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马维驹的头像

马维驹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07/11
分享

过去的时光(组诗)

过去的时光(组诗)
作者:马维驹

公园的麻雀

一群麻雀在公园觅食
乍一看,极像被风吹动的一团团柳絮
有人经过时,转了风向
有一个孩子注意到它们
突然冲进麻雀群
柳絮团被向上气流举起
看啊!它们微不足道的身体
高过所有路人

(选自2015年第七期《华星诗谈》,度母洛妃主编)

太阳坏了

孙女学语,会说什么什么坏了
爷爷,玩具坏了
爷爷,我的书坏了
爷爷,帮我修修吧
有一天,她奶奶病了
孙女带着哭腔说:爷爷,奶奶坏了
快来修修吧
有一阵子,雾霾很重
孙女多日没找到太阳
她望着天空自言自语地说:太阳坏了

(选自《诗刊》2015年11月号下半月刊)

空位

老人的小儿子二十多年前就去世了
家里始终给他留着位置
不是留着房间、床铺、餐位
也不是留着碗筷
而是留着排行
当初的大儿子如今是老人唯一的儿子
可是,老人坚持喊他老大
妹妹坚持叫他大哥
外甥必须叫他大舅
仿佛只有这样,那个走了的小儿子
随时可能回来

(选自《诗刊》2016年9月号下半月刊)

月光掉下来

月光掉在水中
溅起水雾
我怀揣清月走在岸边
肉体漏出幽光
以前从未走过这样的夜路
不知道月光以这种方式倾泻而下
在水中,在心中
在牵挂的远方
遥想此刻,故乡的月光掉下来
小径蒿草摇动,屋顶碎瓦叮当
多白的月光,再难溅起
一屋子的喧哗

(选自《诗刊》2016年9月号下半月刊)

羊皮筏子

它们是生死伙伴
曾经挤在一起吃草
挤在一起熬夜
挤在一起过冬
长大后,挤在一起进城
血肉,在繁华中走散
城市低垂着生命的味道
在汹涌的黄河上,又一次
看到它们
还像以前那样,紧紧地
挨在一起
渡河

(选自《诗刊》2016年9月号下半月刊)

缝隙

黄土的缝隙里,活着蚯蚓
老墙的缝隙里,活着麻雀
撂荒地的缝隙里,活着母亲的难心
大山的缝隙里,活着乡亲们僵硬的骨节
我,从一重重缝隙中出逃
不承想,有声音在大山深处
夜夜勾魂

(选自《参花》2016年7月号)

老树

老树站在街边
许多声音进了树冠再也没有出来
我见过一对恋人在树下吵架
还看见流浪女抱着树桩大嚎,身边
躺着奄奄一息的孩子
听见一个疯子在树下怪叫
这些声音肯定被大树收起来了
晚上经过时,我有些害怕
万一有的声音突然逃出来……

(选自《诗刊》2016年6月号下半月刊,入选《新世纪诗典第五季》)

浅秋

选一片树叶,把日子放进去
跟随季节的脚步变黄、飘飞,析出黄金
寻一条小溪,把僧衣放进去
濯洗半生风尘,露出一副恬淡的灵魂
找一朵白云,把脚印放进去
历经飘荡、聚散,化作细雨重回人间
截一段雁鸣,把双翼放进去
掠过日渐苍凉的北方,投奔一方希望
养一堆文字,把乡愁放进去
做一个牧羊人,把它们赶上浅秋的山梁
秋天正在我的山乡成熟
长夜中,母亲的白发结满霜花

(选自《参花》2016年7月号)

我也说几句2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
最新评论

简约,但很有质感。

冷梅   2018-07-12 10:35

学习拜读。

周民伟   2018-07-11 2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