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4/09
分享

纸上陈述(组诗)

月夜

鸟雀失了森林,民众叛离国家

当大地一片黑暗

我相信光明,正在路上,艰难地越过沼泽

此刻,我该怎样称呼

一座村庄,带血的羽翅,及无法反刍的记忆。

是谁,把一滴泪嵌在夜空,摇摇欲坠。

2019.3.15

暴风

无法推倒这悖论。

谬误登上统治者的宝座。诸神扬手

便是号令。刀客,骆驼客,纷纷弯下腰身

大漠臣服,献上车马,经卷

我不会与之为伍,失策的马群,被迫害的家园

不容辩驳。

2019.3.15

家园失耕

悲伤的大地,悲伤是父亲额头上的光

忧伤的诗歌,忧伤是大地端着的灯盏。

野草群起,并不是为了攻下村子的良田

恰恰是因为生锈的镰刀

失去锋刃,它们才长的七扭八歪。

——一切只是为了盖住,一座村子的伤痕。

2019.3.15

强弩之末

水一样,梦有时是一位谦谦君子

有时是一个恶魔

吞噬现实的躯体,打倒一个人的一生,或自由

嗜血的暴君,偏爱浓墨的夜色

为所欲为,在孤独的条款上创造第三世界的规则

我是一个被时代终结的人

我反复强调,没有再生世界

只有自己的末日

相反的方向,有幻境与魅影围追堵截

尘世给予我们一切(包括春天),又封住我们,生命的脉搏。

2019.3.15

纸上陈述

不切实际的叛逃者。

在村子的良田里种下愿望,在城市的一角

等待发芽

莫不是父亲挺直了腰杆,

莫不是父亲行使了自己的权利,自由

才得以存活。

回不去了。即便割断颈项

忠诚早已远离,正义早已远离,在倒塌的废墟上

真理正在求助于风。

纸墨鄙视一个懦弱的诗人,在光明来临前抹掉称谓。

2019.3.15

终结者

良田失耕。需要有事物填补

五谷粮食的位置

野草勉为其难,野草是否就成了

五谷粮食的终结。

母亲远走。留下那么大

一个漏洞需要填充,眼泪占了上风

眼泪是否就成了孤独的终结。

假如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我把它称之为苦难。

2019.3.16

我是从黑暗中走来的,阳光才愿意

把金币撒下来

我是富翁了,黎明盖章肯定。

但村子仍旧一贫如洗

但我的精神世界仍旧一贫如洗

——一贫如洗。

诗人啊!我一直希望能与你对话,天使或魔鬼。

2019.3.16

如何能让村子繁荣?

失陷是重生的另一个条路,或光明。

但我们需要追寻真理。

在不断地学习中,聆听神语

对一座村子去留的论辩,唯智慧至上。

2019.3.16

我曾一度扔下五谷粮食

紧抱诗歌

这种疯狂可以理解为失去理性。

而我又在诗歌中,一味的追寻理性。

这不是讽刺,这是自由的一种方式

2019.3.16

辩证辞

是否可以否定村子的伟大

绝望会告诉你

是否可以肯定村子的渺小

希望会告诉你

门口的葡萄树不这样认为

秋天一过,父亲把藤枝盘起来,像一条蛇

冬眠。雪化了

伸直身子,每一个芽节上都吐着芯子。

2019.3.17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