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墨未浓的头像

墨未浓

鲁迅文学院学员

诗歌
201809/12
分享

秋色记(组诗)



墨未浓


之一  秋夜读月


我不小心撞开了夜的门

夜在我的睫毛下留了一记吻痕

我要继续行走,携带着食粮

拄着相依为命的拐棍


有时候我真想抬头看一眼天

怕只怕惊厥了月色的红晕

这会儿我摘下老旧的眼镜

呵一口凉气,拭一下灰尘


我并非慕名月色而来

微凉的秋水皴起了皱褶

即使用双手去温暖

也熨不平此生的沟壑


之二  秋深不回


如果我的生命能退回一步或者几步

像一盘象棋或者积木垒砌的木屋

退回嚣张气焰的那员快车

退回飞檐走壁的那块横木

退回浓墨重彩的那一笔

退回横戈啸叫的那匹马

退回画地为牢,退回海市蜃楼

退回固步自封的士撵象步

退回毕恭毕敬的叶落归根

退回星星点点的羞涩


若是这样,我躺在深秋里

该会听到生命最初的声音


之三  临秋不语


当云朵低垂,灰色浸染了天空

当雨幕阻隔,眼光穿不透障目一叶 

当种子深埋,寻找破土的力量

当草木枯黄,秋蝉与树皮浑然一体

当炊烟渺远,乡村成了心灵的童话

当粮食回家,饥饿贵为饱嗝之后的调侃

当火焰熄灭,一切都灰飞烟散

当秋虫潜伏,期盼惊蛰之后的狂欢

当大风起落,鹰翔太空姿态万千

当酣梦苏醒,厚重的土地托起沉实的重担


当说到秋天,说到秋天丝丝缕缕的爱

其实是在说骨骼,骨骼里的疼痛和瘙痒

瘙痒后的幸福和翘首可盼的明天


之四  活在秋天


季节到此为止已经烂漫

剩下的要靠勇气把一切杂碎嚼烂

一定有什么东西输给了昨天

不然你不会咬牙切齿狠狠攥拳

尤其是鼓起的行囊和喜怒无常的脸

即使放下这累赘也未必能释然


活着在秋天就要把淫雨点燃

见或者不见都是人生的奢谈

卑微的行程激活熊熊烈焰

在每一根骨头里都能找到磷火的宣言

活在秋天并不光荣也不幽怨

一根枯枝即使扭折也要登攀


之五  秋天走了


秋天走了,秋天像一个怨妇

秋天镇静得可怕,可怕得惶恐

——秋天是一辆追也追不回来的马车

随着秋风和落叶轱辘远了


秋天去哪儿了,秋天去哪里寻找

一顶草帽打着旋儿在风中奔跑

陀螺没有停止飞转,就是蔫衰的花树

也嘶喊着在流水中飘摇


秋天不是一把刀,秋天的手是酥软的

秋天把心里话抱在胸口

秋天即使真的走了

也要沿着那条光明的隧道


之六  秋风过耳


这不是日冕度量的时光

日冕太真实,触手可以摸到脸庞

这是飞逝的岁月啊,它栖落在哪棵高枝上

在这青葱的喜悦里,心海都染上了金光

夜色足够你尽情地迷茫,风缓缓地兜售着

粗粝或精致的欲望。祥和浸淫着喧嚣

把那束陈年的光芒悬挂在接纳风雨的眸子之上

风来也好,不来也好,在我没有两样


我不再痴迷那些虚幻的假象

让一朵花含苞欲放不如插在牛粪上

风的狂野花受不了,假如在梦中

我拿什么为虚脱的爱替薄情赔偿


之七  秋水伊人


高高的山岗能看到更多的星辰

此刻,雨雾从海上升腾

渡水之舵握着了潮湿的梦境

风景在远方的远方模糊了身影

激情在冰点之下刺啦刺啦燃烧

灼伤了谁筋骨相连的疼痛

薄暮中纤指轻点着艳丽的唇红

色彩被流水涤荡干净

结伴而行是一生的夙愿

季节浸染了灰烬和病毒也要聆听

沾着咆哮的海水和满天的繁星

擦也要擦亮你蒙尘的眼睛


之八  社燕秋鸿


你衔泥筑巢,我翱翔高空

花瓣还没有盛开,翅膀已滑过鸟鸣

阳光在秋天的路途上铺洒着红尘

大海太大,海水太咸

秋风还没有鼓起强劲的风帆

你的翅膀忽闪着,还不够坚硬


靠近是彼此心有灵犀的刺痛

擦肩而过,在碧空万里的缝隙里

张开博大而深邃的翘望,重逢


那些绽放的花朵等待着

献出惊心动魄和悲喜交加的拥抱

像那棵摇曳的玫瑰,砰然心动


之九  秋毫之末


你不用伸出手,真的

你的手上已长满尘世的苔藓

也不必把手放在谁的肩上

世界不全部在你的手掌上

其实你攫取了的还要还回来

大地需要播种,生命不会永恒


生发的细绒总要脱落,你该知道

其实知道了和不知道是一样的

你的小动作真够狠,我没有察觉

万物视而不见,痕迹都在暗道里

你也用不着慌里慌张,伤口已经敷药

血已经流尽,生活还要继续


之十  春华秋实 


我永远不想摘奢靡的花朵

不想在洁净的纸上画下镂空的线条

属于我们的日子还很多,但不是挥霍

我们虽然不够富裕,但坐着精神的宝座

我们拒绝庸俗的生活,不为物质而心律不齐

即使狂潮来袭,我们的灵魂也不会哆嗦


我们像一尾游鱼,在时空的隧道里穿梭

宇宙无限广袤,心灵抽搐中狂狷如何

岁月棱角分明地雕琢着,因果承受着诽谤

但我不会去粉身碎骨,为无谓的事物逞强

一百年或者以后,我变成一堆磷火

隔着忘川之水,我的爱还会那么鲜活


【创作手记】这一组诗是喷涌出来的,带着粗粝而原生的石油味道,而不是净化过滤的精品油。这样的写作是痛快的,是酣畅淋漓的,当然也是无拘无束的。每写一首都彻底否定固定的思维模式,打破僵局,重塑新诗。虽然力不从心,心向往之。十首诗歌归拢到《秋色记》这个题目下,是写秋色吗?呵呵,多事之秋,不尽然也。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