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牧之的头像

牧之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鲁迅文学院学员

诗歌
201806/05
分享

握住岁月的锋刃(组诗)

握住岁月的锋刃(组诗)

 

牧之(布依族)

 

日子的间隙

月光入眠,我们像时光的潜伏者,在等

遥远的冰山上雪莲花迎风绽放,而这晚

太过安静的夜,弥漫着菊花之野的冥想

柔和的光晕,正在我们的指尖伫立

日子的间隙里,我们刚抬了一下头

旷野的蚂蚁们,纷纷从它们的家里出游

 

我们抓一把时光抛撒,日渐苍老的河流

一如所有的石头转瞬消失,爬山虎

有红尘的禅机在眺望,一些风声和雨声

在随我们一脉相承的乡音,再叫醒

小桥流水人家,在四季里翻转轮回

 

回首一阵风一场雨,光阴摇曳着无奈

一块秦砖与汉瓦泄露了祖先的山盟海誓

树枝上有黑色的风雨飘摇,而鸟巢安静

我们只有等待那些跳动的灵魂,与微风

在一条古藤上,重新走回炊烟的乡愁

 

守望

日子有时锈迹斑斑,而鸟鸣、荒野、泥泞

默守着一方寂静,我们在春天铤而走险

而江畔,在游走的鱼儿念叨着慈悲的词

恍惚间,一道闪电劈痛了如水的炊烟

一片莲,在晚风中与无尽的余晖守住春梦

 

一只小鸟,在时光里悠然打坐

我们在一首民谣里嬉戏,一场连绵的雨水

开始与沧桑往事和世事磨难,一起剖析

石头的腹语,在虚掩的窗棂里反刍时光

直到鸣啾的麻雀和叽喳的母鸡唠叨岁月

腾起的尘埃里,有寒光依旧在闪动

 

落花开始清瘦,风华褪尽的梧桐留下风骨

岁月把灵魂引渡,我们无数的借口

刻入守望的明眸,与又起的秋风追赶

太阳落寂的的脚印,穿越时光的渡口

看春花秋月何时了,然后,把守望挽留

 

远方

渐行渐远,西风把夕阳吹落

鸟影在树枝上摇晃,向阳的山坡上

有我们思念和牵挂的亲人在赶路

那些天涯的套路太深,我们只有沉下心

与闯入尘世的游魂,一起临水而居

 

雪花飘得高深莫测,远方的旅人

却与天涯不离不弃,逝去的风声悠远

把一壶酒温成旧时光的跌宕起伏,之后

与河流的伤口在岸上翻滚,等前行的渴望

被风带走,迎着落月与古道的忧伤

在时间之外,抵达石破天惊的一段时光

 

说走就走,江湖的尽头有百川入海

却暗含清晰的杀机,而荒草杂芜的墓地

有一匹卸鞍的马在嘶鸣,放纵的辽阔与幽深

在远方与延伸的雾岚嵌入逼仄的雨巷

而我们留在旅途的灵魂,像飘摇的雪花

一片被就地吹散,一片还在远方跋涉

 

一场雪

秋风突然拉长忧伤的日子,一场雪

不期而至,河水在不紧不慢驾驭空寂

阳光走在雪地上,我们保持着沉默

而一只鸟在雪里啄食,身后是日暮苍山远

有尘世无数的城府在归途中掩埋来路

 

隐秘的刀锋,在风雪中切下一段月光

一朵腊梅,有生与死在众生芸芸中

去赴汤去蹈火,之后驻在不胜寒的高处

将光阴闲置,等雪灌满风和田野的空旷

时间之水便有暗流汹涌,苍茫的空白

依然有我们搁浅的春光在远方闪烁

 

寺院的钟声依旧不知疲倦,我们的

梦里梦外有青草青、有落叶黄

而喜鹊的空巢在积雪的树丫上

有缅怀在敲击着大地,与追月的孩子

在树藤上系紧聚拢又飘散的雪花

于是,黎明的风景与我们,用熟悉

走在陌生的雪地里,看树影埋名

 

眺望

春风在恍惚中隐身,安静坐在自己的影子里

绿色无所顾忌,纷繁的想象渴望暮晚的霞光

我们的内心有大海与天空在蛰伏,一阵风

陷入沉思,而四月的残雪里,有蝴蝶厮守

并随风搬运花粉,我们俗世的生活

便有眺望翻山越岭,在喧嚣中撞出日子的痛感

 

生活的弦音之音,把漆黑变成火光,那些

桃花梦都回到纸上,对空山新雨后视而不见

我们在光阴的敲打下,立在思念的斜坡上

把眺望种在孤独与飞翔里,然后,与桂花

在断魂的路上,把风与雨的记忆留给落月

 

阳光开始漫不经心,马蹄在长亭之外

与岁月的迷茫交谈,我们守候的月光星光

便有经声和风铃在烟花三月,抱雪而眠

那些梦见小鸟的人,行走在薄冰之上

我们放眼眺望,有独立的鹤感叹,逝者如斯

 

黄昏辞

此刻,树影下的蚂蚁们无迹可寻

一团团烟云,与山一程水一程的跋涉

天各一方,而我们习惯了深秋黄昏的独白

渐行渐远的背影,如夕阳迟迟没有落幕

晚来的风里,有候鸟来来往往打开天之门

 

时光之泪已经遁迹,苍山已远,纷至沓来的

誓言如卜辞,被荒野的祈祷预约,遍地尘埃

我们抵达不会叛逆的天空与河流,残余与灰烬

同我们指尖上的锋芒和夜露,赞美或记忆

铭记透明的白莲花,枯死的红玫瑰

 

在黄昏的大道上独自苍茫,我们需要安宁

赎回自己的忏悔,像黑夜般寂静,燃一柱香

同时间锋刃上长出的斑驳锈迹,一起忍耐

在荆棘或花朵中埋葬自己,远山依旧苍茫

散而不乱的桃花里,有尘世的辽阔

与措手不及的忧伤一起,在黄昏,层峦叠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