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马维驹的头像

马维驹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诗歌
201901/07
分享

毒物(组诗)


和解

绿色深下去时,黄土有了庇护
在这个山沟,除了草木,几无亲人
先人的坟茔,又盖了一层新土
野草是忠诚的守墓者,纸钱点燃时
就有了赴死的决绝

隔着一块耕地,就是村庄
那些宅子,犹如魔术师面前倒扣的碗
你掀开哪个,必是空的
上次回乡见过的人,有的,已经
扣在山坡的土包下,仿佛眨眼之间
魔术师将一个小球,偷偷转移到
一只倒扣的碗中

族人跪在返青的草地上,头上摇曳着
茅草一样的疏发
我们曾经挖尽田埂的草根,取出
储藏在粗纤维中的火种
今天,跪下来时,草依然
在膝下顺从,就像几辈子的冤家
一朝和解

你为国家挡住一粒子弹

你的胸腔,挤进一粒花生米大小的铁
排异本能,无可奈何

南疆的枪炮,早已化作尘埃
而铁,不时提醒你,注意阴冷和潮湿

你为国家挡住一粒子弹
战俘一样,把它囚禁在柔软的组织中

你知道,会有一天,在你的骨灰中
将有一颗舍利子,当啷一声
撞疼祖国的耳膜 

浴着天光的人

天黑之后,路灯和楼宇的灯光,陆续亮起
灯光熄灭之后,月光和星光亮了起来

在夜深人静时,她扶着脑瘫儿子
平静地浴着微光,在空旷的楼宇间
走十个来回

人间灯火不再等待的人,自有天光
耐心地照着 

我把秋天穿在身上

旷野,果实已经成熟
走进秋天,就像走进襁褓,走进母体
秋日的阳光,适合晒晾

我把秋天穿在身上
给秋天一个微笑,秋天报我以
无数绯红的脸庞

诺大晒场,适合晒晾一季的收成
在有神论者眼里,秋天
最适合晒晾经书

黄金已经提纯,鸟鸣已经滴落
我以温暖的内心,给秋天庞大的躯体
投去一个感激的回眸

我从体内掏出光芒

用气息吞吐河山
用神思铸剑
用方块字炼丹
在这个纷繁的人世,我从体内
掏出一些光芒
为黑暗中的脚步引路

我敛起双翅,闭目塞听
按住江河的波澜
抟河山于掌心,挥剑于无形,弃仙丹于荒野
不需要额外的负累
我自带光芒,足以
穿透暗夜

愿路避开悬崖,有一个善意的走向
愿走夜路的人,有一团日光一样
温暖而明亮的庇佑

毒物

花园里有小绿蛇,花朵间飘着细腰马蜂
你说,都是毒物,小心提防

早餐后,你的手包中塞着一些钱
绕过那片好看的花园,到SPA会所去排毒

蛇、马蜂和你,都是有毒动物
它们急了会攻击人类,而你
只在皮囊掩护下,对自己下毒 

雨中燕

下雨了,许多燕子整齐地落在一条电线上
只有这时,它们才不再捕食
巢中的宝宝,一定会想念爸爸妈妈的

电线上的燕子们,三三两两地交谈着
不时张开翅膀,抖落雨水
用喙啄一啄把它们托向空中的羽毛

这多像我的母亲和那些大娘大婶们
只有下雨天,她们才会停止劳作,聚在一起
家长里短、嘁嘁喳喳地聊大天
不时抬起臂膀,活动活动
生锈的关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