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牧之的头像

牧之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鲁迅文学院学员

诗歌
201807/20
分享

高原,我的高原(散文诗)

高原,我的高原

           牧之(布依族)

   鹰在高原盘旋,月从天海升起。

   我在高原深处等待闯滩的艄公在高原河出现,梦中的期盼已化作如浪的桨音,随涛声挂在浪尖,让不屈的呐喊在闯滩艄公的号子中延续生命骚动的潮汐。

   远方的海岸在展示诱惑,我悸动的激情与云彩在高原开出了炫目的花朵……

浪涛在泅渡我翻滚的心潮,飘逸的笛声在高原丛中喷涌,澎湃着祖先雄性的血潮……

我伫立在高原的老歪脖子树傍与啸风一起,从黎明到黄昏等待梦的歌谣深入高原,穿越历史和大地,在峡谷中遨游飞翔。

此时,一枝傲雪的腊梅,开在了高原的悬崖。

 

霞光飘逝。

劲风在高原疾驰,生命的舞蹈如散发出幽香的兰草,曼舞在灵魂的大地,随一曲蛹化蝶的高原情歌,与悬崖畔的松涛一起成为高原人叩拜的风景。

于是,高原把胸怀敞开,接纳阳光和风雨,接纳闪电和雷鸣。

所有的仰拜者,都被飘扬的经幡触动心海,升腾起四射的光芒,照耀群山,任涓流成河,任风起云涌。

一阵狂风,回旋于高原,我手握枯枝燃起温暖的火焰,朝着时间的尽头祈祷:

高原人,不能再遗落今日的时光!

 

   夕阳西下,四野苍茫。

   风萧、马鸣、雁叫,溢满了高原人远征的呐喊。

   高原河的舵手,载我渡过了心灵寂静的岁月,走进蔚蓝下的高原,阅读辽阔、悠远、期盼,等待一次凤凰的涅槃,让高原缠绕指尖幽香的花朵不再凋零。

   风走了、云飘了、雨来了……

   一盏明月,挂在了高原的树梢上。

   我的心海,瞬间碧蓝一片。

   于是,奔腾的流岚在高原的天空抒写着高原人的梦幻……

   于是,祥云缭绕,高原雄浑!

 

   梦过繁星。

一个人走在高原。

辛酸,埋头跋涉。兴奋,仰首望天。

盛绽五谷与杂草树木的高原,接纳着岁月的红尘滚滚,也维系着我今生与来世的承担和爱恋。

高原之上,河流之上,有我祖先远古膜拜的图腾,凌空翔游,雄浑逶迤。

高原的天空便透明深邃,高原的大地便辽阔浩瀚。

暮霭如涛。

悬崖上伫立的老树,沉淀着高原太多的孤寂。

溪涧山谷的一朵花,在顾盼着谁的叮咛?馨香着谁的岁月?

高原河的岸边,我抚摸着骚动的纤痕,有野火奔突于绝壁的岸,有血光在浪尖闪烁。

我看到,明明灭灭的是高原河生命的昭示。

回眸遥望,啸风已拂过高原复苏的桃枝。

 

   雨潇潇,雾茫茫。

   高原的路,不再有幻影模糊,不再是白云飘忽不定。

祖先高傲的头颅,撞向了湛蓝的天空。

向晚的风里,我生命的潮汐,无论是远征或放逐,都会在高原种植血与火的交响,不管是狂风暴雨,不管是闪电雷鸣。

高原一望无际的葵花开了,声势浩大。

在春天,一切都充满着期待。

我拉着祖先闪电的筋骨在高原奔跑,拐过悬崖,以山为邻,以河为界,呼唤高原的奇迹。

阳光依旧。

草木依旧。

祖先那节裸突于高原危崖之上的根与孤独与悸动一起划伤了我苦痛的印痕,而炫目的星光仍在高原闪烁,俯瞰苍生。

我知道,高原之舟的梦,仍在闯滩!

