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牧之的头像

牧之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鲁迅文学院学员

诗歌
201809/26
分享

诗画平塘


   牧之(布依族)

 

中国天眼

 

独对苍茫,群山沉默。 

无论我们从哪里出发,夕阳下的天眼都是我们的福祉。

中国天眼,对着亿万年的苍穹瞭望,平塘与克度便牵引着世界的目光。

与宇宙对话,人类那些走失的光阴如月光洒在幽深的山谷与137亿光年的星河一起,见证深邃,领略浩瀚,抵达遥远。

南仁东,这个与FAST共度一生的科学家,他在天眼里一个静静的回眸,人类与宇宙,那亿万光年的距离,就在500米口径里触手可及,演绎着中国科技天翻地覆的传奇。

 

   时光不老,我们在自己的世界里低吟浅唱。

而天眼的另一种飞翔,在平塘的深山中,与秦风汉月一起,在星光璀璨的银河里与宇宙对话。

我们心的翅膀便有银光散射。

岁月之外,我们端坐在尘土之上,以另一种方式解读自己的时光。

月朗星稀之夜,嫦娥在广寒宫里寻觅乡愁,而南仁东探出的这一条诗意盎然的路径,正让我们与宇宙灵犀相通。

于是,中国天眼脉冲信号,发出对远方星球的真挚问候在宇宙深处的驿站里流连着,徘徊着,欣喜着,悸动着……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拂去岁月沧桑的尘埃,收抚我们的心拜山谒水,用我们的扬眉吐气眺望宇宙苍穹,不畏惧任何挑战。

我们说走就走,和南仁东一起奔向137亿光年之外的碧海青天,用中国自己的天眼,从“玉水金盆”的平塘出发,上九天揽月,破译137亿光年的密码。

让炎黄子孙在岁月长河的另一种洗礼,枕着祖先们千年的梦想入眠。

让世界惊叹。

让岁月无悔。

 

在天文小镇

 

月光与嫦娥舞袖而来,天文小镇的春风里便有云卷云舒。

暮归的乡音里,有高原纯净的呼吸与呐喊,而那些隐匿的朝圣者用五谷留香的痕迹期待一场与天眼浩瀚的缠绵。

 

时光不语,夕照拉长岁月的荏苒。

那些唐宋的风,明清的雨与天文小镇的流年、光阴、岁月一起穿越137亿光年的星河,在浩瀚的天宇里抒写一段段传奇。

 

推开落日,乡愁中的圆月水灵而耀眼。

我们与时光一起在日月桥、星汉桥漫步,与天眼在嫦娥路一起流连。

流星雨,穿透深邃的苍穹。

那些沉浮的云开始远走……

 

生命的帷幕在徐徐拉开,杏花雨有隐忍的香姗姗而来。

回眸季节的轮回,我们随岁月一起淡定、从容。

于是,在天文小镇,我们与时光一起拥有一颗纯洁安宁的心。

 

仰望天文时空塔

                              

    与和畅的惠风一起抵达,无数的星光在时空塔上如灵光闪现,我们依旧的记忆里,有空茫和寂寞纠缠不清。

蓦然回首,时空的苍穹下,岁月有险峻的峰顶,有幽深的峡谷,有汹涌暗滩的河流……

我们仰望时空塔,为喧嚣的红尘守住一方宁静。

天地间,日月的情怀与我们一起在清幽的竹林下弹琴,吹箫,饮酒,歌唱……

 

和落日相遇,蛹化为蝶。

在时空塔下,克度的晚钟敲响了祖先们千年的沉思,让我们藏在心底的乡愁化为血脉里恬静的温情,推开雕花的轩窗,与青石雨巷里的烟波流转成游子的一帘幽梦。

 

山一程,水一程。

我们为时空塔而来,远处,有春雨如期滴答。

风,改变了方向,沿时空塔拾级而上。

在99.99米的塔高,时间戛然而止。

我们走过的岁月,有霞光倾泻而下,被风卷起,挥之不去。

时空塔下,天地明净,梦入佳境。

 

 

星际家园

  

一声布谷鸟的鸣叫,唤醒了高原深处梦的流连。

星际的家园里,适宜慢行,或者是寻找……

   南来北往的脚步为中国天眼停留,岁月的赞美,让我们再次逼近充满梦想的童年,和那个两小无猜的岁月。

 

在星际家园,我们看日月星辰,听晨钟暮鼓。

来自天宇之外的惊奇,让我们望眼欲穿的守望变成现实,任眼泪回到宁静的对面,与一朵白云相依相偎。

 

穿过风声雨声,星际家园的灯火开始阑珊,梦里的故乡有星罗棋布,有故事传奇,若隐若现,而那片浩瀚的星宇,还在遥远中顾盼我们在尘世的流连。

翻过季节的分水岭,星际家园挂起的红灯笼,让我们童年追捉蜻蜓飞踩着牛蹄印的脚步找到了回家的路。

而此刻,在星际家园,失望后退,道路向前。

 

塘边天坑群

  

