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马巧凤的头像

马巧凤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6/11
分享

天堂的味道

父母离开我多年了,从起初的言犹在耳到如今的寻觅无处,时光未曾模糊记忆,却将最深的烙印刻在了心里。我知道,时光一直是有味道的,无论一粥一饭,还是一事一物,甚至只是一个念头,都会泛起心底最深处各色滋味。

当想念无所落脚的时候,当委屈无所倾诉的时候,当肩头无所依靠的时候,都会说,要坚强,要好好的,因为父母一定在天堂看着我,怕我累,怕我伤,怕我苦,怕我惊……,所以,唯有小心的收藏起情绪,因为相信,父母就在天堂。人间没有您的踪迹,天堂一定有您的身影。而那里,也有着父母在人间根深蒂固的气息。无论是父亲身上淡淡的皮臭味,还是母亲身上的洗衣粉味,都是我这么多年未曾散去的记忆的味道。父亲是皮匠,院子里总少不了的是皮子的味道,母亲是个女社长,也曾是省人大代表,也是个地道的家庭妇女。剥去了父母身上的标签,就只是无数个平凡家庭中一对普普通通的父母亲而已,而深爱与宠溺是他们唯一赐予我的味道。

我常想,天堂是什么味道呢?是父母菜园的味道,还是草木的味道?那里,父母一定有个四季常青的小菜园,春天有新韭、羊角葱,夏天有辣椒、西红柿,秋天有豆角、小芹菜,冬天有菠菜、大白菜。当然,菜园里肯定不仅仅就这几样,只要空地足够,每一块都会被合理利用,黄红绿青紫,随手就是一顿美味。只是,我们不在,他们会不会种草莓呢?还会不会栽植葡萄架?有没有杏树?有没有梨树?桃子呢?柿子呢?一定是有的呢,人间有百味,天堂亦使然,何况父母从来都不会让自己闲着。

天堂里时常飘着的一定是饭菜的味道。母亲做饭的手艺特别好,无论什么饭,都让人齿颊留香。即使是路边随手掐的人菜、灰条条,都会调出一碗醇香美味的面条。无论是什么面,什么菜,经由母亲的手,就像施了魔法一样,让人久吃不腻,回味悠长。父亲最爱吃的面条是宽拉刀,母亲擀的面均匀而薄,下到锅里透亮却又劲道。父亲喜吃干面,面出锅,醋盐辣椒油,配上红的西红柿、绿的苜蓿,黄的鸡蛋,光听父亲“哧溜哧溜”的吃面声,就忍不住垂涎三尺了。父亲还喜欢的就是冬日的连锅面,下点洋芋丁,不另出汤,面汤里放上炒的菜料,一碗下肚让胃瞬间热气腾腾。冬天的时候,母亲还会做浆水面,只记得用浆水好像是热面汤浇的萝卜叶子跟芹菜,其他的都记不起了,反正就只记得那香香的味道。平日里,花式面条、方丁、面叶、破刀、糊锅,更少不了就是来亲戚或者我过生日时的长面。母亲做的长面还是传统手工,不像现在卷起来切,是用刀犁的,一手压面,一手拿刀,手移刀移,长而细的面条就顺溜溜的躺在面板上了。记得母亲也教过我,只可惜我手笨的紧,要么是粗细不一,要么就犁成截截了。最馋人的当然是酸汤了,汤头不换,面吃了汤回锅,越吃越有味道,这就是所谓的“涎水面”。我想,母亲一定保持着旧日的习惯吧,把每一顿饭都认真对待。只是,我们不在,除了日常,母亲的长面会不会再做?不过想来,天堂里,母亲团聚的人很多,应该也会时常来一碗吧。

其实,我想,最少不了的还是蒸馍蘸辣子的味道。馒头揉好入锅,用草盖捂着,草盖上压上笨重的木锅盖,灶膛里火明明灭灭,母亲说须得蒸三气才能熟,青辣椒剁碎了,就一股盐一股醋,却是最美的美味了。热气腾腾的馒头出锅,扑腾而出的馍香扑面,那独有的面香在鼻尖跳跃,抓一个馒头,蘸着辣椒吃是父母的最爱,父亲常说的话就是“蒸馍蘸辣子,一口一子”,掰一块蒸馍蘸一口辣子,一口气能吃上三四个,不炒菜也能吃的美美香香的。连带的我也喜欢了这种吃法,对于挑食的我来说,这是吃的最没意见的饭。别说是我,就连丫头,也对这记忆悠长,偶尔做一回,丫头吃的比我还欢快。丫头总说,这是爷爷奶奶最爱吃的,你说这菜怎么能久吃不厌啊。是啊,父母那么爱吃,天堂里怎么能少了它的美味呢!

天堂里最不缺少的,恐怕就是阳光的味道。院子里晒着的棉被,铁丝上洗下的衣服,无一不满满的浸润着阳光的布泽。父母坐在房子门前的躺椅上,唠一唠闲话,悠闲的打个盹,阳光不燥,微风正好,天堂的阳光一定格外和煦,适宜静坐,适宜休养,适宜枕着阳光的味道入眠。天堂一定没有阴雨,因为天堂里一定没有疼痛。母亲的风湿,最见不得阴雨,母亲在天堂里不再有旧疾,她一如年轻时的健步如飞,她不会在浑身的疼痛中吃着镇痛剂,也不会在拖着僵直的腿,变形的手指骨节熬煮着岁月的风霜,蹒跚在守望的村落。

是的,我坚信,天堂里一定没有苦涩的药味,更没有孤独的况味。父母,依然在一起,还有我早夭的哥哥,他们依旧还是长不大的天使,围着父母承欢膝下。父母,可以不理会尘世的苦,人间的凉, 也不会担心孤孤单单的院落无人踏足,更不用对世间不孝儿女这个放不下那个还牵挂。是的,天堂里,没有伤情,没有叹息,我可以确信的一定是安康幸福的味道,浓烈而醇厚。

这么多年,和你们一起的日子,生活的一点一滴都成了最刻骨的回忆,天堂虽然路远,但好在余味不散。循着你们的气息,留我在这亦苦亦甜半喜半悲的路途,还要坚强且幸福的走下去,但请相信,无论走多远,天堂在心中,你们不老,至亲至味永存。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