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龙海孤魂的头像

龙海孤魂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8/09
分享

七月,走进山里

 

七月,走进山里

文/龙海孤魂

清晨,天刚蒙蒙亮,勤劳的山里人也不肯歇息,早早地被小鸟那清脆的鸣叫声唤醒,即使还在朦胧的睡意中,也总会一骨碌地翻身起床,忙着各人的事儿。男的一般都扛着锄头下地,女的就背起篮子去自家的菜园子里摘些瓜果,然后欢天喜地的回家洗菜煮饭。

旷野里已经生机勃勃,玉米、瓜秧的植株上,露水充盈在窝心,嫩绿的叶茎细细的绒面上,落满小豆般的露珠,随风滚动,摇摇欲坠。绿里泛黄的玉米,穗粒饱满,芒刺上翘,水珠倒挂,晨光斜射下,晶莹剔透,尝之,口齿生香,采一茎玉麦穗,放在炭红上烤熟,撕开包皮,揉搓出青粒,咀嚼那似乳汁的醇香,回味着昔日对嫩玉米香的贪婪,笑靥中溢露的是畅然。

一块块向日葵穿上金黄的衣裳,开始迷恋太阳,满腹的心事滋长,等待着被时间收藏。禾苗从农人的手里挣脱,执著站立成向往,风雨中积极,呼唤着岁月的力量。村边竹林在栅栏的庇护下,肆意疯长。村里小狗相约闲逛,蝴蝶悠然的扇动翅膀,蜜蜂嗡嗡的歌唱,花儿装扮田野,灿烂在热闹中激昂。

七月流火,蝉师抚琴 ,高声歌咏;燕子穿忙 ,喊也喊不住。天空之上是天空敞怀,白云努力饱满 ,柔丽绽放。阳光倾情地奉献 照射每一个生灵 。我斜倚在门前的老树下,听绿树丛中的蝉发出或悠长,或短促的鸣唱。这些长长短短深深浅浅的蝉鸣,在树林里密密地响着,嗓音融合成山林里的情调,透出阵阵热闹,像是一场大合唱。松鼠在一夜的休眠中体会到了阳光的宝贵,在树丛里仔细的寻觅着。它毫无顾忌地爬行,用那长而有力的锯腿,紧紧抓住树皮,慢慢移动。停在一棵山桃树旁,目睹了螳螂殒命的整个过程,看的目瞪口呆。它那尖利的牙齿咯咯作响,它感到树叶上的水分被炎热阳光一点点收敛,那些被风吹得哗哗作响的树叶,像是击打挽歌的乐器。松鼠身旁的成熟了的山桃已经无法在风中摇曳生姿了,迎风而落。松鼠用嘴刁着一颗山桃,迅速钻进树洞。

远方的大山,浓荫遮蔽,翠绿欲滴,处处皆是避暑的胜地。那些叫不出名字的野花,五颜六色地洒满了草丛山坡,淡淡的香味也随风到处流动,钻进鼻腔,有麻酥酥的感觉。树林里,火辣辣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漏下斑斑点点的光影,微风吹过,似绿色地毯上跳动着的音符,随风演奏着一曲旋律。农村人不大知道啥是文艺,但这个场景,是真文艺!秒杀那些摆出来的无病呻吟。

入秋的雨随心所欲,一切无所顾忌,说来就来、说去就去。来则兴致勃勃、气势滂沱,去则心满意足、艳阳高照。睛朗的时候,忽然一道雷电,劈在我的脚下,白光耀眼,轰然,一片冰山仿若塌方。金色的树根,闪电栽下在夏天的黄昏,零星的乌云,缓缓散场,像爬回大海的小龟一样。雷声,轻拍着天穹,一阵劲风舞动珠帘, 猛闪喜悦的泪水 ,滋润大地,风云雷电在歇斯底里交缠中全部精疲力竭之时,那雷声只变成贮满深情厚谊的痉挛;疯长的万物 ,青春勃发。

雨水浇湿的每个人,茫然迫停,目视着光焰熄灭,仿佛成就了什么?风意足情满后,星眼蒙眬只顾喃喃私语;雨云在胭脂满腮后开始像扇动着翅膀般起舞;雨丝风片眷恋着散开,天在虹霓下整个变成绯红。此时天地间变得特别静,鸟啾清脆得四处都是回声。这宁静与那喧嚣对比,雨后残阳如血,于是山村就变成那般壮丽。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