回去继承家族早餐铺子或者找份两三千块钱安稳工作就结婚的人。他心里面找寻着自己哪些同学做了这些事情心里面暗自把他们拉出来狠狠批斗了一番。

 

 

 

                

 

工作再不喜欢到了上班的点还是得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装模作样的打开电脑应对老板的突然袭击,做什么?还是老样子,刷新闻。一个月的工资没有比这拿的更轻松了,虽然不高,但是什么都不用做啊!装模作样的坐着,装模作样的开会、装模作样装作认真的样子。

他反感这样,反感刚毕业激情澎湃的时候就这样。

无所事事又翻开每天的计划本,第一页写着每月的工资规划。自己还款一千、家里每月打一千、剩下的一千五自己日常花费。他也确实的在第一个月这样做到了,并且给家里打的钱是定死不能改变的。这也就打消了他刚冒出的那个想法。没了这轻松的工资,家里的开销谁来负责、自己的助学贷款谁来还呢?

一天的时间在内心的波折起伏中消耗而过,到了晚上又是一个人坐在阳台,看着月亮写下了一首诗歌。

   《朝阳》

姐姐,你还是那么明亮

我坐在窗台一丝不挂的将你凝望

姐姐,为什么你这里的行色匆忙我从没见过

红灯也比别处长

姐姐,我该往哪里走

你能否给我指个光芒

 

姐姐,我只是想乘上你的巨浪

我只是想走到远方的明亮

可我这没有罗盘的小船迷失了方向

是否该趾高气昂回到生我的小溪旁

 

姐姐啊,你若告诉了我

我愿意把心儿都剖给你

而你为什么要对我置之不理

姐姐啊,请你告诉我吧!

至少今夜

我能够躲掉我的

无处安放

 

这种要求指明道路的一般都是没有结果,即便是有你也是不会照做。所以讲问了白问,月亮没有回答、深夜也没有。真实的只有流下来的汗水、听不到的鼾声。

是该睡了。

第二天.

蝉鸣的厉害,树叶哗哗作响,车子在头顶像风一样刮过。太阳也很毒辣,他拖着一个破旧的行李箱也不知道去哪里,他苦笑着说“往前走吧!路一般不都在前方么!”

他裸辞了。

      

 

      


我也说几句1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王渭征   2018-09-12 0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