亿万斯年,高原还是海的世界。

   塘边的天坑群潜伏着,等待横空出世。

   而岁月在宽衣解带,与高原丛中的山与水潜入平塘的血脉,孕育天坑的世界。

   于是,重峦叠嶂长成了天坑的骨骼,九曲飞瀑幻化成了平塘骨肉至深的翩跹。

   而我们的每一次呼吸,都绿成塘边的森林与流水。

  

   风过塘边。

   天坑的地下河汹涌澎湃。

一抬头,风口浪尖里,有天马行空,有草长莺飞,有阳光普照,有炊烟袅袅……

   而我们,与天坑的一场雨相遇时,时光幽深,岁月迷离。

  

蝉声响起。

鸟鸣,在天坑的树梢集结。

   春风不期而至,蝴蝶与蜜蜂携带我们刻骨铭心的乡愁在苍茫群山中把祖先们翻破的经书归还故土,抚慰游子的灵魂。

   直到地老天荒,直到天长地久。

 

塘边风光

 

   与时光一起抵达塘边,阅读岁月的苍茫。

   风吹过田垄,追赶季节的脚步。

我们跋涉的灵魂在风雨中嵌进塘边斑驳的历史,与时光的沧桑溢出平塘的柳色和烟雨,抚慰暮归的乡音,游子的乡愁。

 

远山如黛,双河含烟。

夕阳,拉长我们的思念。

   小桥,流水、人家给春风腾出想象的空间,让心有千千结的旅人邂逅塘边临水而居的爱恋,一起等海誓山盟。

 

   春雨如丝,绵绵不绝。

   我们在双河岸边对酒当歌,流水带走岁月绵长的背影,暖意在塘边的古树里摇曳。

   塘边的风,在翻卷红尘的经书。

   泥土之上,有民谣长成祈祷的姿势,归还于故土。

 

   塘边的月色,深邃高远。

   我们随一缕岁月的风安静下来,醉意迷茫的时光中,有我们童年翩翩的诗意,追逐蝉鸣的流连,野花的飘香……

   季节之外,我们抹去眉间的惆怅,放牧乡愁里奔腾的热血,在塘边的风景里卸下红尘里的欲望,哀伤。

   与当空的明月对视。

站在塘边的时光里,我们成了与平塘相依为命的亲人。

  

                           巨木掠影

 

   伫立巨木河,我们把目光交给山清水秀。

   与时光一起蓦然回首,萦绕在我们灵魂深处的牵挂挥之不去。

回不去的岁月里,有诉不尽的衷肠与游子的相拥在布依古寨的青石板上流连。而母亲的眺望在巨木的山丫口飘拂着,为思乡的游子,高高擎起大地起伏的绿,天空宁静的蓝。

 

巨木河寂静的深处,有翔鱼在河里弄月。

而我们,用剪不断理还乱的牵挂在天缘洞里温一壶思念的老酒,邀唐时的明月与宋时的春风一起来共醉一场。

而候鸟们准时到巨木的原野相聚,无论春夏,无论冬秋。

它们在一次次打开巨木朴素的和谐之门,也让我们的遐思在月光之下明媚动人。

 

在巨木,我们必须洗净尘埃,与岁月的沧桑一起,在一棵千年的古树下把群山的缄默化成我们的感悟与不屈,告慰满腹经纶的祖先。

山雨欲来,时空迷离。

我们在时间的斜坡上,与巨木生生不息的草木一起承担岁月的薪火传承,在山水之间和日出日落中迎接大风起兮云飞扬。

 

沧桑过后,万物在收敛。

我们眼前的风景翻卷云浪,渐行渐远的民谣在时光的背影里安静祥和,那些临水的桃花,又映红了巨木的河岸。

蜜蜂,蝴蝶们纷飞赶来。

我们与游客同时按下快门,风停在桃花的枝头。

岁月便在巨木美色里被桃花喊醒。

 

八音弹唱

 

   天籁之音,绕梁三日。

   八角琴、竹笛、竹点、月琴、三弦琴、京胡、大胡、中胡奏响了布依人艰辛的经历,欲唱还休。

   月落山崖,所有的天籁之音全在八音弹唱的弹指一挥间,尘世的喧嚣便在五彩斑斓的吟唱中悄然打坐。

 

   往事如一张斑驳的旧画,为我们在八音弹唱里开具心灵的药方,让我们穿越祖先掌纹一样的路途,进入梦想。

   扯一些星辉,月色为我们溯出人生的秘道,那些层峦与叠嶂在八音的弹唱中流连着,把我们的梦幻引入了平塘与日月同辉的山水。

  

   在暮色中赶路,古榕树下的八音弹唱,是我们远行凝思中的指引,是洗礼我们生命的上善若水。

   把八音安放于心,让万物安寂。

   我们在老屋拥膝而坐,对酒当歌,酒碗里晃动的月光有八音缭绕,以青莲的姿态禅坐。

   于是,我们的内心在祖先满目的安祥与淡然中一片透明。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