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8/12
分享

命运是对立等式(组诗)


辜负

天平开始斜了。爱情也跟着

一边倒,饮过这杯,接受后半生的问候

必须接受另一半夜色,饱满的梦花瓣开始凋落

必须收起来纸上艺术

2018.9.21

梦境

她走了。

我从十月极刑中抽出半个身位

请允许我叙述,能够活下来真是个奇迹。

一个瘦弱的提着命

一把干柴一样的女人,她是我的母亲

她与命运完全一致,一排挂在电线上的雨滴

是谁的泪?

她走了,在一场雪盖住撕裂的身体后

黎明与黄昏对立,伤感与泪水等同,属上帝的深意

2018.9.21

卖洋芋

二十袋分两次转运到收购站,让我非常震惊

患有腰疾的父亲,是怎样

把一千三百斤洋芋,从高山上拉下来的

两毛钱一斤,刨去肥料钱不算人工

剩余一百八十元

一年一次,父亲脸上的春天总能准时而至。

2018.9.21

雪地里

我一粒粒踩碎的,是一颗颗星星

疼在心上

多想把这沉重的生活翻过来

喉咙里的一口痰,是卡在我心上的梗

她没有说出口的我猜不透

八年了,功过是非很少有人提及

八年了,总有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在说着什么

2018.9.22

死亡无声

狗尾巴草走失了,野菊花撑起一座山的高度

寒秋之际,能听到的声音,只有满山花儿的呐喊

他们都是我的亲人,在季节的边缘无力自拔。

脚手架带走强子,冒顶带走二蛋

他们留在我耳朵的回音里,比狗尾草的响动还大

多年后我总是突然间听到

天塌的声音,毫无征兆,却又响动太大

2018.9.22

认亲

总让一些声音打断

离世的亲人,会一个个蹦出来

像太阳升起之前的菌类

像雨后的青苔藓,只认墙头一样

将我识别

2018.9.22

营救

一只蚂蚁,拼命寻找出路

一次次碰壁,又一次次冲上去碰壁

直到它精疲力竭。

我丝毫感觉不到快感。用一根树枝把它救出来

仿佛一个救世主,把一个受困的灵魂

从深渊里拉出来,看着它离去

2018.9.22

遇见

她很快就能做好一朵玫瑰

她折纸的速度,与撕出花瓣专注的样子

像一朵在风中摇摆的玫瑰

我认为这是上苍赐给人间的娇艳

唯她是静止的

我们彼此之间隔着一条长凳的距离

但别人一定会认为,这是一段爱情的距离

2018.9.23

童年

大雪封山,清出一块地

撒上一些米酒泡制的秕糜抓麻雀

小米养命,也能杀生

一只鸟和一个人最终的下场,差不多

可怕的是玩了心机的人

像捡拾小煤块,把昏了的麻雀

送进火炉里,活活烧熟了——吃肉

2018.9.2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