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牧之的头像

牧之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鲁迅文学院学员

文学评论
201808/07
分享

历经风雨见诗情——序罗迦玮诗集《沉静的绿叶》

历经风雨见诗情

 

——序罗迦玮诗集《沉静的绿叶》

 

牧之(布依族)

 

一天,迦玮打电话过来说:准备再出一本诗集,你就给我写序了,话语不容商量。自然,和迦玮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不能推迟,更不能懈怠,电话里就欣然同意,连说好、好、好,还一再强调,千万把诗集电子版发我邮箱哈。

回过头来,想想迦玮的人生之路与诗歌之路,还是不禁感慨万千。

迦玮大学学的是理科,和诗歌不搭界,按常人的想法,是不可能与诗歌惺惺相惜的。可是,人生就是怪,学理科的人但凡写起诗来就不一般,而像我学文科的写诗就有这样那样的羁绊。也许这就是生活吧,迦玮大学毕业后,诗歌就仿佛和他若即若离,渐行渐远,一切就像童话世界里的故事一样,从参加工作的从教到从政,所有的经历都顺风顺水,就连他自己可能都没有想到,离开诗歌,他的另一片天地是那么的广阔无边。

是的,当他离开自己充满爱恋的诗歌世界时,时光就是不负有心人,现实生活回报了他丰厚的硕果,从教改从政后,让他踌躇满志,让他壮志凌云。可当他想一展抱负时,多变的人生与岁月给又他开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玩笑,猝不及防的坎坷让他跌入了人生的低谷,残酷的现实让他在时光流逝的瞬间饱尝了人间的冷落与酸甜苦辣,想欲罢不能,欲理还乱。

时光一如孔老夫子的感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岁月是公平的,无论你的人生之路是顺风顺水抑或坎坷不平,时光都是给你公平的待遇。

为此,历经坎坷后,迦玮在一篇散文里说:临近中年,忙于生计的奔波,从林场干到煤矿,都是在偏僻的山野忙碌,后从煤矿干到药厂,干到电力、旅游、电建,日子渐渐稳定。随着时光的流逝,岁月的沉寂,迦玮那个不灭的诗心便也鲜活起来,丰沛起来。

正如人们面对现实与人生常常感叹的一样,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必然为你打开另一扇窗。就像刘欢的励志歌曲《从头再来》里唱的:

昨天所有的荣誉

已变成遥远的回忆

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

今夜重又走入风雨

我不能随波浮沉

为了我致爱的亲人

再苦再难也要坚强

只为那些期待眼神

心若在梦就在

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看成败人生豪迈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是的,人生的路,可以弯曲,坎坷。只要精神不倒,意志顽强,人生的挫折就算不了什么。

确实,生活的坎坷,人生的沉浮没有击垮迦玮,反而促使他不断反思和奋进,顽强和进取让他的诗歌之路越走越顺。在沉思中努力和奋进让他的诗歌、散文作品相继在《贵州日报》《广西日报》《十月》《民族文学》《星星》诗刊等全国各地报刊发表,也成就了他的第一本人生炼狱之作,诗集《歌声漂泊》在2004年2月由当代中国出版社正式出版,也赢得了读者的青睐,随后诗文集《心路历程》《人生点滴》相继出版发行,创作的诗歌、散文也分别获贵州省第七届、第九届、十一届“新长征”职工文艺创作评奖中分别获得诗歌类、散文类二等奖、三等奖、一等奖。

由此看出,迦玮经历的岁月风雨和人生磨难,诗歌给他证明了“不经风雨怎么见彩虹”的人生真谛。

纵观迦玮的新诗集《沉静的落叶》,不难看出,迦玮是一个勤奋笔耕的诗人,人过中年之后再发力,出手就显不凡,诗如泉涌,俯拾的所见所思都是他诗歌的吟唱,内心的思索,刻骨的反省。于此,让我们看到了诗人迦玮的真才情、真人生。

家与故乡,是迦玮灵魂的皈依,是他人生旅途出发的起点,是他一生情怀的栖息地,更是他诗歌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

在《家在心中》他写到:年关将至/独守寒夜的寂寞/心中热气腾腾的/依然是母亲/烹饪的可口饭菜/在家中的召唤//不期而遇的大雪/迷茫了回家的路/却也让人/在雪花的飞舞中/看见了父亲/满头的银发//人在外/心在家的日子里/天涯海角的漂泊/只是一只风筝/永远也离不开/亲人的牵挂和祝福//父母在/家就在/阖家团圆的美好/如今都变成了回忆/远在天国的父母/拉长了回家的路//一路的追忆一路的呼唤/方知父母/就活在自己的心上/家在心中的感激/已是眼中的热泪。
   
迦玮这首诗充满了无限乡愁的美丽旋律,读来感人至深,也让我想到了唐朝诗人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还有李白的《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起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这些诗都是母爱的颂歌,都是思乡的情怀,都是游子的报恩,都是怀亲的心绪,它们都有异曲同工之妙,诵读起来着就会让我们感受到了诗歌的魅力和勾起我们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情感共鸣。同样,迦玮离开家乡漂泊在外多年,思念父母,思念家乡,思念亲人的情怀就会在他的诗歌里喷涌而出。

于此,我想到,迦玮人在异乡,心系家乡的日子里,诗歌就成了他慰藉灵魂与乡愁的良药,成了他思念故乡亲人的桥梁和纽带。
   关注脚下的土地,是每一个诗人创作的必然之路。而当我们面对着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时,一个诗人的善良、就会在他的诗歌中用爱心与激情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为战胜自然灾害鼓与呼。