 

                          六

 长风浩荡。

 雁阵逶迤。

 我努力地感悟高原祖先箴言的内涵。

 雪花于夜里叩门,我听到了一声尖锐的鞭哨,她以低头的姿势幸福地穿过高原沉重的日子。

雪原的尽头,一枝香梅悄然绽放。

我在晨梦的高原艰难跋涉。

远山的忧郁被风带走,生命或静或歌,或忧或喜。

面对浩溟,山成了帆,傲立着山的风骨,我灵魂的舟楫如飞,带着思想与信念在高原河里逐波逐浪。

澎湃的火焰,焚烧黑暗的灵魂,在岁月的河流之上,等千年的生命之舟,拽进蔚蓝的沧海,怀抱我的热血走向高原深处。

在云彩之上,在星光之下。

高原弥漫泥土气息的笛音萦绕我的终生。

我是高原孤独苍穹里的一个感叹。

牵梦的跋涉,便是高原人内心的光芒。

 

                         七

独立旷野。

时间还像高原的山一样蓬勃,阳光在高原泅渡沧桑与亘古。

我的心箫如水。

飘忽的云朵在高原之上不停歇,也不辗转,直到那一眼传说中的山泉喷涌,把大海的涛声推到了高原人的脚下,我便感到了大地的颤动,让高原的时光浸淫每一根肋骨,守住高原的灵魂,听自己的心跳,读远方的涛声……

此时,一轮满月在高原朦胧地抚慰大地,让一切都皈依清辉的梦境。

一声马啸,闪动着猎猎风声,渗透着彪悍与骚动叩开了高原紧锁的门庭,划一道弧光,向天空刺去……

                           八

高原的五月,炊烟袅袅。

被沧桑磨难的高原人,挥舞铮亮的镰刀收割高原的麦香、微笑与期盼。

我于深夜穿过麦香的呼唤,高原的一树歌、一树泪、一树神,一瓣香、一瓣梦、一瓣忧都一起在风雨中茁壮成长,淋漓尽致地演绎着高原鲜艳欲滴的绽放。

山鹰翔集。

高原人牧羊的鞭子如蝶翻飞。

此时,我触摸到高原的泪痕,转识成智,心中的种子便在祖先灵魂皈依的地方萌发,向着所有的春天撒去。

我的血液,随着时间的流动,在等待喷发的机会,走出僵涩的梦魔。

奔腾的高原河便没有了退路。

于是,高原人把心中的呐喊汇成了激流,扬帆向海……

 

岁月如镰,江河依旧。

高原人与大山论高下与蓝天比辽阔的激情在我的血脉中悸动。

黎明的曙光便以青铜的光芒审视高原的骨骼。

我凝视高原林中飞翔的蝴蝶在天空划开更辽阔的空间,我心房的钥匙打开了高原重叠的暗锁。

倾听高原流淌的梦呓。

阅读高原抒写的大地之谜。

与河流、海洋、天空、大地对话,把心灵的钥匙放在高原。

于是,高原的桃树萌动了新的花期,峡谷的河流涌来了新的潮汛。

 

旭光冉冉。

生命之舞风起云涌。

我心灵的照壁在攀爬高原饱经风霜的枯藤,野性的刀锋便席卷高原的风云,把天空的心脏根植于高原。

旋风劲吹,月色荒凉。

我豪饮高原的壮气,祖先们荷锄归来的身影沉重而坚定。

高原的涅槃之地,有淋漓的情愫被苦难磨亮,自然与生命便繁衍得热烈而智慧。

翻腾的高原河便起伏着新的向往,潜伏着新的期待。

我在裂谷的崇山峻岭中,接受暴风雨的洗礼,让唐诗宋词、洞箫笙歌在辽阔无边的高原丛中完整从容,幻化成故乡的缕缕炊烟,清越、古朴、幽婉……

于是,高原的希翼便有了新的高度,高原的激情便有了新的张力,高原的飞翔便有了新的速度。

于是,高原人内心的波澜便任梦中的蝴蝶翻飞、繁花似锦、吟风弄月随大江东去,浪淘尽……

于是,我的生命便与高原血脉相连直到地老天荒……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