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牧之的头像

牧之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鲁迅文学院学员

文学评论
201806/10
分享

情系金州的山水情怀——序诗集《泼诗水墨卷》

情系金州的山水情怀

——序诗集《泼诗水墨卷》

 

牧之

 

水墨金州黔西南,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浓郁的民族风情,优美的自然风光,特别是金州十八景,更是让前来黔西南旅游观光的游人们流连忘返。

而今,一群生活在黔西南的80后、90后的青年诗人,以同题诗的形式来表达对家乡美景的热爱和迷恋,对外宣传黔西南,颂扬黔西南,这是难能可贵的,必须为他们情系家乡山水情怀的深情点赞。

九位青年诗人,每人为黔西南的十八个美丽景点写一首诗,九人就是162首诗,而每一首诗都有他们自己的视角、自己的感悟、自己的激情,自己的抒写。最后以结集的形式交团结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这更是可喜可贺。

我也是生活在黔西南这片热土的诗人,也用诗和散文诗的形式为黔西南的十八个景点做过自己力所能及的宣传和推介,但与这九位青年诗人的162首诗歌相比,我绝对是势单力薄,但我们热爱黔西南、宣传黔西南、推介黔西南,让更多的游客通过我们的诗歌来黔西南旅游观光,投资开发,更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而要写好金州十八景,也是不易的,因为每一个景点都有它独特的魅力和历史文化沉淀,每一个景点都有它各自不同的诱人之处,这些不同也要在诗歌里有不俗的抒写才行,只有这样才能与景点相得益彰。

在阅读《泼诗水墨卷》时我想到,从古到今,诗人们为自己心仪的名胜景点吟诗作赋的数不胜数,诗人们都爱流连于自己钟情迷恋的美丽山水,而美丽的山水也因有了诗人们的深情吟颂而更加妩媚清灵,光芒四射,这正是山水诗与诗人一路相伴从古代走到今天的原因。山水的美轮美奂陶冶了诗人诗歌的灵性情操,诗人在山水的耳濡目染中增长了不俗的才情。诗人们礼赞美丽山水,礼赞优美自然,礼赞生命崇高;美丽山水的钟灵毓秀,多姿多彩,万种风情,正好成为诗人们蜿蜒而出的诗情画意。

《泼诗水墨卷》是以歌吟黔西南美丽风景为主题的诗集,从某种意义上说是黔西南青年诗人们对自己生活在这片热土的美丽风景的诗意祝福,更是对在改革开放大好环境下蓬勃发展、不断走向辉煌的黔西南的诗意放歌。

金州十八景之一的万峰林在汪顺城的诗里是这样抒写的:

在万峰林

每一座山峰

都是时间的立地成佛

……

在万峰林

我把每一寸光阴磨亮

掏出心里的乌云

刨出山间的月亮

作者把眼前的景,和诗中的人、情感,沉思很好地融合在一起,读起来既流畅,又感人。

 

在毛宏眼中,万峰林是这样的:

顺着阳光的手指

我看见万座峰林

拉着春天的手

迎接万亩油菜花的舞蹈

 

这时的我

在一滴露珠中找到

喜悦的山峰

她穿越过亿万年前的海洋

 

无数波涛汹涌

把她心结打开

那些奋发向上的力量

像火山爆发

……

看到这样的抒写,你会感到作者从心灵的安静固守转而升至对万峰林浸染灵魂深处辽阔时光的呼唤,展现了诗人对万峰林那种强烈的热爱之情。

而因抗日战争而闻名中外的二十四道拐在陈进云的诗中是这样诉说的:

此刻,我伫立在24道拐

历史的卷轴

在夕阳的余晖中

悄然打开

 

铁与血、悲与泪

在一座山的身躯上

演绎出一个

硝烟弥漫的年代

赤着上身的山民

千凿万锤

联通,滇缅动脉

……

   在诗中,我们已感到,战争的硝烟早已随着时光与历史散去。如今,二十四道拐成了让游人难忘的景点,但历史留下的中华民族抗击日本侵略者顽强不屈的精神,仍会不断激起中华民族面对任何艰难困苦不屈不挠的斗志。

诗歌是能让人不忘过去,奋勇向前的。

《毛诗序》称:“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纵观《泼诗水墨卷》,我感到,当我们在金州十八景的美景里流连,在黔西南九位80后、90后诗人的诗歌里徜徉,穿过他们吟颂的黔西南美景,不难发现,他们和那些吟颂祖国大好河山的诗人们一样,都在抒发对心仪的美丽山水景色热爱的情怀。

当我们回首沉思,不难发现,古代诗人们就是通过寓情于山水美景,借物抒怀,从而成就了一篇篇流传千古,感人至深的千古绝唱。

诗仙李白畅游庐山,面对庐山震撼的美景,他灵感喷发,诗情汹涌,才有了《望庐山瀑布》里“日照香炉生紫烟, 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中狂放的想象,大胆的夸张,生动的比喻,出神入化,挥洒自如的情怀抒写。

孔子的“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之说影响甚远,特别是诗人们,常常借山水抒发自己的情怀抱负。

诗仙李白一生眷怀的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理想。杜甫的抱负亦不同凡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是他孜孜以求的宏伟志愿。即使被人视为隐逸诗人的孟浩然其实也是身在江湖,心怀魏阙,在“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的壮阔景象,磅礴的气势中亦不自禁地流露了诗人想一展抱负的情怀。

唐代诗人李白的《望天门山》、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崔颢的《黄鹤楼》、现代诗人贺敬之的《桂林山水歌》等都是寓情于景,借景抒怀,情景交融的优美山水诗。

同样,《泼诗水墨卷》里80后、90后的黔西南青年诗人们也是通过吟咏黔西南山水来抒发对祖国的热爱,对家乡的眷恋,通过对黔西南优美风光的推崇,使自己的灵魂在抒写中得到陶冶与净化,也使人生的境界得到升华。

于是,我想到,作为一个诗人,面对祖国的大好河山,面对家乡美丽的自然风光而无动于衷,不去抒写,不去颂扬,那不就枉为诗人了。

80后、90后的黔西南青年诗人们为了家乡的美景,他们用诗歌的方式为金州十八景鼓与呼,颂与扬,他们做到了。为他们点赞!

是为序。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登录! [登录] [注册]