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8/08
分享

只有故乡能容得下一滴眼泪(组诗)


三对面

我看着月亮,月亮看着我

星星不说话

天空敞开心怀,容得下白云,容得下黑云

大地容得下石头,容得下流水

只有我,容不下一滴眼泪

那么大的故乡,眼睁睁看着它们碎在了异地

2018.9.17

麦田谣

把月光种在地里,麦芒上有了寒光

把一滴泪种在眼眸中,长出藤蔓来,烟雨一样

巷口的杏树上乌鸦在歌唱

嗓音中有了麦芒上的寒光

至阔处,流水有了走过石头的声音

在低处,人间有了高于天堂的真实

2018.9.17

脚步

坪坡川走不动了。把曾经的辉煌

交给草掌管,同时交出权杖的,还有父亲

卸下身背的月光

盖住母亲的坟头,熟悉的三个人

在夜晚相遇,不说话

易碎的玻璃托着夜晚沉重的躯体

向着生地,向着黎明

一个虔诚的佛子,向着圣主一寸一寸

——挪

2018.9.17

静夜思

多深的火海是一个人眼眸深度

在落日背面倾听一个人的心事,与村庄的哭泣

靠麦草垛填充缺失的部分

秋天把黄金献给向大地举刀的人

月亮是他无法收割的伤痛

多少个冰凉的夜里,挂在他脸上

2018.9.18

无名冢

在一座不知名的坟墓前

残阳带来温暖,吸引黑夜,胸怀石头的人

坐成了碑石

秋风举着利刃,落叶随风而落。

守灵人不知去向

2018.9.18

坪坡川谣

我们走了。

坪坡川还在那里

容得下我们,容得下生,容得下死

乌鸦走了。

巢还在那里,野草立起来,高举箭镞

容不得任何侵犯

2018.9.18

寻找一株母亲口说的苞谷

地膜铺到崖边上,列兵站在崖边上,苞谷杆子

荷枪实弹,迎接远道而来的首长

我一遍一遍搜索

像一个排雷手,不放过任何蛛迹

在这一整片我的弟兄中

始终都没有找到,哪一株是母亲当年种下的

2018.9.18

奢望

夜的窗户纸,经不起推敲

经不起阳光的指头

父亲从嗜睡无语,到晚睡早起,大起大落

仍然走不出往事的泥潭

深陷泥潭的人,只希望手握的稻草

早一日断掉

2018.9.18

最后的战争

坪坡川是他的阵地,手握镰刀

打败一次次进攻的草族

势单力薄啊,又一块一块的失守

这几年他手下缺兵少将

只剩麦子,玉米和洋芋,胡麻受过重伤

它们只听命于父亲

高举炊烟大旗的人,旗帜倒了,阵地也就没了

2018.9.19

送寒衣

我们在他乡以生活的名义

一把纸钱,两件衣裳召唤她们摸着夜路来

赶着天明回,不顾路途遥远

2018.9.19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