大家都不会忘记,2010年,贵州、云南、四川、广西、重庆五省市遇到了百年难遇的旱灾,贵州黔西南成了旱灾最为严重的地方,重灾区兴义市则戎乡冷洞村村民们不屈不挠的抗旱精神感染了作为诗人的迦玮,他在组诗《南方,我抗旱的家乡》中写到:用求生的强烈愿望/激发抗旱的动力/开山引渠的号子/从此响彻家乡的天空/血汗化成的清泉/在翻耕改种的田野上/浇育着明天/丰收的希望……天地间/于是有一个声音/传遍云霄/“不能让一个群众没有水喝”/滋润了乡亲渴盼的心田/送水的队伍来了/救灾的粮款到了/生命的希望/汇成涌动的激情和抗旱的斗志/我的父老乡亲在劳碌中/又有了欣慰的笑容。

是的,面对我们无法回避的自然灾害,我们除了要拥有一份冷静之外,还要保持一份坚强,要坚定一种信念,要撒播一份关爱,只有这样,才能战胜自然灾害。

在大灾大难面前,作为诗人,迦玮用他的诗歌来鼓舞激励受灾群众战胜旱灾,同受灾的群众站在一起,他用诗歌诠释了作为一个诗人的爱心和善良。

作为一个诗人,面对生活,更要有自己独特的思考,要有自己人生的视角和感悟。迦玮作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一位在世俗浮躁现实中生活并能用自己的目光关注现实生活还能感悟生活诗意的诗人,他在《在苦累中站立》是这样抒写的:流星划过夜空/是昙花一现的亮丽/岁月的长河里/我已渺小如一粒埃尘/但愿急速的飞扬/也能擦出生命的火花/让人生有了/片刻的精彩……//痛苦就痛苦吧/痛苦中的人生/才会拥有生命最真实的体会/劳累就劳累吧/劳累中的人生/才会拥有精神最忠实的支撑/在苦累中站立/人还是一个顶天立地/活着的人。

是的,一个对现实麻木不仁,对生活漠不关心的诗人,是写不出这样的感悟与思索,也不可能让自己的生命因诗歌而精彩起来。

爱情是诗人创作永恒的主题,《诗经》里的《关雎》中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蒹葭》里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给我们描绘了浪漫爱情的美好画面,让我们对 “执子之手,与子揩老”的爱情充满了向往与希冀。而梁山泊与祝英台、张生和崔莺莺、司马相如和卓文君……这些超越了尘世的物欲与门当户对的爱情成为爱情的绝唱和楷模。人们对这些爱情的颂扬,也激发了人们对美好爱情的向往与追寻。

迦玮也不例外,在诗集《沉静的绿叶》有很多写爱情的诗歌。在《想你》一诗中迦玮是这样抒写的:想你/是一种彻夜难眠的无奈/迷惑着的清醒/在夜的边缘徘徊/闭着的眼睛/守着美好的回忆/一个超越现实的大胆幻想/演绎着岁月的风和雨//爱/一个简单却不能随口说出的文字/藏在灵魂深处/逃避着朔风的凛冽/或许你灿烂的笑容/就是温暖的阳光/在记忆的深处/解冻青春已逝的岁月……

在这首诗里我们看到了历经人生的风雨之后,人到中年的迦玮对爱情的沉思和反省,美好的爱情与现实的爱情不仅需要浪漫温馨,信赖责任,更需要用心来经营,用岁月来考验。就像苏东坡的《江城子》所抒写的一样:“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这就是爱情的绝唱,这就是爱情的忠贞。

阅读迦玮的诗集《沉静的绿叶》,我感到他的诗是质朴的、真诚的,发自内心,无论写的是故乡、母亲、青春、山川田野和最亲密的爱人。即便是那些思考岁月与时光、爱情和人生的诗篇,也并没有陷入缥缈的玄思,而是通过亲身的体验感悟表达出来,只有这样,诗才能感染人,鼓舞人。

迦玮是经过生活坎坷磨难的人,随着岁月的流逝,他真诚地保留着一颗热爱生活,热爱诗歌的心,这正一个当代诗人最难能可贵的品质之一。

法国作家、哲学家阿尔贝·加缪在《西西弗斯的神话》说:“带着世界赋予我们的裂痕去生活,用残存的手掌抚平彼此的创痕,固执地迎向幸福。因为没有一种命运是对人的惩罚,而只要竭尽全力就应该是幸福的。拥抱当下的光明,不寄希望于空渺的乌托邦,振奋昂扬,因为生存本身就是对荒诞最有力的反抗。”

历经苦难痴心不改,是的,作为一个诗人,面对生活的不公与无奈,必须要有一个坦然的心态,不屈的情怀,这些,迦玮做到了。

所以,读迦玮的诗,我看到一颗真诚的心,一颗历经风雨见诗情的心。

如果要说迦玮的诗有哪些不足,我想到一个词:作品的“厚度”清浅了一些。但迦玮的诗无疑是有思想、有感悟、有追求、有诗意的,但通读之后,我认为,迦玮的诗歌还有提升的余地,在作品厚重、意境、意象、个性以及诗歌的凝聚力、冲击力、感染力等方面还须继续不断努力。

我相信,面对诗歌,迦玮是有着坚忍不拔的毅力,他在诗歌创作上还会有更大的进步,只要他在创作上不断在继承中求新求变,用自己生命的感悟与时代精神更好地结合起来,突破自己,超越自己是指日可待的,我们期待着。

是为序。

2018.8.6夜于兴义东方广场陋室斋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